警惕那顆浮躁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5日】我和同修建立了一個資料點,雖然不大但他卻承載著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一部份歷史責任。然而同修間的配合就顯得尤為重要,近日我與同修因做真象資料而產生很大的摩擦,並互不相讓的進行了一番爭論,弄得大家心情難以平靜,連學法都沒心情了。平時大家配合很好,互相謙讓,配合還算默契。但這次矛盾來的時候,自己沒有很好的向內找,而是希望對方或別人先向內找。雖經過冷靜思考,察覺和發現了一些心,但內心還是難以很快平靜下來。

就在和同修爭吵的當天晚上,我去會見一個常人朋友,閒聊中不經意她對我說:「你最近是不是很浮躁?」我嘴上雖沒有承認,但回到家裏,細想自己:自從自己修煉以來,雖然也進京上訪,雖然也較早的開始講真象,但也有後來一段時間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經歷,在師父的關心和慈悲呵護下而又從新走上修煉道路上來的。在這跌跌撞撞、起起浮浮中捫心自問,自己有沒有紮實、踏實、堅實的走好修煉之路呢?有沒有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事情呢?有沒有以人心看到師父慈悲對待弟子們的錯誤就忽略了大法的嚴肅性呢?師父在《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告誡我們:「至於說還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啊,其實大家應該更加清醒的認識到。有很多時候我看到你們在討論一些事情的時候,還有人的一面執著的問題,對心裏過不去的問題產生爭論,影響著要研究的證實法的主要事情。我看到了那是一些在常人中養成的執著、放不下的觀念,那些在常人中養成的東西一碰著就冒火,那是不行的。為大法做任何事情都不應該帶有個人的觀念,我這話經常講,可是有的人老是不去想、也不去重視。」自己雖然在這件事情當中找到了自己爭強好鬥心、好挖苦別人的心、不能忍讓忍耐的心、為私為我的心、妒嫉心和求安逸的心等,但貫穿在這些心的背後隱藏著一顆更不好的心──那就是「浮躁心」。

就「浮」而言,個人認為表現在幾個方面:

一是學法浮。大多時候一天一講有時都不能保證,何況自己是有時間的。而且學法流於形式,有時甚至是在應付,認為每天學了就行了,沒想想怎麼學的,學法時的思想和心態平靜不平靜,學過之後有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有沒有找到執著心並去掉它。師父說:「我經常講學好法,我每次在法會上或者在其它環境見到學員的時候都在講,我說啊,大家一定要重視學法,再忙也要學法。」(師父《北美巡迴講法》)

二是煉功浮。現在靜功連一個小時的雙盤都堅持不下來,動功更是不常煉,尤其在忙起來的時候就找時間不夠、工作也很重要呀等藉口。而且還有一個很不好的表現就是對睏魔妥協,表現出懶惰,一睏就想睡覺,完全忽視了煉功的重要性。

三是發正念浮。在大多數同修除全世界大法弟子四次整體發正念外又增加了本地發正念,而且有時還有個人追加的整點發正念次數的情況下,自己有時能做到有時甚至連基本的四次都發不完整。天天發正念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存在,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但在實際中所說所做不正是承認舊勢力的存在嗎,而且長期執著的心不滋養了邪魔了嗎?而且個人沒引起重視使其有了不計其餘的迫害你的藉口了嗎?

四是講真象浮。表現為「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沒有隨時隨地講真象的意識。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大家要清楚講清真象對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個人修煉問題。你個人的修煉是在救度著你自己所代表的龐大天體中的生命。你在講清真象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因為這是大法和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 如果「講真象」做不好,不單跟不上師父正法的進程、提高不了自己修煉的層次、完成不了自己的使命,而且還使龐大天體中的眾生或讓應該了解真象的人沒了解真象而造成的遺憾將是無法彌補的。

五是處事浮。在家煉功、學法、發正念的時候表現還行,但一到了常人中就馬上有了常人的表現,各種執著心外漏,也容易跟隨常人的思想所說所為。師父叫我們盡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可自己卻最大限度的符合了常人,大多時候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個修煉的人,給講真象造成了很大的障礙。

就「躁」而言,個人認為表現在幾個方面:

一是對修煉時間的躁。師父曾說:「你們當初在這場迫害中都覺得度日如年,就包括現在一段時間也有很多學員在想:甚麼時候結束啊?這迫害甚麼時候是個頭啊?因此有人就想師父在詩中寫過說春天要到了,(眾笑)就想:哦,是不是春天就要結束了。我以前在詩中還寫過秋天,(眾笑)那有的學員說:一定是秋天要結束了。那秋天過去了,沒結束,好像有種失望的感覺。大家想一想,這不是在用一顆常人之心對待這一切了嗎?」(師父《北美巡迴講法》)對照自己,有時真的希望早點結束算了,但細想一下,遠的不說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大法沒有洪傳到那裏,近的還有中國大陸很多人還不明真象需要救度呢,如果真的結束,這些生命何去何從呢,這又不是私心的體現嗎?個人悟到:正因為沒有結束,正因為師父還在給世人機會,就應該抓緊去講真象、講清真象、講好真象,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二是處事的躁。一遇到不順心的事,便表現出常人的暴怒、焦躁、不安,甚至產生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想法。而且當矛盾來的時候,首先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其次沒有向內找、第三就是沒注意修口,造成小事變成大事、矛盾日益突出、一想煉功、發正念就會有邪魔干擾,沒有營造出好的講清真象的環境和氣氛。

三是為長期不去的執著躁。我們周邊的幾個同修在家庭關上過的都不怎麼好,有的甚至採取逃避的辦法,而我個人除家庭關外,情關和工作關也沒過好,對情關表現為不願意去面對,對工作呢則嫌工資低呀單位遠呀等,暴露了很多常人想法,使自己生活上出現了短暫的難過局面。有時認為自己已經發現這個執著了,怎麼還沒去呀,怎麼又表現出來了呀等等,其實經過反覆的過關個人悟到:僅僅發現執著還是不夠的,還要在修煉過程中去掉它,修煉就是要「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由以上我想到:修煉真的是不容易,同時也是非常嚴肅的。但修煉的進程始終是在師父的安排下一步進一步、一環扣一環,有序快速的推進著。請廣大同修以我為鑑、引以為戒,在講真象中充份運用「九評」這件利器,幫助更多的世人清除掉共產邪靈在他們身上留下的骯髒印記。我們必須修去那些浮躁的心,安心做好三件事。

最後讓我們一起溫習師父的一段講法:「在證實法的這三件事情中,一個是學好法,一個是講清真象,再一個是重視發正念,這些事貫穿起來都是在證實法,都是在救度著眾生,都是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也就是說,你們的圓滿,你們的未來,你們所有的威德的建立都在其中。」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以上所言,不怕恥笑,只為同修警戒,不當之處請切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