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事都做好,走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1日】今年一月份以來,我們公司的工作突然變得非常忙,每天要加班,有時甚至要工作到深夜子時,週末也要集體加班。這樣我每天學法、煉功、講真象受到了嚴重干擾,漸漸的忙得煉功時間沒了,學法時間少了,很多講真象的工作沒有時間參與了,每天像機器人一樣,除了幾個小時的睡眠,幾乎就是上班加班。

一些同修提醒我這是干擾,要發正念清除,我也隱隱約約覺得是干擾,但是自己沒有靜靜的用法來衡量衡量。事情就更戲劇性的變化了。這樣忙到二月份,在項目最關鍵的一週,全組人都像患了流感,發燒、咳嗽,大家已經忙到根本不能請病假的地步,都在堅持;組裏一位工程師家中突生變故,整週無法工作,令我本已超負荷的工作雪上加霜。我還出現了另一個病業現象──流鼻血,沒有徵兆,說流就流,像流水一樣,很難止住。

緊接著工作上一個小項目接一個小項目,都非常緊急,都要加班才能做完。同事們開始有了抵觸,到點就下班走人,一些該他們承擔的部份也沒有完成,這樣壓給我的活兒就越來越重,我默默的盡最大力量承擔著,連續幾天自己在家裏工作到凌晨兩點,終於按時完成了。但是馬上一個接一個的活又壓下來,其中有的必須我做。

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執著,比如我蠻喜歡自己的工作,和同事們相處愉快,和上司也合作得蠻好,不知不覺對工作有了份依戀。甚至看到一些同修無故失去了工作,就更慶幸自己有份工作。看到自己的執著太多太多,我就開始努力的排斥它們,去掉它們。我陷入了一個個發現執著去執著的過程,同時又生出了許多怕執著的心。沒有站在正法修煉的角度看一看:一個大法弟子沒有跟上正法進程,沒有去講真象,會有多少眾生可能失去最後的機緣?

突然我心底感到一種平靜,一種來自生命深處的平靜,我看到了一出戲,一齣舊勢力導演的戲,周圍的場景,周圍人物的表現,都被精心的安排,隨著我的任何一顆心演化著,我像被圍在一個迷宮裏,尋找著出路,我知道我必須衝出來,我也知道這條路一定存在!但是怎麼走,我不清楚。

後來一個學員對我說:你別想那麼多,最好甚麼也別想,每天就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就在走師父安排的路!此時聽來,如雷貫耳。我就給自己列了張表,分成學法、煉功、講真象、發正念等等。利用上班一些五分鐘休息可以煉一次兩次第一套功法等,儘量多發正念……這樣,我做到的,就劃個記號,每天做到多少,一目了然,對自己是個督促。

這是最近自己的一些體會,快三個月了,走了大彎路,很慚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