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一句記住法 跟誰講真象都不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0日】我是山東農村大法弟子,過年63歲了,是在99年農曆新年期間開始修煉大法的。

我得法前是個百病纏身、雙目幾乎完全失明的殘疾人。我25歲時右眼因病完全失明,35歲時左眼底出血,後又加上白內障,只剩下一點光感了。醫院確定為二級盲殘疾,領個殘疾證。同時我全身都有病,胃病、風濕病、風濕關節炎、婦科病等,婦科長了兩個瘤子,做手術後又得了腸粘連,便秘,滿肚子又痛又脹,有時痛得滿炕打滾,經常說犯就犯,98年又突發心臟病心口堵得喘不上氣。一個農村人哪來那麼多錢住院吃藥啊?我一個人有病遭罪不說,還連累家人也跟著受累,丈夫孩子省吃儉用的錢,全讓我花光了,整天躺在炕上身體發虛無力,甚麼活兒也不能幹,還得人伺候,那種痛苦沒法說,真是生不如死啊!

99年農曆新年前三天臘月27日,我因病去醫院看病,又去看眼睛,大夫說要住院做手術。就過大年了,哪有錢哪,只好回家了。回家後,村裏有人對我說,她有氣管炎哮喘病,一犯病就憋得上不來氣,煉法輪功煉好了。我說我也想學。我永遠忘不了那天,我手扯著老伴的後衣襟來到煉功點聽師父講法錄像,聽著聽著,我就聽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就在心裏暗下決心,堅決修煉法輪大法,沒想到第二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全身有病的地方都有難受的反應,兩天過去全身輕鬆,師父的慈悲使我流下了眼淚。幾天錄像聽下來,我就成了完全健康的人了。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新生,我永遠感謝師父,跟師父走到底。

從那天開始,我就天天拽著老伴的衣服到煉功點去聽同修讀法。聽了些日子,心裏說不出的痛苦,就哭著想,我要自己能看大法書多好啊!夜裏就做了一個夢:一個人拿一隻眼睛給我看,黑眼球上一層白東西,我想我一定能看書。第二天一位同修就給我一本《轉法輪》。我雙手接過寶書十分高興,抱著寶書趕忙回家看。

開始怎麼也看不清楚,看不清楚我也要看。農村屋裏電燈高,我就站在炕上,把書湊近燈泡,一個字一個字的認,我想:甚麼也擋不住我學大法。這樣不知不覺越看越清楚。有時看書甚麼都忘了,在炕上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天好了就在太陽光下看,也顧不上太陽曬。我看書時,總是邊看邊流淚,有時不由得都哭出了聲。當我看完第一遍《轉法輪》時,抱著書放聲大哭。我想:「這麼好的法我怎麼得這麼晚呀!」當我看第二遍時,字看得清楚多了。看第三遍時,看得更清楚,但還是流淚,從頭流到尾。看了三遍書,我的眼睛恢復了視力,再也不用扯著老伴的衣服去煉功點了。

99年7月,邪惡鎮壓開始,壓力很大,老伴因害怕不學了,可我不怕,仍然堅持學法,一天至少兩講。鎮上派出所所長和村治安主任來我家要書,我說:「剛學,沒買。」他們走了。又過兩天,村治安又來要書,我說:「沒有!給你甚麼?」他走了。鎮上的甚麼長又來了,拿著師父的像逼我打,我不從。他說是上邊的命令,不打不行。我說:「以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不對!槍斃也不打!」他火了。村上人說:「她看不見,不能打。」他這才走。我想: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不能做一點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

我老伴由於怕心不學法了,於2000年9月份得了嚴重的腦血管出血症,差點丟了生命,先後兩次住院治療,生命雖然保住了,可落下嚴重偏癱後遺症,說話不流暢,生活不能自理了。過去是我長生病,老伴伺候我多,現在反過來了。老伴住院期間,我在醫院陪床照顧他,雖然醫院裏條件很差,我仍然每天夜裏堅持煉完五套功法,在床上打坐,在走廊上煉功站樁。有一次我正抱輪,有個人問我:「煉甚麼功?」我理直氣壯的答:法輪功!那人不吱聲走了。

由於擔心環境對大法書不安全,我沒敢把書帶醫院去學。於是心裏就想:要是能把法背下來裝心裏多好呀。想是這樣想了,可做起來真難哪。老伴出院好長時間,我才下決心開始背法。由於老伴不能離開人照顧,我的負擔一下子增加了幾倍,但再難也擋不住我學法、背法。我每天保證學一講法,再背法。我學一講得三個小時,晚上坐著困,我站在炕上學,我站累了再坐一會。白天有點空就背法,開始太難了,連一句都背不下來。我想個辦法:腦子一個字一個字想,想一個字就用手指一個字,一字一字連成句;一句一句背下來,再句句連成段背下來。有時那一段太長背不下。我就流淚,流著淚去背。夜間睡覺時,我總是把書放在頭頂上,夜裏一醒就背書,忘了就打開燈看一看,接著再背。幹家務活時,我手裏幹活,腦子裏就在背法,能背多少背多少。就這樣我一字字、一句句、一段段的不斷積累,堅持不懈,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把一本《轉法輪》背下來了。通過背法,以前記不住的法理記牢了,對法有了新的認識,正像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由於幾十年眼睛不好,加上各種疾病折磨,過去我是個不出大門的人,不認識人,也不愛說話。是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現在大法遭迫害了,我在家裏呆不住,聽著村裏廣播的謊言,我心裏急的都哭了,於是我買了筆,一筆一劃寫些「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還寫些簡單真象資料送給鄉親們看。

我過去連白天都不能出去,更不用說晚上了。現在我晚上出去發資料一點也不害怕,每次出去路上都有亮。我利用一切機會走出來講真象。開始跟親戚鄰居講,後來遇上人就講,每逢趕大集,我就到集上去跟人講。老伴住院的時候,我就跟醫生、護士、同房的病人及家屬講,用我以前的親身體會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好」。我覺得心裏裝滿了法,自己簡直像變了個人,變得能說會道了,跟甚麼樣的人講真象都不愁,這是大法的威力呀!

師父教導我們不要落下一個同修。村裏有位同修因怕心不修煉了。我就找她交流,終於打開她心結,開始從新走入修煉,她有怕心不敢出來講真象,我就拉著她去講真象,在我的影響下,我老伴也去掉了怕心,於2003年從新走入修煉。他因病大腦失去記憶,開始從新看大法書時,連一句都讀不下來,我就幫他從頭學,現在他每天能讀二講或三講,煉功後身體恢復了,說話清楚了,生活也能自理了。他說這是師父慈悲救了他。現在他也能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跟別人講真象了,我們倆決心互相幫助,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

文化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