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輕鬆走正正法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30日】嚴嬸60歲,目不識丁,是甘肅某縣農村大法弟子,1998年有緣得法。得法之前身體非常不好,曾在勞動中暈倒,生產隊長背她回家時她大小便失禁,村裏人都知道她走路腿都抬不起來,鞋底的半邊經常被磨透。

得法後由於不識字,平時只聽老伴(大法學員)讀《轉法輪》,知道大法好,但學法煉功不精進。99年4.25本地區學員開修煉心得交流會,嚴嬸也參加了。那天走出會場,她覺得像變了個人似的,病態的感覺一掃而光,身體感覺又高又大又輕快,沒有病的身體真舒服啊,內心生起的幸福喜悅無法用語言表達。嚴嬸流著激動的淚水,心兒對師父說:師父啊,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把最好的大法給我,我以後一定要珍惜,再也不能像過去的日子帶修不修的了,我要精進實修,做您合格的弟子。

99年7月22日,是全世界難忘、震驚、所有大法弟子都痛心的日子。江氏集團編造的邪惡謊言鋪天蓋地,師父被污衊誹謗,大法被迫害,天頓時就要塌了一樣。嚴嬸找同修交流後,大家都堅信師父洪傳的大法是世上最正最好的,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於是,大家決定走出去散發真象傳單,讓老百姓知道真象。從此嚴嬸不管春夏秋冬、嚴寒酷暑,足跡走遍了方圓幾百里的城鎮、鄉村、寺院。她常說句樸實的話兒:「師父教了世上最好的法,我要讓被邪惡的謊言矇蔽和欺騙的老百姓們知道真象,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有一次嚴嬸和另外兩位同修去發真象資料,帶了幾大包,有幾千份。選好落腳的旅店,三人分頭去發。天很冷很黑,天上只有星星在睜眼看。嚴嬸心中想著自己是師父的弟子,心中十分喜悅,腳下生風,不知不覺一大包資料發完了。她找到年齡大的同修:「大姐,再給我一些。」同修驚訝的張大了嘴:「這麼快就發完了,神速啊。」拿上資料進了一個寺院,邊走邊放,很快寺院也快發完了。

這時,突然有人喊:「幹甚麼的,站住。」嚴嬸心裏一點也不害怕,只有一念:我給你送最好的東西來了。那個喇嘛跑著追她,可就是追不上。走到一個拐彎處,她機智的甩掉了追她的喇嘛,抬頭一看,落腳的旅店就在眼前。此時,嚴嬸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著我們,才使這次發放真象傳單如此神速、順利!這時才感到口乾舌燥,身體發熱,解開衣扣,大滴的汗珠兒落下來,他們三人甜美開心的笑了。早晨六點前必須離開旅店,走到院子,返回的車就要啟動了,多麼巧妙的安排啊。

2000年嚴嬸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惡徒帶回來,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到家,當地的公安人員經常來家裏,人多的時候二、三十人,站滿了一院子。嚴嬸想著師父的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我去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沒有錯,修這麼好的大法更沒有錯。當公安人員要求她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按手印時,嚴嬸祥和的說:「這麼好的功法我能不煉嗎?我不識字,你們寫的甚麼我不知道,手印我不能按。」她抓住機會,面帶笑容,高聲洪法講真象,「李洪志師父教我按真、善、忍修煉,做一個無私無我的好人,這有錯嗎?煉功前我病很多,村裏人哪個不知道;煉功後我的病奇蹟般的消失了,減輕了子女們的負擔,還節約了一筆醫藥費,這有錯嗎?身體健康,家裏家外的活兒都能幹,這有錯嗎?家庭和氣,歡聲笑語,也有錯嗎?」公安回答說:「沒錯。」「那為甚麼還要迫害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呢?難道你們怕好人多嗎?從古到今不是好人越多,社會才越太平嗎?請思考一下吧,要像中央電視台上說的,煉法輪功自殺、自焚、殺人,哪個傻子才相信呢,何況李老師講法時明確強調:修煉法輪功的人不能殺生,不能自殺。請明辨是非吧。」通過講真象,公安人員不再來騷擾了,有幾位主動看《轉法輪》了。

兒子由於害怕,不許嚴嬸煉功,說:只要你煉一次功,我就剁一節指頭。在家摔門砸東西,不給嚴嬸好臉色。嚴嬸當時也苦惱,她痛哭著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兒子不養我,去要飯也要修煉法輪大法,這麼好的法我不能失去啊!」當兒子再鬧時,嚴嬸對兒子說:「法輪大法好,我修煉沒有錯。」她嚴格要求自己,調整好心態,靜心學法,用修煉人的善良寬容,圓容了周圍的環境,兒子也不反對了。她說:「心中有師有法,信師信法,正法修煉之路走起來是輕鬆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