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身邊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7日】我已是六十歲的人了,有幸在九六年喜得大法。修煉後,在我家和我本人身上出現了很多奇蹟。過去我曾患過神經衰弱、心臟病、風濕等疾病,真是不知道沒有病的滋味是甚麼樣。修煉後,我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走起路來又輕又快。還有在家中發生的一件事,幾年前有一天,我外出辦事,家裏突然跑水了,我家住七樓,水從門縫衝出一直流到一樓。我和兒子回家一看,我屋裏一滴水也沒有,屋裏有幾個紙箱子裝的全是書,一點水印都沒有,一切都完好無損。這時我明白了:因為我是修煉人,是修大法的,是師父在保護啊。我對孩子們說:這是讓你們悟悟,大法是神奇的。

師父在2003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每個人都在切實的修煉著自己,每個人都在想著對自己的生命怎麼樣負責!你們有些人為甚麼不能?!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別看師父今天這幾句話說得重,也許我不用重錘已經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遺憾。你要能像我這樣著急就好啦。」 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做為大法弟子在同修之間也應該互相鼓勵、幫助。有一個地區大法弟子遭迫害較嚴重,有的進去了、有的不修了、有的在家不出來了,我想找到她們!有了這個心願,真就有了這樣一個機會。一次,一個同修說:「大姨,把最近師父的講法和新經文找一找,有同修要看。」 後來,我就定期給她們送資料去。開始只送一個地方,後來又送一個很遠的地方。每次去都要坐幾段公共汽車,來回都要5、6個小時。我按師父說的去做,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把方便留給同修,把困難留給自己,我很欣慰。有幸得到了這大法我很高興、也更加堅定。按師父要求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在這裏我想說說我身邊的同修。同修A,他是位年輕的公安幹警,他早已把《轉法輪》這本書全背下來了。師父的新經文、講法他全能背下來。和同修交流時,針對同修的各種想法,他隨口就能把師父講法說出來,幫助同修很快得到提高。在正法中他沒有怕心,在講清真象中,他面對面講,和發資料一起做。他在社會中所遇到的人,如乘車中、同事間、同學聚會、親戚朋友節假日相聚中,他抓緊一切機會講真象。幾次的工作調動,他都認為是講真象的好機會。幹上警察這行後,在審犯人之後,他都抓緊時間給犯人講真象,多數犯人都接受了,記住了。一次他愛人的戰友從外地來辦事,順便來看看戰友,到他家後閒聊幾句就切入正事,講完真象後還送給這個戰友一個護身符,這個戰友很高興的接受了。每次掛真象條幅他都選擇人最多、流量最大、最顯眼的地方。一次,半夜他出去了,選擇一個公園附近有一個三層樓的飯店。他爬上二樓後想:還是掛三樓好,也不容易摘掉,遠距離也容易看見。可是怎麼上呢,他想要有個梯子就好了,這時一低頭,真看到腳下出現了一個木樁,他踩著木樁就上去了。神奇,真神奇!他知道這是師父的幫助啊。把條幅掛在了三樓較高之處,這個條幅真是同修看了受鼓舞、常人看了知真象、邪惡看了心膽寒。他送孩子去幼兒園,出來馬上快步走幾個樓從上往下發完就上班去了。再如,一天中午,別人都打球、下棋去了,他想:我利用這個時間發資料多好。他發了一念:誰也別找我,我去辦正事。他回家取了資料發了幾個樓馬上回來上班,還真沒人找。不知甚麼人上領導那告他,在基層幹部會議上,局長提到此事,讓基層領導找他談話。他知道後馬上發正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誰也不配找我,鏟除一切邪惡因素。就這樣,這事過去了。在一次宴會上局長見到他,瞧一瞧他,沒說甚麼就走了。他節衣縮食,把每月愛人給的午餐費和獎金全部用在做真象資料上。他讓孩子也學法,孩子能背不少師父的詩。

同修B七十多歲,幾年來她堅持做好協調工作,每次到她家的資料她都很快送到一個一個學員手中。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她也沒間斷過,她牢記師父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所以每次都是安全、及時的把真象資料送到同修手中。幾年來,她堅持每月從工資中取出三分之一的錢來做真象資料用。每天堅持做好三件事。有一次夜間她出去掛條幅,因為天黑,有一個條幅掛得不太正,回家後心裏放不下,又第二次摸黑返回去拉正。這時條幅上的字發出了閃閃金光。她當時心情好激動:感謝恩師的慈悲幫助、呵護!

師父在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對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都提出了希望,師父要求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真象,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真心希望大陸同修不負恩師重望,做到「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洪吟(二)》「正神」)做好三件事,盡到大法弟子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