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劇本:《彩車緣》(第二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接上文)

第二場

(大幕啟,二幕前,大背景為紀念碑基座,大法弟子的宣傳彩車在中央,上面有各類真象展板,右側有個投影電視。旁邊若干身著金黃色大法衣裝的大法弟子整齊有序地排列,打坐煉功;
腰鼓隊先出場,舞完一套後退場;
手舉正念口訣掛幅的大法弟子龍套出場,走完後分別列於彩車兩廂;
鄭博士、珍珍及眾弟子出場。)
鄭博士:(唱二黃導板)
大法開傳洪緣廣,
五洲四海普佛光。
(轉西皮原板)
六十餘國萬里疆,
人心歸善體復康。
中外官民皆褒獎,
法輪大法美名揚。
(轉西皮流水)
一時間,
中原大地妖風狂,
妒火燒得醜跳梁。
強權布下欺世謊,
鋪天媒體把佛謗。
好人無辜被冤枉,
惡人卻把好人裝。
謠言惡貫良知罔,
眾生由此陷迷茫。
(音樂過門)
大法弟子快把真象講,
忠告民眾莫上惡人當。
正念除惡揭露彌天謊,
誓要人心重把真理尚。
(音樂過門)
神州弟子氣軒昂,
抱誠心冒生命危險前仆後繼去上訪。
海外同修心志壯,
用智慧破彌天大謊百折不撓講真象。
(音樂過門)
七十億眾二百邦,
大法網站把智慧倡。
南北半球東西洋,
真象電台把光明放。
報紙辦到華人巷,
展板擺向領館牆。
橫幅標語迎風敞,
花車彩旗凌空揚。
腰鼓震得惡鬼惶,
仙衣舞動好人祥。
(轉西皮原板)
不論寒來與暑往,
眾志成城行路長。
不論雨驟或風狂,
四海同心濟眾忙。
(一位美國男士上場)
鄭博士:(將真象傳單遞給美國男士)Sir, this handbill will tell you the truth of the Falun Gong!先生,這張傳單將告訴您法輪功真象!
美國男士:Thank you, I'll take it carefully.謝謝,我會珍惜他。
(美國男士退場,一對日本情侶上場)
鄭博士:(將真象傳單遞給他們)……………(日文部份)……………!你們好,希望你們能識破謊言了解真實的法輪功!
日本路人:……(日文部份)……,感謝您的關照,我會仔細閱讀它。
鄭博士:(唱西皮流水)
你一張,我一張,
疊疊傳單情真意切語摯理周詳,
理智能辨真和假,好人有權親自來思想。
(一對韓國夫婦上場)
鄭博士:(將真象光盤遞給他們)……………(韓文部份)……………!你們好,一場對好人的殘酷迫害正在中國大陸發生,希望能引起您二位的關注!
韓國夫婦:……(韓文部份)……。是嗎,我們會關注這件事。
(韓國夫婦退場,一位法國女士上場)
鄭博士:(將真象光盤遞給法國女士)……………(法文部份)……………!女士,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努力幫助制止這場對善良人的迫害!
法國女士:……(法文部份)……!聖母保祐,我一定會為此努力!
鄭博士:(唱西皮流水)
你一張,他一張,
片片光盤聲情並茂喚啟熱心腸,
良知可分正與邪,驅散疑雲心目更明亮。
(一群遊客上場,在觀看展板)
鄭博士:(對其中一對土耳其老人)…………(土耳其語)…………,希望你們能了解法輪大法,他會提高人的美德。
土耳其老人:……(土耳其語)……,我們能看出來,因為你們是一群善良的人。
鄭博士:(對其中一位以色列男孩)…………(西伯來語)…………,你知道法輪功嗎,他會使人身心受益。
以色列男孩:……(西伯來語)……,我在學校裏聽說過,他有許多神奇的功效。
鄭博士:(對其中一對印度兄妹)…………(印度語)…………,法輪大法的內涵博大精深,與東方古老的修煉文化密不可分。
印度兄妹:……(印度語)……,我們在報紙上見過他,作為教師,我們對他很感興趣。
鄭博士:(對其中一位俄羅斯婦女)…………(俄語)…………,希望您能深入了解法輪功學員,他們面對謊言和暴力仍然堅持和平理性。
俄羅斯婦女:……(俄語)……,我是議員,以前了解過法輪功,我為中國當局用斯大林式的手段鎮壓好人感到恥辱。
鄭博士:謝謝,謝謝你們的關注!
(唱西皮原板)
喜見那,
越來越多世人明真象,
重以理智良知論短長。
更多正義之士把弟子幫,
善惡有報昭然天理剛。
眾弟子:(齊唱)
六年艱險不尋常,
千辛萬苦終有償。
為眾生,弟子無心顧滄桑,
不覺中,美好前程已現明光。
(眾弟子各自就位)
鄭博士:珍珍,你出的書很受讀者歡迎,一會兒可能需要量還會很大。
珍珍:沒關係,今天我特意多帶來了一些,(把一摞書放到展板旁邊)有緣的人就送給他們吧。
(珍珍退場,山姆警官和麥克警員上場)
山姆警官:鄭先生,今天我們又見面了,見到你們我可真高興呵!
鄭博士:山姆先生,很榮幸又見到你,今天又是你值班?
山姆警官:正是啊!(對麥克警員)六年來,我與他們經常在這裏見面,我們風雨相伴,日月相依,是除了紀念碑之外,這個廣場最忠實的守護神哪,(大笑介)哈哈哈……
鄭博士:(大笑介)哈哈哈……(對山姆警官)我們可算得上是老朋友啦!
山姆警官:當然,當然,我們早就是老朋友啦!
(對麥克警員,唱西皮流水)
六年前,我對他們知之甚少,
還以為是異議人士聚眾討公道,
警察的天職是把社區的治安保,
因此上我明察暗訪來把他們考。
天長日久人心明瞭,
看得出他們絕非那等閒曹。
遊行請願文明不吵鬧,
千萬人聚會也從無喧囂。
即便是把難友來哀悼,
也從來都是莊嚴肅穆靜悄悄,
拒絕仇恨,天地容包,
常使路人把淚拋。
(麥克警員點了點頭)
他們遵紀守法從不浮躁,
行進時交通順暢井井有條。
每次散去時還把那衛生來打掃,
結果整個廣場草坪連片紙屑也難找。
麥克:It's very wonderful!
山姆警官:(接唱西皮流水)
這樣的人群令人折腰,
我從此也把他們刮目來瞧。
常同他們聊上一聊,
才知道其中的無限妙:
他們人人信仰「真、善、忍」,
所以才能把品行來提高。
如果全社會都以他們為標,
那政府再也不用把心操。
難怪市長簽令將他們的師父褒,
就連我也與他們把友交。
看他們助人為樂攜幼扶老,
看他們贈送傳單光盤從不把錢要。
他們的善行不求回報,
只要你識破惡人造的謠,
認清真象明白大法好,
誰正誰邪早晚天下都知道!
鄭博士:說得對,誰正誰邪早晚天下都知道!
山姆警官:鄭先生,看到你們,我對這裏的治安是一百個放心啊!到今天中午12點正之前,始終是我在這裏巡邏,你們若需要幫助,儘管向我報警。
鄭博士:多謝!大法弟子們都很自覺,但如有其它人員尋釁滋事或有意外事情發生,我會視情況及時報警。
山姆警官:那我這相告辭了,See you later!
鄭博士:See you later!
(山姆警官和麥克警員退場,趙曉慧和姥姥從彩車後側上場)
趙曉慧:姥姥,這次出國可沒白溜達,咱可是開了不少眼界啊!
姥姥:沒錯,我也覺得是這麼回事。
趙曉慧:以前只是隱約覺察到法輪功有很強的生命力,究竟是為甚麼,我也很糊塗,看了這些展板之後,算是多少明白一些了。
姥姥:這些,在國內可甭想知道!
趙曉慧:要麼怎麼有人把中國大陸戲稱為「蒙鼓國」,很多大事都被蒙在鼓裏。
姥姥:嗨,這幾十年來,被蒙在鼓裏的事可多啦,哪止法輪功呵。
趙曉慧:姥姥,我還想再看看那邊的展板。
姥姥:可咱還得走路哪,怕時間來不及呀。
趙曉慧:正好,我們向那位發傳單的華人大哥問問路。(對鄭博士)先生您好!
鄭博士:小姐您好!(見到趙曉慧身後的姥姥)老奶奶您好!
姥姥:您好!您好!
趙曉慧:先生,您是來自大陸的中國人吧?
鄭博士:正是,如果我沒有猜錯,您二位也應該是中國大陸的同胞吧!
趙曉慧:是呀,我們從中國的東北前來探親,今天和人家約好在維克多廣場去會面,不知道維克多廣場怎麼走啊?
鄭博士:小姐,這裏就是維克多廣場,不知你約的人是在廣場的哪一個方位呀?
趙曉慧:哎喲,是嗎?這就是維克多廣場!(對姥姥)看來我們沒找錯地方。
姥姥:還是我們家的小慧聰明。
趙曉慧:(突然看見了附近的紀念碑,問鄭博士)那……那塊大石碑是不是就叫……
鄭博士:Great Monument,大紀念碑。
趙曉慧:對,我們約好就在大紀念碑附近見面!
姥姥:喲!那這下可巧了,歪打正著。
鄭博士:為了怕大陸來的遊客迷路,我們特意為你們準備了英漢雙語的城市地圖,上面標有你們現在所在位置及重要景點的路線。(拿一份地圖和真象材料送給小慧)
趙曉慧:這……
鄭博士:拿去吧,我們是無償贈送的,這上面還有關於我們法輪功的真象介紹。
趙曉慧:那真太感謝了,我們就收下了(將地圖和真象材料接過來)。原來我還真是不了解法輪功,可剛才看了你們的展板,才知道法輪功已經傳播到了世界六、七十人國家,而且在許多國家還受到了各級政府或民間組織的褒獎,就連中國大陸以前還表彰過法輪功呢。
鄭博士:對,早在1992年和1993年的兩次中國東方健康博覽會期間,法輪功就以其神奇的功效博得了廣泛的稱讚,被博覽會評為「明星功派」,我們的師父被授予「特別金獎」和「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法輪功獲得了大會唯一的一個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這些活動,在北京產生了強烈反響,使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迅猛增加。
趙曉慧:我從展板上看到,就連中國公安部的報紙上都曾表揚過法輪功。
鄭博士:正是,1993年的《人民公安報》上曾刊登一封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於8月30日致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感謝信,特向我們的師父表示誠摯的感謝。
姥姥:還有這事哪。
鄭博士:因為我們師父為曾為許多因見義勇為而留下槍傷、刀傷後遺症的患者的無償治療,其效果十分明顯,所以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對此非常感激。
趙曉慧:真是這樣的話,法輪功可太神奇了!
鄭博士:我這裏有一份中國大陸官方公開調查的報告。(將材料遞給趙曉慧)
趙曉慧:(念材料介)1998年9月,在國家體育總局的部署下,由具不同專長的醫師、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梅州、潮州、揭陽、清遠、韶關等市約1.25萬餘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7.9%,其中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
鄭博士:除了廣東省以外,北京、武漢以及大連地區的醫學界在1998年也做過這樣的調查。(將另一份材料遞給趙曉慧)
趙曉慧:(念材料介)先後對近三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五次醫學調查表明,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以上,其中痊癒和基本康復率均在70%以上。(抬頭)我說的嗎,如果法輪功沒有實實在在的功效,怎麼可能在幾年內學員就增加到上億人,看來世界上真是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啊!
姥姥:說的是呵,再大的牛皮即使是吹得過初一,可到了十五也準得破。現在法輪功在經受這麼打擊的情況下煉的人還越來越多,不正說明他貨真價實嗎!
趙曉慧:(對姥姥)姥姥,要麼咱們也煉上一煉?
姥姥:你剛才不還說看見法輪功有點害怕呢嗎?
趙曉慧:哎呀姥姥,那時候我不是還不了解真象嗎!
鄭博士:其實,修煉法輪功所受到的益處遠不止身體上的健康,更重要的是個人思想境界和社會道德水準的提高。
趙曉慧:是嗎?
鄭博士:你肯定知道法輪功的最高原則是「真、善、忍」三個字吧。就拿我來說,修煉之後,感覺到的不僅是身體上充滿了活力,而且精神上也富足了許多,覺得自己更能關懷和理解別人了,即便是有人在對我表現得很無理的情況下,我也能寬容人了。
趙曉慧:真的嗎?
鄭博士:就拿前不久的一件小事為例:我在搞一項重大的科研項目,購進了一套實驗設備。我有一個同事他搞另外一個項目,做實驗時便向我提出借我設備的電源部份與他共享,我很爽快地答應了。可就在我有一次想要用我的設備做實驗時,他卻堅決制止我不讓我用,因為他要完全佔用電源部份。
趙曉慧:這就是他的不對啦,因為設備是你的,你有優先使用權。你把電源部份借給他共享已經是對他很大恩惠了,他憑甚麼還要得寸進尺呢?也不能讓好人好欺負呀!
鄭博士:若要在修煉之前,我也會這樣想,甚至會與他爭起來。可是,那天,我卻全然沒有這樣的想法。
趙曉慧:是嗎?
鄭博士:因為我們的師父一再教導我們「先他後我」,遇事要先替別人著想。我的同事不是蠻不講理的人,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難處。所以,我當時想到了「忍」,於是我就欣然同意了他的要求。不過我說的這個「忍」可不是帶有委屈、氣恨或出於懦弱而做出讓步的「忍」,而是一種寬容,一種豁達,一種做事優先考慮別人的境界,一種無私幫助別人的快慰。
趙曉慧:這真是一種高尚的境界。
鄭博士:我雖然一時不能做實驗了,便騰出時間來改進我的實驗方案,努力使我的實驗做得更好。當我的實驗方案改進得更完善時,他也用完了我的設備。
趙曉慧:這樣,你們兩個人的事都沒有耽誤。
鄭博士:後來,我終於知道的事情的原委:他當時正要趕一個重要的國際會議,需要在會前把實驗結果做出來,由於時間緊,他很著急,所以一時對我很無理。可事後,他主動向我表示歉意,甚至在他參加會議的學術報告中特意寫上了感謝我對他的支持。
趙曉慧:是嗎?
鄭博士:(唱)
只憑當時一善念,
我們的友誼更無間。
如果人人做事都把他人先,
社會必將更和善。
趙曉慧:這件事情雖小,可真挺讓我感動的。看來法輪功真的是不簡單哪,難怪在展板上我看到許多國家都表彰過法輪功,就連讓加拿大的華裔總督伍冰枝都誇獎你們使人心更和善、社會更寬容。
姥姥:伍冰枝,是你媽媽昨晚上給我講起過的那個華人女總督伍冰枝?
趙曉慧:正是。總督的地位相當於國家元首呢,伍冰枝女士可是一位在我們海外華人、尤其是女華人中具有極高聲望的人。看來好的東西就是好,各階層的明白人都會這樣看。
鄭博士:我們常用「身心受益」這句話來形容自己的感受。身體健康是幸福的,可做人的境界提高了,那才是更大意義上的幸福。因為,法輪功的要求就是要你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趙曉慧:剛來到這裏,看到你們祥和的場面,看到「真、善、忍」這三個大字,我內心裏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愉悅和親切感。再直接接觸你們這些法輪功學員,更感到你們真是一群助人為樂、無私為他的好人。可是,為甚麼內地的電視新聞把你們塗抹得那麼可怕,而且還出現過甚麼為追求圓滿殺全家人的慘案?
鄭博士:姑娘,難道這些話你都相信嗎?
趙曉慧:開始我也感到不大可能,可電視裏總出現,慢慢地心裏頭就真當回事了。現在看來,這些都是栽贓。
鄭博士:(唱)
正的事物越壯大,
邪的東西就會害怕。
(白)由於法輪功學員人數迅猛增長,已達6000至7000萬人,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引起了當朝小人的恐慌和嫉妒。然而法輪功治病救人、教人向善,當局要取締他卻找不到任何把柄,只能用「莫須有」的罪名製造冤案。
趙曉慧:也就是說那些血淋淋的案例,都是當局出於政治需要造的假?
鄭博士:隨便舉個例子:你還記得那個「聞名全國」的傅怡
彬殺全家人的慘案吧?
趙曉慧:好像記得。
鄭博士:據當年在北京黃寺大街附近與他住過十多年的鄰居講,這個傅怡彬早在1993年就已經精神不正常了,經常不穿衣服一絲不掛地在外邊亂跑,家裏人怎麼管都管不住。
趙曉慧:這樣一個多年的精神病患者出了事,也往法輪功頭上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呵!
鄭博士:(唱)
法輪功的書籍早闡明:
修煉人不能自殺或殺生。
世人只要冷靜思考就會辨清,
「真善忍」的怎麼可能致血腥?
趙曉慧:看來,那麼多個自殺、殺人案例都是假的,那個 「天安門自焚」也是假的吧?
鄭博士:姑娘,你是指那個臭名昭著的天安門自焚鬧劇吧?
(唱西皮流水)
政治流氓的心腸太兇狠,
利用特務誘騙母女去演「自焚」。
精心策劃驚天陰謀再作偽證,
獨裁媒體轟轟烈烈地渲染欺世人。
(白)也許你還沒有把真象展板看完。(指投影電視)看,那裏面正在放「自焚」騙局的慢鏡頭分析,仔細看看它,你就甚麼都明白了。
(投影電視播放自焚真象,配上快節奏的話外音:「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早在2001年8月聯合國的會議上就已明確指出天安門自焚事件是由江澤民集團一手導演的,並向會議提供了自焚案的分析錄像:如果把鏡頭放慢可以看到當劉春玲在火燄中掙扎時,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直接殺人的是這個心狠手辣之徒」「華盛頓郵報記者親自到劉春玲的家鄉調查」「鄰居們說從未看見劉練習過法輪功」「如果事先準備好滅火器,身上再穿好滅火的、防護的東西,不會有甚麼大的危險,對於生活困難的人或者有難處的人,給她一大筆錢,有些人願意冒這個險。」「那麼為甚麼在現場要把劉春玲打死呢?試想一下,不死人又怎麼能挑起全國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一定是內定要她死,要用她的死亡來襯托整個自焚案的慘烈」「她必須得死,這是內定的!」「類似的破綻還很多……」 )
趙曉慧:天哪,天下竟會有如此卑鄙殘忍的手段?(對姥姥)姥姥,您陪我去看個究竟。
姥姥:你一會兒不還有約會呢嗎?
趙曉慧:沒關係,咱們來得早,離約會的時間還差半個多小時呢。再說,這就是紀念碑附近,一會他來了,不怕見不到。
姥姥:那好吧,姥姥這回就依你。
鄭博士:彩車後面還有很多真象內容,我可一一向你們解釋。
(三人走向彩車右側,幕閉。)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