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幕劇:小院黃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北京一個居民小四合院。
北屋:羅律師、陳老師夫婦,女兒羅小麗;
西屋:街道居委會主任張大媽,兒子張小二;
東屋:退休老工人宋大爺,兒子宋大剛;
警察小孫。

黃昏四、五點鐘光景。

(宋大爺手捧小人書《岳飛傳》,坐在小凳上翻看。)
(羅小麗背著書包,匆匆跑進。)

羅小麗:(神色緊張)宋大爺,宋大爺!
宋大爺:(看小人書,頭也沒抬)哎。
羅小麗:我剛才看見警察把九號的王蘭姐抓走了,聽說她是煉法輪功的……
宋大爺:(抬頭)噓,小點聲兒,你說把誰抓走了?
羅小麗:王蘭姐,就是從前常來我家的那個,(比劃),梳短頭髮的,跟小二哥高中同學。
宋大爺:噢,想起來了,對,王蘭,那可是個好孩子。那年,我這腿摔了一跤,走路不方便,有一天她來看見了,幫我出去抓了藥,還幫我買了好些吃的。
羅小麗:她是我媽班上最優秀的學生,還被評為全市的三好學生呢。去年我爸出差,我媽發燒躺在床上,我又忙著考初中,虧得王蘭姐來我們家,可幫了大忙了。我媽要知道她被抓準得傷心。
宋大爺:這麼好的孩子,給抓走了,這是怎麼話兒說的……

(張小二提著食品袋上。)
張小二:宋大爺!小麗!
宋大爺:買東西回來了?
張小二:嗯,我媽呢?
羅小麗:張大媽還沒回來呢。小二哥,我告你一件事兒,(走過去與張小二耳語)。
張小二:(吃驚)真的?你看清了嗎?
羅小麗:當然看清了!王蘭姐上警車之前看見我了,還衝我笑了笑呢。我聽見她跟警察說,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罪,憑甚麼抓我?然後她剛說法輪大法是正法,就聽見有人把她的嘴堵上了。(困惑)警察不是應該抓壞人流氓甚麼的嗎,怎麼抓王蘭姐這樣的好人呢?
張小二:可不,這也太不像話了!王蘭在我們班上可是個公認的好人,人特正,特愛幫助人,她還一直和貧困山區失學兒童通信呢,寄錢幫助他們,鼓勵他們好好學習,自強不息。這樣的人被抓走,這也太……
羅小麗:我真想不通。

(張大媽走進來。)
張大媽:想不通也得通啊,孩子。唉,不讓煉法輪功,這是中央的指示,咱們老百姓不得聽政府的嗎?政府甚麼時候誆過咱們?
宋大爺:他張大媽,行啦,(學,)「政府甚麼時候誆過咱們」,咱老百姓被誆得還少啊?別的不說,就說文化大革命,今兒打倒一批,明兒打倒一批,打倒劉少奇那陣兒,開頭您不也犯暈嗎?按說咱老百姓是應該聽政府的,可現在好些個事兒,唉,真是麻繩串豆腐──提不起來呀!
張小二:宋大爺說得沒錯兒,政府說的話也得看對不對、是不是為國為民的,現在這貪官污吏,多得騖殃騖殃的……
張大媽:你別跟著瞎打岔。
張小二:我打岔?對了,媽,我還沒問您呢,王蘭被抓您知道吧?不是您舉報的吧?
張大媽:怎麼會是我呢,聽說是王蘭她們在屋裏印法輪功傳單,讓她們院小賈給發現了,就給舉報了。
眾:缺德!
張小二:這小子八成又賭輸了,缺錢還賬了吧,這下賬可欠大發了。
宋大爺:您提起傳單我倒想起來了,今兒我在大門外撿著一張,我給揣兜兒了,(掏兜)這不,還在這兒呢。(念)四﹒二五紀實,天安門自焚真相……
(小二走過來一起看。)
張大媽:我早就跟王蘭這孩子說多少回了,在家偷偷煉,別出去鬧事,瞧,不聽我的,出事了吧?
(陳老師悄悄進院。)
張小二:媽,人家沒鬧事,天津警察把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給打了,還抓了四十多個人,人家只不過是上國務院信訪辦反映情況,要求釋放天津法輪功學員,要求煉功自由。我看這合情合理,人人都有權利這麼做。再說,前些年咱們也都知道,煉法輪功,講「真,善,忍」,多少人把病煉沒了,把精神煉好了,把煙酒都戒了,家庭和睦了,連一位中央領導都說,煉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呢。
宋大爺:聽人說,那年長江發大水,捐款的,救人的,盡是人家煉法輪功的。
張大媽:我知道他們是好人,可那也別印傳單甚麼的,這不是搞政治嗎?
陳老師:大媽,這跟搞政治可扯不到一塊兒去。
眾:陳老師,下班了?(羅小麗:媽。)
陳老師:人家法輪功沒有政治需求,人家對甚麼權力、官職根本沒興趣,人家只不過想煉功,當好人。你把人家書也燒了,嘴也堵上了,手腳也捆上了,再造好些個謠,甚麼髒水都潑人頭上,人家當然得想法兒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讓大家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大爺:是夠冤的。

(小麗與陳老師耳語。)
張小二:就是,跟我大哥他們公司的事兒一樣,有人給他們公司造謠,影響了他們的聲譽,他們公司的頭兒就上告法庭,告對方一個誣陷罪。澄清事實,還自己一個清白,這能叫搞政治嗎?
張大媽:(點點頭)倒是這麼個理兒。
陳老師:記得王蘭剛來我班上的時候,又瘦又弱,像根豆芽菜似的,一有個風吹草動就得病一場。九七年春天,就是她要畢業那年,我感覺她突然像換了個人似的,整天特別高興,臉色也越來越好看,而且再也沒見她得病。有一天,她悄悄跟我說:「老師,我得著寶了。」我問她甚麼,她說她煉法輪功了,特別好。過了兩天,她給我拿來一本書《法輪功》,我翻了翻,真是一本教人向善的好書。說來慚愧,那陣兒因為評職稱正在當口兒上,我心裏有點兒放不下,心想以後再學吧,這一拖,到九九年七月就不讓學了。可是我知道,書裏的內容根本不像現在宣傳的那樣,這不是造謠嗎?
宋大爺:還有這電視上整天播的甚麼自焚啊,殺人啊,血乎拉的,都沒法兒看,這謠造過頭兒了就讓人起疑了。
羅小麗:對了,我們學校今天下午讓簽名反對法輪功……
陳老師:你簽了?
羅小麗:我說我肚子疼,得去趟廁所,然後溜了。
(眾笑)
張小二:行啊,小麗,小藍精靈兒似的!

(宋大剛與另一位警察小孫上。)
宋大剛:(與眾人一一打招呼,)這是我們分局的小孫。
(小孫與眾人點頭招呼。)
宋大剛:(拉小孫到一邊,小聲)哎,小孫,你再說一遍,我剛才沒聽清,你說趙科長怎麼了?
小孫:趙科長昨天出車禍了,撞了個兩腿粉碎性骨折,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宋大剛:該!我早就看出他不是個東西,心狠手辣的,對法輪功數他狠,真下得去手啊。
小孫:是啊,現在局裏大家都在議論,說他這是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哎,還有六處的老錢,你還記得嗎?
宋大剛:當然記得,見了六一零的人跟見了親爹似的。
小孫:他對法輪功的人也特惡,上星期五打完煉法輪功的,剛一出門,就癱那兒起不來了,不會動彈了,現在天天在家躺著,整個兒一個活死人。
宋大剛:純屬自找!

(宋大爺走過來。)
宋大爺:小孫!(小孫:大爺!)大剛!(宋大剛:爸!)這煉法輪功的可都是好人,你們心裏得有桿秤兒,可別二乎。
宋大剛:爸,您放心,我們心裏跟明鏡兒似的。
小孫:大爺,我們天天跟犯罪分子打交道,也接觸煉法輪功的,這誰好誰壞我們還分不清?
宋大爺:不是怕你們犯糊塗嘛,對了,聽說有個「惡人榜」,你們可小心,別榜上有名,也給別人提個醒兒,積點兒德。
小孫,宋大剛:一定,一定。

(羅律師上。)
羅小麗:爸,您回來了。(迎上去。)
羅律師:(拍拍女兒肩膀,把公文包遞給陳老師。)唉,今兒,法院指定我為法輪功學員的辯護律師,我說去看看我的委託人吧,好,我當律師有年頭兒了,從來沒見過這場面。這些煉法輪功的真是鐵打鋼鑄的,其中有一個人全身皮都打爛了,另一個人腿都打折了,問還煉不煉,還說煉。你想啊,這人要是沒有一種特別崇高的理想支撐著,怎麼可能這麼視死如歸呢?我真服了。
張大媽:可那為甚麼報紙上說他們不愛國呢?
羅律師:甚麼叫愛國?人家法輪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這麼迫害人家,你們聽見人家喊過一句反政府的口號沒有?
孫,宋大剛:還真沒有。
羅律師:有人上網看見的,說全世界有六十多個國家上億人在煉法輪功,各國政府給法輪功發的獎少說也有七八百個了,這給咱中國人掙回多大的臉面哪!再者說了,愛國不等於愛政府,更不等於愛某個領導人。不管是誰,如果你已經墮落到專整好人,你就根本沒資格代表整個國家。到底誰不愛國?背著老百姓把相當於一百零幾個台灣的領土賣給老毛子,真是寡廉鮮恥!
陳老師:還有更邪的哪!聽說教育部新版「高中歷史教學大綱」裏,把岳飛、文天祥排除出民族英雄之列了。
眾:甚麼?
宋大剛:真邪了!
張小二:這不是憋著篡改歷史嗎?
宋大爺:唉,這世道,我看離給臭秦檜兒平反的日子不遠嘍!
羅律師:排除出民族英雄之列?笑話!上千年來,岳飛、文天祥的浩然正氣早就紮在老百姓心窩兒裏了,你排除得了嗎?
張小二:你說現在這事兒,就是透著邪。歷史上的民族英雄給否了,而今當個好人也不讓,這不是逼良為娼嗎?
宋大剛:聽我一個朋友小吳說,有一天他正在審訊一個法輪功學員,聽見隔壁廁所水管子「嗒嗒嗒」在滴水,這位煉功人起身就出去了,小吳一愣,怎麼出去了,一下他又回來了。小吳問,你幹嘛去了,他說,關水管子。你說,這些人想的就是和平常人不一樣,自己生死都未卜,還惦著給別人節約水呢。
小孫:唉,這類事兒多了。我們一個同事老何是獄警,有一天,他給一個法輪功修煉人灌濃鹽水,又打又罵的,還把人家嘴給撬傷了。那個煉功人平時從來不說一句重話,更甭說罵人了。那天傷得實在太厲害,說了一句:「不得好死。」憑心而論,你把人這麼往死裏整,就這句話,實在太客氣了。可第二天老何再去的時候,那個煉功人跟他說:「對不起,我昨天不應該那樣對待你。」這老何,好傢伙,平時心硬得跟石頭似的,這回眼淚差點兒掉下來。他跟我說,他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的人,他再也不忍心去折磨煉法輪功的人了。
羅律師:瞧瞧人家,瞧瞧人家,要人人都這麼好,這社會風氣還用犯愁嗎?我跟他們說:「我給你們辯護免費。」他們說謝謝我,我說,謝謝我?得謝謝你們。說實在的,看著他們這伙兒人,我覺得自己的靈魂都淨化了,我看,咱們中國將來有戲!
張小二:哎,大剛,聽說還有打死的?
宋大剛:咱不說這個。
張小二:說說,說說,別總讓老百姓蒙在鼓裏啊。
小孫:(左右環顧),最少也是這個數,(用手比劃)。
眾:(驚)一千六?
宋大剛:千萬別說出去!這還是保守數字呢。
小孫:那關勞教所的,抓進精神病院的,就多了去了。幾百上千人判了刑,最長判到二十年。
張大媽:(哽咽)他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有血有肉的平民百姓啊!
宋大爺:他們招誰惹誰了?不就為煉煉功,當個好人嗎?
羅律師:可有的人就是容不下這些好人哪!
羅小麗:(欲哭),那王蘭姐怎麼辦哪?

(張大媽抹眼淚,欲離開。)
張小二:媽,您上哪兒去?
張大媽:我去找居委會的幾個老姐妹再合計合計,不能再出像王蘭這種事兒了。
張小二:甚麼?媽,您想……
張大媽:孩子,別誤會。我是想叫大家多長幾雙眼睛,要看見有人來找王蘭,趕緊叫他們離開,別叫蹲坑兒的給逮著。
(張大媽下。)
陳老師:我去王蘭家看看她父母,順便給她奶奶買點兒藥。
羅小麗:媽,我也去。
(陳老師,羅小麗下。)
羅律師:我還得去趟看守所,再跟他們叮一下,一定得善待我的委託人,再這麼無法無天打人可不行!
宋大剛:正好,我們也回局裏辦點兒事,一塊兒走。
(羅律師,小孫,宋大剛下。)
張小二:宋大爺,我也該上夜班去了。
(張小二下。)
宋大爺:哎。(自語)都走了。(掏出法輪功傳單,)我再好好看看這上都怎麼寫的。(默讀片刻,抬頭,若有所思,)真,善,忍,這三個字有份量啊,要是人人都按真善忍,當好人,這世界不變成天堂了嗎?好,好,好……
(低頭專心看傳單。)

(音樂起,幕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