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劇本:《彩車緣》(第一場)

——(又名《明慧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日】

作者說明:
1、由於時間倉促和一些技術上的原因,劇本中沒有樂譜、音樂過門及唱腔設計(括號中的唱腔僅供參考),請業內同修幫助完成;
2、此為京劇唱詞劇本(徵集音樂和唱腔設計);
3、劇中第三場「明辨」中引用了很多科學上的名詞、術語和典故,懇請從事相關科學研究的同修站在法上對其嚴謹性進行推敲,修正;
4、為了區別於××黨「樣板戲」對傳統京劇行當所造成的混淆、破壞,本劇特意將劇中人物的行當做了明確劃分,並在服裝造型上與京劇的傳統相承。如花旦趙曉慧的造型中有一個手絹,既符合行當的造型特徵,也不違背現代女孩兒的生活習慣。黑頭花臉山姆警官的造型保留中國京劇的臉譜,並與人物身分(黑人)相符。青衣的金黃色袖口加了幾寸白色水袖(注意不要過長,下垂時將將遮住手),既能表明人物行當,也不失美觀;
5、各國群眾出場時,儘量穿著具有本國特徵的衣服,用本國語言。如日本情侶出場時,女性可身著和服,以色列男孩可手持一把六條星的小旗,這樣便於觀眾識別其身分。其中有7國語種的台詞暫空缺,請所在國的大法學員幫助翻譯;
6、如能得到業內同修的認可,希望此劇能儘快排練出來,爭取在今年大法日前夕正式公演或拍成電影。可根據上演的時間和正法的進程將台詞做改動或情節做修補。如: 「允許我姥姥春節期間把女兒探,」 「春節」可改成 「母親節」,上句改成「雖然那一天不是聖誕,簽證官的笑容卻從未有過的燦爛」 。如當時大法受到更大的褒獎或審江案有進展,可在結尾加入這樣的情節:(山姆警官走手拿報紙走過來,白)「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

* * * * * * * * *

前 言

節日前夕,美麗聰慧的中國東北某師範大學即將畢業的數學系學生趙曉慧,幸運的拿到簽證陪姥姥到北美某大城市探望在這裏公派學習的母親,實際上她是想與從未見過面的網上情人──原籍台灣的青年律師司空明見上一面。他們約好在維克多廣場的紀念碑下見面,正好大法弟子的一輛宣傳彩車也停在這裏,周圍有大法弟子的腰鼓隊在表演,眾多弟子在這裏煉功、講真象。其間有特務雇佣流氓來搞破壞,故事由此展開……

人物列表(以出場先後為序)

人 物 行 當 身份 性格特徵 備注
趙曉慧 花 旦 大陸師大學生 美麗善良活潑聰慧 著活潑靚麗的時裝,手拿黃絹(花旦像)
姥 姥 彩 旦 趙曉慧的外祖母 歷事較多
做事保守 結合傳統彩旦的頭服飾,著老年婦女衣裝
鄭博士 武 生 大法弟子
科研人員 剛毅果敢
思維敏捷 金黃色大法外套,緊袖口(武生像)
珍 珍 青 衣 大法弟子
知識女性 端莊秀麗
慈善堅韌 金黃色大法外套,接五寸白色水袖(青衣像)
山姆警官
(黑人) 正 淨
(黑頭花臉) 社區警官 正直潑辣 手部與臉譜用同一種黑顏料(黑色人種)
麥克警員
(白人) 山姆警官的下屬 僅一句台詞,可由白人學員客串,不入行
特 務 白臉末
(勾水白臉) 假裝路人的特務 陰險狡詐 著深色夾克或大衣,露陰氣
二流氓 醜 大陸偷渡來的民工 自私貪婪 衣著扮相顯得窮酸
司空明 小 生 律師
台灣移民 英俊深沉
有正義感 西裝革履,著裝既嚴整又顯得風流倜儻
眾弟子及過路群眾 有台詞的群眾分別用八個國家的八種語言

另有大法弟子龍套若干(據舞台及演員陣容具體情況增減)

第一場

(小鑼出場,大幕前,趙曉慧和姥姥上場)
趙曉慧:(唱西皮流水)
簽證順利過了關,
有幸漂洋過海把親探。
今天陪姥姥出來玩,
實為如約把網友見。
(看了看大街,轉西皮原板)
出門走了大半天,
語言不通問起路來可真難。
姥姥:小慧呵,我聽你媽媽說你在大學裏的外語成績可一直不錯呵。
趙曉慧:何止是不錯,口語演講比賽,我還名列前茅呢。
姥姥:可今到了國外,怎麼就用不上了呵?
趙曉慧:姥姥,我從小學的是日語。
姥姥:嗨,這不扯呢嗎,你要是學英語該多好哇。
趙曉慧:當年我上高中的時候就想學文科,然後報考外語學院,如果是那樣的話,這英語至少也得是我的第二外語呵。
姥姥:可你為甚麼上師大學數學啦?
趙曉慧:都怪我媽媽,說甚麼「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因為我數學成績一直挺好,我媽媽說學文科有點可惜了。其實,我從小就喜歡文學,還愛寫詩呢。
姥姥:嗨,甭寫詩了,一下子折騰到了地球的這半邊了,你媽媽學習任務總那麼忙,沒時間陪咱娘倆出來。這人生地不熟,說話又聽不懂,看你還有沒有興致了。
趙曉慧:一會兒呵,如果能見到了我的那個他,那就再也不用發愁了。
姥姥:現在的年輕人兒呵倒也是,整天不打魚,還上個甚麼網,還交起個甚麼網友來了。(對趙曉慧)哎,你這個從來沒見過面的網友,到底是個啥樣的人呵?
趙曉慧:您說我的那個他呀──
(唱西皮流水)
白馬王子風度翩翩,
耶魯的畢業生,原籍台灣。
三年前網上偶遇聊起了文學和詩篇,
他通曉中外文藝大師,興趣廣泛。
共同的志向愛好把我們結成緣,
只是遠隔重洋不能會面。
日積月累我們感情升溫成了網戀,
各自窗前月下兩心依依甚思念。
(音樂過門)
媽媽出國參加經貿學習班,
可巧與他同住在一個城裏邊。
遂想出國把知心的人兒見,
卻知這樣的條件很難在領館把證簽。
姥姥:可不是嗎,人家說公派出國學習的,都不給辦探親。可這小丫頭片子,也不是上來哪門子勁了,偏要我陪她去領館碰碰運氣,說甚麼老年人簽證率高……真是有錢沒處花了。
趙曉慧:(唱西皮流水)
同姥姥一起碰碰大運試試看,
未成想我們的真誠感動了簽證官:
也許那一天快要到聖誕,
簽證官的笑容從未有過的燦爛,
允許我姥姥春節期間把女兒探,
還要我沿途作陪伴。
(音樂過門)
夢想成真心中好喜歡,
和他網上相約聚今天。
以前我們通過數字信號把心談,
今朝終於能夠面對面。
姥姥:我說小慧,這網友你一面也沒見過,咋就知道他風度翩翩了呢?我可聽你媽媽說過,這網上交的人呵,可是最沒準了,男的能裝成女的,老頭能自稱小伙。
趙曉慧:姥姥,人家都給發過照片了,他長得可精神啦!
姥姥:可你媽媽說,這網上的照片也真假難分,說拿甚麼「斧頭掃帚」一處理,連我這老太太都能變成小姑娘呢。
趙曉慧:姥姥,您說的甚麼「斧頭掃帚」呀,那叫PHOTOSHOP。
姥姥:管它甚麼掃帚呢,反正這玩意兒是沒個準,你可別輕信了人家。
趙曉慧:我也把照片發給人家啦,難道人家也應該懷疑我作假不成?
姥姥:他懷不懷疑可是他的事,咱外孫女長得漂亮,可是有目共睹。
趙曉慧:(羞澀介)姥姥──
姥姥:哎,一提這我倒犯合計:別是這「網友」看我家小慧長得年輕漂亮,開始在她身上打主意,三兩句話就給她哄過來尋開心,然後再……
趙曉慧:(略生氣介)姥姥,咱總不能無緣無故懷疑人哪,既然我想要別人相信我,就應該將心比心,以自己的誠心換取別人的誠意。如果我現在就胡亂猜疑別人,怎麼敢保證別人不猜疑我呢?
姥姥:說得倒也是,可你們這一茬年輕人不管怎麼說也比不上我們那個時候了。我年輕的那陣兒,張家借給王家錢,連張欠條都不要,做人可守信用啦。哪像現在的人哪,編起瞎話來臉不紅來心不跳,有時連自己都覺不出來自己在撒謊,弄得誰也不敢相信誰。
(唱西皮流水)
不怕人說我是「九斤太」,
現在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如今咱娘仨無親無故在海外,
你若受了欺負誰都無可奈。
趙曉慧:姥姥,這些我都知道,就連網上也經常報導:有些姑娘由於輕信了網上騙子,最後被害得很慘哪。
姥姥:那你對今天要見的這個網友咋就那麼有把握呢?
趙曉慧:姥姥,我現在也已經是大學生了,
(唱西皮流水)
頭腦思考心判斷,
遇事總得有主見。
網上有人來行騙,
花言巧語無忌憚。
今朝假意裝大款,
明晚自稱是高官。
有時甚至把明星扮,
一網混沌它敢胡言。
(白)唯有一件事物,騙子們是想裝卻裝不像的。
姥姥:那是甚麼呢?
趙曉慧:那就是好人的「心」。
(唱西皮原板)
思想不純潔話不能圓,
境界不高尚語不可攀。
唯有共同崇尚真和善,
兩心會意才可言傳。
精神上共鳴才有緣,
心靈相通方可結成伴。
姥姥:真能那樣?
趙曉慧:有那麼一種人,專門能把握別人的心理,甚至是好人追求高尚的心理,想要自扮好人,也談所謂「深刻」的話題,騙取你的信任。這號人我在網上也不是沒見過,他們騙過了初一,卻騙不過十五,本身不具備那樣的精神境界,終有一天要露出馬腳。假的,終究是假的,如果我連這一點都看不出來,還叫甚麼趙曉慧呵。
姥姥:說得也是。
趙曉慧:姥姥,一會您見到他可就知道了,他可是個真正的有知識、有層次的好人。(拿出照片給姥姥看)姥姥,這就是他的照片。他的網名叫「日月談」,真名叫司空明。
姥姥:怎麼著?他開始還沒告訴你真名?
趙曉慧:嗨,姥姥,我們總在網上聊天的人都有個網名,我的真名叫趙曉慧,可網名叫「雪嬋」。
姥姥:「雪嬋」?這就是你的網名?
趙曉慧:姥姥,起個網名是為了大家交流起來方便,並非對人家沒有誠意。否則,人家也不會把真名告訴我啊。
姥姥:那這個司甚麼明,他到底是做甚麼的啊?
趙曉慧:他複姓「司空」,也就是百家姓裏的最後一個姓。司空明他是耶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現在是一名律師。西方社會可是個崇尚法制的地方,律師的地位可高了哪。
姥姥:(看照片介,面露笑容)別說,
(唱西皮流水)
這小伙看上去還真挺帥,
像慧慧說的那樣一表人才。
若事情沒假,他們相互恩愛,
老太太我真就樂開了懷。
(白)小慧,聽你這麼一說,我多少有點放心了。
趙曉慧:一會見到他,你就會更放心了。
姥姥:嗨,現在連路都走迷糊了,能不能見上面還是會事呢。
趙曉慧:是呵,
(唱西皮流水)
手機到國外被叫停,
附近也找不著電話亭。
對了,
都說國外的市民講文明,
陌生人路遇也熱情。
(白)姥姥呵,聽媽媽說這個城市裏面華人還是挺多的,莫不如我們請他們幫一下忙,問起話來更方便。
姥姥:誰說不是呢。(望介)哎,你看,那邊一群人裏,好像有挺多中國人。
趙曉慧:(望介)沒錯,那裏還真挺熱鬧,有輛挺漂亮的彩車,旁邊還真的有不少中國人,還有挺多橫幅,上面還寫著中國字呢。
姥姥:是嗎,那些字能看清嗎?快給姥姥念念,那上面寫的是甚麼呵?
趙曉慧:嗯──看清楚啦,那橫幅上面寫的是「法─輪─大─法─好」(驚訝介)哎喲媽呀,姥姥,他們是……是……是……是法輪功
姥姥:是嗎,讓我瞧瞧,(仔細望介)別說,還真的是法輪功,人還不少呢。
趙曉慧:聽央視新聞裏說,他們又跳樓、又殺人,還到天安門去自焚。姥姥,我有點害怕。
姥姥:怕甚麼呀,他們不也是咱中國人嗎。
趙曉慧:(思考介)說得倒也是,剛才我還說哪,這北美洲可是個講文明、講法制的地方,他們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活動,應該沒有甚麼問題。嗨,不就是問個路嗎,怕甚麼呢。
(望介,唱西皮流水)
定睛凝神壯膽量,
走上前去細端詳。
橫幅悅目閃金光,
彩車瑞麗又大方。
仙女們擺動五彩裳,
腰鼓聲清脆又鏗鏘。
不同膚色的男女在側旁,
坐立齊整衣金黃。
態度和善貌慈祥,
哪像央視新聞裏演的殺人狂?
今朝有緣相會在異鄉,
莫不如前去將他們訪。
(白)再說,都六年過去了,這法輪功還是沒有被打倒,而且我總能網上看到這樣的貼子,說中國大陸的媒體在法輪功這件事上做了很多的「貓膩」。只可惜,這樣的貼子篇幅都不長,而且很快就會被版主刪去了。所以法輪功到底怎麼回事,我也一直沒弄清,今天我可要問個究竟。(對姥姥)姥姥,那我們就一起前去向他們問個路吧!
姥姥:好,那我們就去問問路。
(二人退場)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