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外部環境如何變化 我們都要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日】近一段時間,隨著正法洪勢的急速推進和另外空間邪惡因素被大量清理,加上海內外大法弟子全力講清真象,有的地區環境相對寬鬆了。本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抓住這一有利時機,讓更廣泛的世人了解大法真象,持之以恆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救度一切可救度之人。然而我們看到周圍有許多同修在執著的人心驅使下,有的失去了理智、安全意識;有的偏激的理解師父的講法;有的執著心被邪惡黑手利用、無限度的放大,直至最後被邪惡抓到了迫害的藉口。有的大法弟子被抓捕,有的資料點全部被邪惡破壞,給當地正法工作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面對這些慘痛的教訓我們不能不猛醒了,不管外部環境如何變化,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我們不能總是等到被迫害後才冷靜下來找自己。

下面我們就把看到的一些現象、和個人體悟寫出與同修交流,偏頗之處請同修諒解。

* 環境好轉更要清醒理智,不能用人心看待正法

2002年東北某市資料點被大面積破壞,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等,一度使本地區正法工作處於半癱瘓狀態。

2003年當地大法弟子在艱苦的環境下突破重重阻力,建立了資料點、上網點。面對困境,大家齊心協力、互相配合,使得走出來參與證實大法的弟子越來越多,形勢逐漸好轉。2004年初有一個受邪惡迫害非常嚴重的鄉,有一名從勞教所回來的堅定的大法弟子,他不斷的利用各種方式向周圍人講清真象,以自己良好的言行博得了鄉親們對大法的理解和支持,並帶動了當地同修走出來證實法。

看到了師父的評註《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後,當地大法弟子利用一切機會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那位堅定的大法弟子首先用自己的真實姓名寫出了自己受迫害的經歷,並上明慧網曝光。接著他又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實做成當地真象散發,在全鄉大法弟子的共同配合下,當地過去邪惡之徒有所轉變,登門給過去受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送麵粉並當面道歉,許多村民看到了大法正的力量,紛紛主動了解大法真象,還有的走入了修煉。

該市大法弟子看到這種情況,就多次組織同修與他交流,他開始頻繁的參加各種法會,讚揚聲也開始不絕於耳。在這種環境逐漸好轉的情況下,他不知不覺的生出各種心,用人心看待正法:執著時間、執著圓滿、執著自我、歡喜心、顯示心膨脹,逐漸喪失了安全意識……他開始心情浮躁,每天不能靜心學法找自己,嚴重時連腿都盤不上了,而他依然掩蓋自己的執著,還在談自己過去做得如何好,而周圍同修也有的不理智還在讚揚他。

2004年7月邪惡對他又一次迫害,面對邪惡非法抄家,他當時失去了修煉人的理智、正念,與毒打他家人的惡徒爭鬥起來。之後他遭受了邪惡更嚴重的毒打、迫害,最後被迫離開了家流離失所,同時也失去了穩定的修煉環境,當地講清真象工作一段時間內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裏,該地區的大法弟子經歷了風風雨雨成熟了起來,整體的力量也顯露了出來、2004年2月當地被國際追查的主要對像市委書記、市長、市610主任、市公安局長先後被免職或調離工作崗位。有些明白真象的警察也開始保護大法書籍和大法弟子,有些過去迫害勒索大法弟子錢物的有關部門開始退還過去曾勒索大法弟子的錢物,還有的被超期關押的大法弟子家屬到省委、省政府、司法廳、勞教所依法要人,還有在監獄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經過整體配合被營救出來……。

接著在大陸法會交流、提供迫害證據和酷刑照片、收集遺孤資料、整體營救同修等方面,當地許多大法弟子都參與到其中,大家整體上緊跟師父的進程,當地正法環境越來越好。

然而在這種環境寬鬆的情況下,很多大法弟子沒有一如既往的理智、清醒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而在一些「成績」面前又生出了自滿的心,還有的同修不清醒的說:我們地區的正法形勢走在了全國的前列……當時整體上處於一種「盲目樂觀」的不理智狀態。

還有的同修覺得正法時間馬上要結束了,機會不多了,邪惡躲藏了,得抓緊時間講真象否則就來不及了。2004年11月該市多名大法弟子固定在早市集體講真象、掛條幅,被邪惡長期蹲坑、錄像後抓捕。其中有一大法弟子一年多來一直在早市量血壓,並利用一切方式講清真象,效果很好。周圍有的大法弟子看到這一情況後,也陸續有人加入共同講真象。這一局面維持了一段時間後,大家認為這樣做很安全,就開始無所顧忌的在早市周圍集體講真象、掛條幅等。其中有一大法弟子看到這種情況後,就提出長期在一個地方固定這樣做是否存在安全隱患,那些講真象的大法弟子聽後不以為然的說:都甚麼時候了,你有怕心我們可以原諒你。第二天除了提出安全疑問的同修沒有被抓外,其餘多名大法弟子均被邪惡非法抓捕,四名被非法開庭審判,給當地正法工作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 「修口」也是修心的一方面。

還有的做資料的同修不注意修口,甚麼都說,連不修煉的家人都知道他在哪裏幹甚麼。同時也不注意別人的安全,無意之中經常談起:誰誰是協調人,誰誰長得甚麼樣,誰誰是家庭資料點……也有的同修在外地開交流會時,當著許多人的面就說自己是做資料的。當有的同修善意指出這種說法不合適時,這位同修居然說:沒事,發正念,正念否定它。2002年時,該地區正法形勢也曾一度「形勢大好」,當時的主要協調人在被邪惡抓捕之前,大家也都很依賴他,認為他正念正行做得好。他本人也曾說:邪惡根本不配迫害我,我一想邪惡就得死……後來他被判重刑,在壓力面前妥協。

還有的在家同修,打電話不注意甚麼都說,直呼同修的名字,說一些敏感的語言。當自己的親人(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時,根本沒有考慮同修的安全,在電話裏就直接告訴給某某發正念。還有的同修有事沒事就湊到一起,不是共同商量如何做好證實法的事,不是抱著善意幫助同修的想法,而是「東家長、李家短」的談一些與正法修煉無關的,找其他同修的執著和不足,傳播各種小道消息。

還有的做資料傳遞方面的同修沒有保持應有的單線聯繫,而是互相交叉頻繁在資料點間走動。還有的刨根問底尋問資料來源,而沒有考慮到同修和資料點的安全。

師父早已在法中講過:「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轉法輪》)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一思一念都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問題。那麼為甚麼會出現這種不正常的狀態呢?是否我們沒去掉的執著心、或根本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通過我們的嘴表現了出來,嚴重的甚至被魔心所利用。其實正法走到今天我們也應該理智、清醒了,我們的心性提高、強大的正念都來源於大法中。要想圓容好整體,時刻體現出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就應多學法並清楚的意識到:「修口」也是修心的一方面。

* 不給不正的因素生存空間,純淨我們的整體修煉環境。

東北某地有一大法學員,2000年以前一直在做講真象工作,他也曾在天安門因堅定證實法,幾乎被惡警迫害死,他正念正行擺脫邪惡,回到當地繼續做證實法的工作。後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也表現得很堅定。他一直學法,但煉功很少,很少遇事向內找。只注重做事的多少,而在這過程中也多採用人的辦法。

2003年他與一未婚女同修做了不該做的事,2003年5月他被邪惡迫害,還連累了一位與他配合的同修。兩個多月後,他因身體出現病狀後向邪惡寫了保證被放了回來。那一未婚女同修看了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後意識到了自己犯了嚴重錯誤,就把她和這位男學員之間發生的事,告訴了其他大法弟子。然而那位男學員卻矢口否認,還反過來說是那位未婚女同修「誣陷」他。正在大家對這件事準備進一步認識時,這時他們當地一位搞協調的同修,採取了不聲張、不擴散,「寬容、理解」做錯事的同修的做法,使得這個「嚴重的問題」暫時被掩蓋、平息了下來。接著這位男學員在沒有認識到自己錯誤的情況下,因當地缺乏有關這方面的人員,他又到資料點做起了大法真象資料工作。

因為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嚴重問題,又沒有及時靜心學法不斷修正自我,致使自己人的執著被邪惡無限放大,在顯示心、歡喜心、幹事心的作用下做大法的工作。他在為資料點租房的過程中,由於怕心等,一次敲門或一個電話,就在一年之內竟搬了十來次家,損失了大量用於做大法真象資料的寶貴資金。因為不能學法修心,他還經常傳播一些小道消息,標新立異的做一些大法「飾物」等,勾起其他同修未修去的執著,為自己樹立威信,影響了當地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這一主線。

最近他們當地許多大法弟子,重溫了明慧編輯部的《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維護大陸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關於男女關係和婚姻問題》、《警醒:走正我們的路》後真正認識到:做大法資料工作的同修首先必須是一個心性高的實修者,是一個能將救度眾生視為己任的修煉者。經過整體對這個問題的交流,大家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嚴肅性,之後就有當地大法弟子找到他,勸其立即停下資料點工作,靜心學法找自己,並告訴他自身面臨的是如何首先贖回自己用骯髒行為玷污大法弟子名聲、污辱師父的罪責的問題,是如何對自己的生命負責的問題,而不是做大法工作多少的問題。

還有一地有一上網的男同修,大家都認為他非常堅定,只是法學得少一些,最近才知道他上網非常困難。經過了解才知道,他一直還在喝酒。當地同修覺得缺乏技術人員,還想讓他繼續做。

大陸某地有一個二十多歲的資料點男學員,與一資料點年齡很大的女同修做了不該做的事後,當地只有幾個大法弟子知道這件事,有的當面善意給他們指出,但他(她)們根本不聽勸阻,還繼續做著違背大法原則的事。在這種情況下,其他同修沒有認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把他們的事掩蓋了下來,這樣做不但給「不正的因素」提供了生存空間,同時也給邪惡迫害授以藉口。不長時間他們二人被邪惡抓捕,那位男學員走脫,資料點被破壞。

還有一地一女同修發生了這種事情後,另一做資料的男同修當面指出她的嚴重問題,她也表示痛改前非,那位男同修在看了八遍明慧編輯部的《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維護大陸資料點、上網點的穩定運行》、《關於男女關係和婚姻問題》文章後,果斷的停止了與那位女同修在資料點的工作和聯繫。但不久這位男同修發現,那個女同修仍然背著他和其他做資料的同修聯繫。這位男同修與她接觸的資料點同修交流,希望他們不要再讓那位做錯事的女同修做資料工作,而應停下來靜心學法。而資料點那幾位同修則說:改了就可以了。他們不聽勸阻繼續與其往來。沒過幾日除了那位指出問題的男同修以外,他們(包括做了違背大法原則的那位女學員)全部被邪惡抓捕。有的被判勞教、有的被判刑,最多被判重刑12年。

往往做著違背大法和大法原則的學員,有的自己當時是不清醒的、不理智的;有的明知道錯而不能自拔的;還有的在執著心的驅使下,繼續無知的幹著破壞、損壞當地整個證法環境的事……當我們聽到、看到周圍出現這種不正的狀態和現象時,不管是協調人、資料點的大法弟子、還是其他每一位大法弟子,我們都應本著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為同修負責、為自己負責這樣一個原則,不要覺得周圍發生的不正常的事與我們沒有關係。凡事要站在正法的基點看問題,考慮整體,而不應把個人感受、個人提高放在首位。因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如果都能認清在正法修煉中,甚麼是不符合大法的不正確的狀態時,一方面就能善意指出、幫助對方及時改正錯誤,另一方面對不正(邪惡)的因素站在維護大法的基點上堅決抵制,不給其生存空間和市場,這樣不正(邪惡)的因素就會在我們大法弟子強大的整體正念之場下被解體、銷毀,這樣就會使我們的整體修煉環境越來越純淨,同時也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損失。

* 默默補充、圓容整體、攜手同行

幾年來我們大法弟子整體上都走過了個人修煉證實法的階段,現在我們越來越清楚的知道,堅定的維護法永遠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是新宇宙標準對我們的要求。

我們同修在整體配合時出現矛盾,往往都是認識不同,做法不同,但很可能目地都是一致的。這就需要我們看到同修有問題時,首先找自己,並善意指出對方的問題和不足,但我們不能抱著非要改變對方的想法,否則會產生間隔,從而影響了做證實法的大事。不是同修之間我們非要改變對方,而需要在矛盾中修出來修煉人的善心,真正站在對方角度抱著理解、寬容的態度思考問題,抱著大家共同把證實法這件事做好的誠意,看到同修的不足、漏洞及時的給予默默補充。對那些至今還沒有完全走出人來、落下的、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不精進的同修,我們要和他們共同學法、增加交流、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攜手同行,兌現我們「同心來世間」的史前大願。

做為大法修煉者當我們時刻按著大法的要求去做時,大法就會賦予我們無限的智慧。

其實我們不管在甚麼環境中都應心態純淨的、平穩的做好各項大法的工作,同時在這其中不斷向內找修正自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理性》)走正、走好今後正法修煉路上的每一步。

以上為我們一點個人體悟,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並給予補充。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