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勝利油田政治打手的醜惡表演看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5日】編者按:在西方文明國家,人民普遍享有信仰自由。美國的很多政界人士包括總統都是基督徒。大科學家牛頓、麥克斯韋也是虔誠的基督徒。可是在中國,卻有一些科學界的小人盜用科學的名義為中共江氏集團踐踏公民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暴行而吶喊助威。包括何祚庥在內的這些人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雖然頂著「院士」、「教授」等頭銜,可是他們沒有任何可以稱道的學術成果,完全是濫竽充數的混事之徒。為了沽名釣譽,他們幫助一個凶殘的政治集團誣陷一個教人向善的信仰,為血腥迫害尋找藉口。他們的行為是對科學精神的褻瀆。此外,還有一些宗教界的小人,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一個無神論的邪惡政黨,為名利私慾而充當打手,褻瀆神明,已經完全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由這些科學界和宗教界的小人所糾集的所謂「反邪教協會」完全是被中共江氏邪惡集團豢養的輿論兇手,所謂的「反邪教協會」其實是一個「邪教協會」(簡稱「邪會」)。

勝利油田政治打手在迫害法輪功方面其猖狂程度在中國大陸的企業中可以說是屈指可數的,連地方黨委和政府恐怕都望塵莫及,或許是因為這些石油工業是××黨的經濟支柱,因此這些地方就成為了舊勢力控制最嚴密的地方之一,也就成為了邪惡之徒較為集中的地方。在這裏,那些邪惡之徒們看到:誰攻擊法輪功越惡毒,誰出賣自己的靈魂越徹底,誰迫害大法弟子越賣力就越容易升官,就可以發大財,這樣的誘惑也使這些邪惡之徒像紅了眼的惡狼,變本加厲,猖狂至極,互相比著看誰比誰更壞、更邪惡。它們的邪惡本質決定了這些邪惡之徒不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更不會相信地獄裏那滾燙滾燙的油鍋在等待著他們啊!

最近,在勝利油田那些邪惡之徒內部發生了兩件事,從另外一個方面使我們更清醒地認識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象)是最重要的。下面圍繞著這兩件事談一談我們的一些感想。

2004年12月17至19日,中國那個所謂的反邪教協會第四次學術年會在吉林長春市召開,來自全國具有代表性的14個邪惡之徒在大會上作了報告。勝利油田的兩個邪惡之徒──趙修成(被「追查國際」追查的對像)、張成功在會上分別作了兩篇散發著毒邪之氣的報告(佔報告人數的七分之一),並用多媒體進行了演示。這說明了甚麼問題?這說明勝利油田在鎮壓迫害法輪功方面是下了大氣力的,花了大本錢的,也說明勝利油田迫害法輪功的程度是非常嚴重的。

同時更說明勝利油田的大法弟子在發正念、講真象方面還存在著不小的差距,救度世人的責任更重大,要更快更好的去履行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責任。勝利油田有20多萬職工家屬,約佔全國13億人口的萬分之二,可是跑到全國性會議上去毒害人的邪惡之徒卻佔了八分之一,所以說勝利油田的大法弟子發正念、講真象對另外空間那些黑手和邪惡爛鬼的清除﹑消滅,對儘量的挽救眾生都是至關重要的,責任重大,勝利油田大法弟子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對勝利油田的大法弟子來講,在講真象中如何做得更有力,如何使講真象更深入,如何使講真象的面更廣泛,這一件件的事都是我們勝利油田大法弟子要認真思考,並用實際行動做好的大事。

2005年1月10日,勝利油田所謂的反邪教網發表了賈祥倫(勝利油田邪惡之徒;被「追查國際」追查的對像)的文章,在文章中它對自己所犯的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供認不諱,對將它冠以文字打手、利慾熏心之徒頗有微詞,對邪惡之徒之名予以默認。

從這件事情上看來,在講清真象中,揭露邪惡爛鬼,將他們的所犯罪行公布出來,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是至關重要的,真正起到了震懾邪惡,消除邪惡,救度世人的巨大作用。邪惡之徒們嘴上說不怕,其實內心深處害怕得要命,用人們經常說的話就是色厲內荏。不怕是假,害怕是真,它們是真的害怕,它們怕天理;它們怕遭報應;它們怕下地獄;它們怕人人戳它們的脊梁骨;它們怕善良的人們那種發自內心的對邪惡的憎惡,它們怕它們所犯的罪在法正人間時對它們的審判和嚴懲。也正是由於它們的這些怕,由於它們的邪惡本質,才使它們更加瘋狂的攻擊法輪功,更加無人性的鎮壓、迫害大法弟子,它們的罪就更大……。

從邪惡之徒的言行哀嘆中,也顯示出了舊勢力的窮途末路,邪惡之徒的末日就要到了。

真正不怕的是按真、善、忍在修煉的大法弟子,是真正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地獄是惡人應去的地方,大法弟子是在新宇宙中歸位。世人憎恨的是邪惡,而讚揚稱頌的是法輪大法、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大法造就了無比美好的新宇宙,大法開創了、大法弟子證實了人成神之路,為大穹中層層眾生所敬仰。

以上是我們在證實法中的認識,不足之處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