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城資料點遭破壞後的反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8日】湖北省麻城市是個縣級市,人口不多卻有一百多人參加過師父的傳法班,得法早,學法煉功熱情特別高,修煉很精進,為日後能很好的助師正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先後有幾百人進京證實法。99年7﹒20後麻城同修遭到了嚴重的迫害,受迫害的人數之多、範圍之廣令人觸目驚心。所遭受的酷刑慘無人道、令人髮指,先後五名同修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們在酷刑面前臨死不屈的正念震懾了邪惡,用生命和鮮血為講清真象鋪平了道路。

資料點就是在邪惡最猖狂之時建立起來的。從小小手推油印機開始,到電腦、激光打印機,由一台機器發展到幾台。資料點沒有一個人懂電腦,連激光打印機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就在這種情況下,買回電腦和打印機,學習摸索。從甚麼都不懂到排版、打印、刻錄、上網等做得得心應手,為講清真象的同修提供了大量的、多種多樣的真象資料,保證了充足的資料來源。為此資料點的所有同修付出相當大,大部份的同修放棄了工作和家庭,全身心投入。在組織集體學法,組織法會深入農村交流經驗和幫助同修走出來等方面,資料點的同修一馬當先。幾年來可以說資料點的同修正念正行,做得非常好,了不起。

同時講真象的同修從城市到農村,把真象講到麻城的每個角落,並且直接到公安局、610、派出所,誰迫害法輪功就到誰家講真象。大街上、小巷裏、村莊裏,面對面講真象、給資料,寫下了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蹟。同樣了不起。

在麻城沒有負責人,也沒有聯繫人之說,全憑對大法的一顆心去做。哪個學員遭到了迫害,馬上遭迫害經過、參與迫害的邪惡之徒的姓名、住址及電話號碼,及時上網,送到資料點做成傳單、小冊子大量發放,有力的揭露並抑制了邪惡。資料點需要甚麼材料,大家立即組織匯攏過來。大家需要甚麼樣的真象資料,資料點想盡辦法儘快做出來。大家積極主動,整體協調、配合得非常好。到了2003年,大家紛紛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大小學法點遍布城鄉,麻城達到了一個相當好的環境。

隨著正法的推進,法對每個人的要求越來越高,然而麻城同修在成績面前卻驕傲自滿。有些同修認為自己做的不錯,自己了不起,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隨之而來,看不見別人的優點,只見別人的不足。表面上一團和氣,背地裏說三道四,製造事端,也使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漏洞不斷出現。有些同修不修口,把想像、推斷不實之事當作事實到處亂傳,使同修之間的矛盾、間隔越來越大。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一個人想不要緊,兩個人想也不要緊,那是個人修煉問題。大家都這樣想,在整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這是個甚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2004年以來,不斷出現同修被抓。到2004年7﹒20一下抄了十幾位同修的家,然而並沒有引起大家的警覺,及時補漏,問題還在繼續。到資料點遭受嚴重破壞,十幾位同修同時被抓,給正法、救度世人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然而有些同修並沒有真正清醒,還在向外求:誰做事沒有注意,誰是特務,推卸責任,繼續在同修中製造間隔。大法是一個整體,麻城遭到的破壞不僅僅是資料點,而是麻城整體的正法形勢,影響的是整個麻城及周邊地區對世人的救度。你不要以為你沒有被抓,你就沒有問題,這件事跟你無關。這件事對麻城的每一位同修來說都有推脫不掉的責任,每一位同修都要向內找。每個人都是整體中的一個粒子,每個粒子都走正了整體就能圓容不破,只有整體走正了那裏的環境才會好。

資料點是每個地區的核心,保證資料點的正常運轉是每個地區正法的正常進行的保證。這幾年來,麻城資料點一直走的很正,不管外面邪惡有多猖獗,資料點穩步發展,從未間斷。然而面對成績和讚揚,很多同修沒有更加精進,做得更好,反而驕傲自滿,對邪惡掉以輕心,起了歡喜心,認為自己了不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妒嫉心、幹事心、名利心隨之而起。發展下去最後在資料點內部「爭權奪勢」。從2004年以後,資料點的同修就矛盾不斷。以前同修之間產生矛盾都會向內找,都能進行及時溝通化解矛盾。後來,有了矛盾也不及時溝通,不向內找,反而只見他人不對。不是本著善意去理解、體諒其他同修在辦事中的難處,而是處處在挑別人的不足,做事不為他人考慮,表面上似乎做到忍,實際上矛盾、不滿積壓在心。當面不直接指出同修的問題,背後胡亂猜疑,亂說一氣,在同修中製造間隔,極不負責任。動輒說自己怎麼做得好,為大法付出多少,驕傲自滿。毫無根據猜疑同修、排擠同修,還說這是為法負責。時間一長,矛盾越來越大而且僵持不下,同修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致使一個圓容的整體四分五裂。

特別是當大家將矛盾都指向資料點的一位同修時,這位同修作為資料點主要成員之一,沒有找到根本執著,及時與大家溝通,當資料點四分五裂之時,不積極主動化解矛盾,使資料點成為一個整體,卻只顧委屈和不公,對資料點撒手不管。還誤認為,既然大家都對自己有矛盾,自己退出資料點,矛盾就會消失。基點完全沒有站在法上。看到問題沒指出來,看到漏洞不及時補上,完全忘記了自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此時站在了為私為己的基點上,沒有對自己負責,也沒有對同修負責,更沒有對資料點負責,不是在證實法而是在證實自己。資料點走正是資料點不破的保證,大家一條心,就能使資料點成為金剛不破的整體,保證這個地區的正法順利進行。

怎樣才是對同修好?怎樣才是對同修善?怎樣才是對法負責?師父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我們不講甚麼常人的團結,那是一種強求的表面形式,你們是修煉者,你們有更高的境界。」我們應該抱著洪大寬容之心包容別人的缺點,用真正的善心指出對方的執著。修去執著,在修煉路上共同勇猛精進,攜手同回天堂,才是真正對同修好。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要想一想:對大法有利嗎?對同修有利嗎?對整體有利嗎?你是在維護整體還是在破壞整體?資料點的每一個同修就像一個個粒子,粒子與粒子之間能相互包容,你為了我,我為了你,就能相互圓容,從而達到金剛不破的整體。

師父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說:「其實像這方面我已經講過多次了,修煉中學員是一個人群,各種沒去掉的思想都會反映出來,大家如果不想向內修,那麼就會形成一個很複雜的狀態,所以一個地區出現這些問題,那肯定這個地區學法有問題。」資料點的同修學法應該說沒有少花時間,但是沒有靜心學法,把學法當作任務來完成,學法浮於了形式。師父在《洪吟》中說:「做到是修」。

幾年來一直做得很好的資料點毀於一旦,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越到最後邪惡越瘋狂,大家切勿掉以輕心,正法之事不是常人的工作,大家一定要修正自己,走正自己,做任何事情都要放下自我,以大法為重,以整體為重。

正法不是哪個人或哪幾個人的事,人人有責。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說:「儘量的走好也很難做得到。你們在修煉中也就是不斷的摔著跟頭,爬起來再走。」麻城同修是一群了不起的同修,在挫折面前不屈不撓,望麻城有能力有條件的同修要趕快站出來、吸取教訓,擔起助師正法的重任,重建資料點,讓資料點遍地開花,走好最後的路。

以上為個人認識,提出的問題,希望能引起本地學員重視與思考。大家各自找到自己的問題,整體提高。讓邪惡迫害找不到藉口、徹底失去市場,我們才能如意的把路走正、走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