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怒已化刀劍懸 光陰莫作等閒度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2日】正法洪勢的推進所帶來的天象,體現在人類社會中是以退黨為主要內容的急劇變化。目前,每日上網退黨(團)人數已達到一萬六千之眾。但在我看來,尚有憂慮。

為甚麼呢?因為正確看待這個數字遞增的前提條件,是當前整體退黨(團)的人數與當日退黨(團)人數的比值,是在增高呢?還是持平、或有所起落和降低呢?相對前一階段,仍然是十比一。也就是說:即使每個人都在不停救人,也只收到了百分之十的效果。冷靜想想,這個數據就算整個都是國內的,也並不樂觀。

如果很多人都是只圖自救,不願救人──不願把這個福音往下傳。那麼這個人數就顯示了其中的大法弟子所面臨的壓力之大、和付出的艱鉅!以及人的不可救要。許多人包括很多學員在內跟不上來,他們以為:會這麼快嗎?這句話裏當然有許多說得出和說不出的緣由在內。卻不知包括對常人在內來說,這裏的每一個緣由都是專門針對他們嚴密安排出來的。為甚麼對常人也這麼講呢?是因為舊勢力就想要淘汰他們看不上的人──有常人,也有煉功人。

由於舊勢力的刻意安排,許多人在歷史上沒走正,舊勢力對他們「法外施恩」,他們也習慣了這一套,導致了他們今天在自己造成的敗壞環境的假象中心存僥倖的封閉狀態。他們悟不到、去不掉和舊勢力的約定,先是影響學員提高,繼而影響到洪法、最後表現為阻礙正法進程──在造成大法不同程度的損失的同時,也定下了許多世人走向面臨淘汰、不能得度的危險局面。最讓他們想不到的是:在這種局面中的生命出於絕望,反過來也死死的咬住他們不放。

講到這兒順便提一下,師父為甚麼允許世人念「法輪大法好」就好病呢?我個人理解,針對當前那些打上獸記的人們而言,就是為了讓其相信,好在最後的生死關頭能夠闖過去、從而免於淘汰!如此的苦心救度,有人還是不行!

師父永遠是慈悲的,但又從來都是非常嚴肅的──而且有些話其實說得是很重的、非常重的!只是這些人一直如在夢中,真讓人覺得既可憐、又可悲。修煉為甚麼這麼難?是因為法對宇宙眾生的嚴肅要求。法的標準金剛不動,才能衡量一切不正,從而正法。也正因為如此,正法洪勢揮手即過,毫無通融。這些師父在講法中已經多次提到過了。只是很多人沒感受到其中的份量,過後也沒細想想和自己有甚麼關係。老是不以為然,要麼就是想當然。胡不胡鬧那是人的事,大法可從沒跟人開過玩笑,甚麼時候也沒用常人的標準看過事情。而且正法的基點根本就不在人中!

寫到這裏,我真不忍心再談下去──其實許多人原來的位置早都失去了,只是真象沒顯,他心裏不知道,還感覺自己不錯呢!等到真明白過來的時候,他何止是追悔莫及呀!那也沒辦法,今天該你做的你就不做,或者不理智的把事情做壞,結果最後都推在別人身上、都壓在別人身上了……。

再提兩點。一個是《聖經》裏講「神大怒的酒」,前些天筆者感到,這個「大怒的酒」已經從上到下貫穿下來,擺在另外空間中人的面前了。大致的講,那「純一不雜」的感覺是清正、沉穆的。具體很難描述,那個「怒」衝著誰來的?可能就包括那些不做該做的事的人!抹不掉獸記的不用說了,就算你抹掉了,也容易有大麻煩的──那麼多生命因為你而毀掉,你對待正法的態度全宇宙看得明明白白、都記得清清楚楚的,師父也無法為你善解!是你自己不爭氣啊。

第二個是,最近的天氣真出奇,寒流一個接著一個。其實大家都知道,是在向後推。但是其中有差異。我個人的看法:開始時應該是上面的原因多一些;而現在則和退黨的人數關係很大,一半以上的原因是人類通過自己的行動求來的。也就是說,是人自身的正念、善念造成了時間的延續──但也是很有限的。不是講「稍縱即逝」嗎?由於人類自身既定因素的干擾,這個時間的截止可能是非常突然的。其實單就氣候本身的忽冷忽熱、劇烈起伏來講,就已經是相當凶險莫測的了。

最後一句:光陰莫作等閒度,佛恩莫作等閒看。有些人是得立即好好想一想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