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師父對法正信堅定才能走出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8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弟子,99年7.20以後不久開始了證實法,講真象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回想這五年來,自己做得很不夠,只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做了點該做的事,跌跌撞撞的總算走過來了。在這當中也錘煉著那顆對大法對師父正悟正信的心。下面談點感悟,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大法是造就一切的根本,而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才是大法修煉的根本。從舊宇宙進入新宇宙,拋棄那個執著滿身的舊我,在大法修煉中成就一個新生命,說來容易,做起來也不難,只要我們正念堅定,因為師父已經給了我們能成神的一切。其實就看我們能不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能否堅定的按師父的要求做。

當然了,修煉是嚴肅的,說不難是要用正念去克服那顆人心。師父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轉法輪》)。更何況大法弟子的一切事務,一思一念舊勢力都做了詳細的安排,稍微不注意,黑手爛鬼就會鑽空子迫害。所以必須做到時時事事都把自己的一思一念溶入大法中。

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那些舊觀念、舊思想並不是說說就能去掉的,必須在不斷的修煉實踐中一點一點的去掉。這裏說說自己在講真象中遇到的兩件事。一天到某村去發真象資料,當發完最後一份時,生出了歡喜心。心想:可發完了,不怕惡人看見了。剛想完,一人出來了,我的怕心一下子上來了,騎上車子就逃。那人在後邊就喊上了:「抓法輪功嘍。」幸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那人乾吼了一陣子,也沒人出來。事後向內找,找到了執著所在:把發資料當成了任務,沒有為救度眾生著想。假如當時趁機給那人講真象,也許他會得救。好壞出自一念。再加上怕心、歡喜心等,這都是人心的自然流露。是正念不足,做不到時時事事在法上。經過這次考驗,下一次就好多了。數日後又到其他村發資料,手拿資料邊發正念清理環境,發給有緣人,邊向胡同裏走,突然一老人開門出來了。當時我沒害怕,而是微笑著朝他走去,不料那人主動向前說:「給我一份,我看你是煉法輪功的吧?」我那一笑也是自然流露,那是去掉了怕心的自然流露,心性必然的昇華。經歷了這兩件事後,對正法修煉有了新的領悟。

正念的前提是正信。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才是大法修煉的根本。如果對師父講的法存有疑慮,那就談不上照師父說的去做,無論平時怎麼說,關鍵時刻往往無正念可言。這裏還以修煉中遇到的事說明──修大法前,我有腰痛病,現在早好了。但在2004年春,突然又痛,而且特別厲害,躺在床上不能動,連上廁所都得用人扶。我當時也意識到是舊勢力黑手在迫害,但是在心底深處老有一個「舊病又犯了」的陰影不散,所以發正念否定舊勢力迫害的底氣不足,正念不強。對師父的法理存有疑問,所以造成了幾天躺在床上下不來。直至一天,同修叫我去拿資料,思想中立即意識到:絕對不能再叫舊勢力迫害了,我得去發真象資料,講真象,不能被舊勢力干擾。這一念一出,從床上一躍而起。當時在旁邊坐著的女兒驚喜的說:「這回起得好。」我說我得出去。因她心裏明白煉功人的神奇事多,也沒阻止我。我收拾了一下,推出自行車騎上就走,全然沒有了腰痛這回事。一個多小時以後,發完資料回來了,腰也不痛了,這件事本身就是對我家人一次很好的講真象。因為他們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威。

信師信法,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只有百分之百的堅信,才能有強大的正念,才能走好正法修煉的路。這就是我的一點真實的感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