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4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使用「五聯保」搞株連的形式「包夾」法輪功學員。所謂「五聯保」就是4名刑事犯人「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在集訓監區是2名刑事犯看管一名法輪功學員。獄警要求刑事犯人寸步不離法輪功學員,包括上廁所,不讓說話,不讓煉功,不讓閉眼睛等等,一經發現脫離「包夾」,包括上廁所就扣刑事犯的分。如有法輪功學員不理睬無理要求,惡警就會以此為藉口,而扣刑事犯的分,以挑起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拿法輪功學員出氣,以增加對法輪功學員的壓力。例如2004年12月的一天早晨,四中隊惡警副隊長陶淑萍看見法輪功學員閻淑芬在床上打坐,就將各組犯人組長及值班人員全部叫到辦公室,一頓訓斥後說要扣「五聯保」的分。其實當時「五聯保」還在睡覺,真是沒處講理。也有頭腦清醒的刑事犯背後無奈的說,「我們是來改造的,不是替政府來看法輪功的,人家就是為這進來的,她們非要煉我們又能怎麼辦,人家也不干擾別人,跟我們有甚麼關係,為啥扣我們的分?」

在鎮壓前的和平時期,女監獄警曾帶領監獄的犯人自願學習法輪功。鎮壓開始後,其中有10人受盡各種酷刑、歷經險阻的堅持了下來,她們分別是:鄭桂芹、謝亞芹、張豔芳、高秀珍、高國波、趙鳳霞、胡桂豔、馮海波、馮淑榮、唐亞君。對於這些法輪功學員,無論她們幹多重的活,曾經得過多少分,惡警一律不給減刑。

有些犯人通過與法輪功學員的朝夕相處陸續得法,並敢於走出來證實大法。有人因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而被惡警關進小號,如2004年11月11日,獄警劉虹讓四中隊的宋亞雲保證以後不再接觸法輪功學員,宋亞雲說:「法輪功都是好人,也教我做好人,我要早能認識她們,就不會犯罪了,我甚麼要遠離她們……」第二天,惡警隊長陶淑萍再次要宋亞雲保證不再接觸法輪功學員,並說:「只要你說一句,我就不送你進小號。」宋亞雲沒答應,惡警陶淑萍就將她關入小號35天,給她戴上背扣刑具,並連踢帶打。宋被放出來當天,惡警陶淑萍又因劉玲玲學法輪功,將她關進小號直到元旦。

監區內部規定:刑事犯如有經文或幫助法輪功傳經文及捎話,要扣分或關小號。

由於了解真象的犯人越來越多,監獄只好把法輪功學員整天關在監舍,不許與犯人們一起出工了。將法輪功學員與刑事犯隔離後,四中隊惡警每天在車間對全體刑事犯宣讀誣蔑大法的資料,收工回來還讓討論,還逼犯人寫個人體會,惡警馬士懿就曾威脅:「你們要站穩政治立場,要有深刻的認識,否則後果你們自己知道。」大多數犯人深受其害。

有的法輪功學員拒絕參加所謂勞動改造。惡警曾因此將法輪功學員胡桂豔、馮海波、馮淑榮等人多次關小號。惡警大冬天將胡桂豔蹲扣在走廊鐵門一宿,站不起來坐不下。

在集訓隊、打包中隊、病號監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秘密洗腦「轉化」。在2004年,這些地方經常發生毆打大法弟子的嚴重事件。因各監區之間封鎖消息,有些法輪功學員被惡警背地裏關入小號,情況不明,或乾脆不知被弄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