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利用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9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目前仍然非常邪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每分鐘都在承受著來自各個方面的壓力與精神折磨。大法弟子大部份都在監舍,與刑事犯接觸較少,而且每個人都有五聯保,就是四個刑事犯包夾一個大法弟子。如大法弟子有甚麼舉動,就會被她們強行制止。如發正念不讓閉眼,煉功更談不上。獄警在後面操縱,刑事犯人在前面行惡。

每天獄警就利用這些刑事犯罵大法弟子(最近不讓打了),但是若大法弟子煉功或發正念,就強行往下按,搬腿給戴手銬,把手吊到雙人床上鋪的床欄上,一夜不允許上廁所,不讓睡覺。而且銬子的鑰匙在刑事犯人那兒。這些犯人是因為觸犯國家的有關法律來服刑的,她們卻被監獄利用來控制、打罵、銬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的大法弟子。

2005年1月21日晚,大法弟子徐建萍看經文,刑事犯上去搶,大法弟子不讓他們搶。值班惡警來了後,瘋狂毆打劉玲玲(原來是刑事犯後得法的大法弟子),從監舍門裏一直打到辦公室,邊打邊喊,還讓犯人給她找棒子。犯人看惡警面目扭曲,瘋狂的發洩,沒人敢找,怕出大事。可惡警到辦公室就找東西打劉玲玲,後來找到一個大紅塑料桶蓋,就用桶蓋劈頭蓋臉地砍下來。劉玲玲用胳膊擋住頭,胳膊被砍出幾個大青包,直到桶蓋被砍壞為止。

監獄法明文規定:幹警不准打罵、侮辱犯人,而惡警這種暴力惡行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她卻依然逍遙法外,仍然穿著警服,幹著有辱國徽的事情。一來領導檢查,勞教所就把法輪功學員藏起來,怕她們的惡行曝光。對外口口聲聲人性化管理,裏邊卻是獄警們的暴力與陰謀。刑事犯的一切邪惡行為都是幹警指使的,過後大法弟子找幹警們,她們卻假裝不知,這種做法是何等的卑鄙與無恥呀!

2004年3月4日至5日,雞西市大法弟子姜風榮為了證實大法,不承認自己是犯人,在點名時不蹲,犯人溫紅豔、劉雲香拽著往下按,同時後邊的犯人郭慶霞、辛蘇揪著頭髮踹大腿,致使姜風榮兩腳起空,重重的摔在地上,頭被跌得起了雞蛋大的包,頭著地時聲音非常響。姜風榮當場昏迷,被犯人拖抬到屋裏。當班幹警劉虹沒對姜風榮做任何檢查,沒對犯人郭、辛等做任何處理。第二天,由幹事李笑宇領到獄裏衛生所檢查,查查血壓就不了了之了。後來在姜風榮沒好的情況下又逼其出工勞動。姜風榮摔倒後不長時間,經常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大隊長吳豔傑、陶書平對姜風榮的跌倒所造成的後果沒有任何反應,置之不理。目前已一年多了,姜風榮仍處在經常昏迷、噁心等狀態,說不能動就不能動了。耳朵還經常出血、流膿。

2004年12月中旬,五監區開所謂的揭批大會,獄警逼犯人寫反面材料,不寫就不給分(犯人有分才可以減刑)。有的犯人不寫就一遍遍的找,一遍遍的逼迫。為此,大法弟子脫去囚服、煉功抵制邪惡毒害眾生,可遭到惡警的嚴管與戒具迫害。在會上科長肖林還說刑事犯學法煉功就加刑。這又符合國家的哪一條法律法規?按「真、善、忍」做人沒有錯,當這些做人最基本的東西受到批判的時候,監獄還以甚麼來教育改造犯人呢?以假、惡、鬥嗎?那麼這樣的人對人民有甚麼好處呢?對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的當權者又有甚麼好處呢?

現在刑事犯只要學大法,惡警就不給分,不給減刑,有的人從99年「7.20」到今天一直沒有減刑。如果按照正常減刑,早該釋放回家了。請問應該這樣對待這些從心靈深處想徹底改好的好人嗎?

作為一個中國公民,竟然在自己的床上盤腿、閉眼都要招來上大掛和毒打,這還有人權嗎?連閉眼睛的權利都被剝奪了,這是甚麼樣的國家,甚麼樣的政策呀!連老百姓煉幾個祛病健身的動作以獲得身體健康都不允許,寧可眼睜睜的看你病死,都不允許你祛病健身,還有人性嗎?牛羊尚知跪乳,烏鴉尚知反哺,畜生都知善待同類,而中國不法警察的行為連畜生都不如,還談甚麼人民的公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