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迫害,不同的牢籠

——就退黨問題與同修切磋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2日】近日看到同修的文章,說出了一部份仍在機關工作的大陸同修面臨的問題,以及這位同修的看法。因為我在一事業單位工作,也是一個黨員,所以面臨著類似的問題。近來我也在想這個問題,今天說出來,和同修切磋。

一直覺得在仍然維持參加共產黨會議又交黨費的這種形式不很妥當,但如果立刻退出去,可能馬上面臨一系列問題,我也在想,如果是一個省委書記他今天想學功,是不是也不要當書記了?似乎也不妥當,是不是有些過激?但又想,這是不是給自己的執著找藉口?

近日看了師父的退團聲明,學了師父的新經文《向世間轉輪》,又看了一些同修的文章。自己現在對這件事情是這樣的悟法:

其實大陸大部份的曾經是黨、團員的大陸同修,因為種種原因,事實上已經不是了,所以面臨這一問題的,一般是走出來較晚的或是得法較晚的同修,當然不排除有的同修正念正行,減輕了迫害的。

我這樣理解,在海外發表聲明,表現的是你的一顆心:你在心裏真的退了黨了,沒有了對共產黨的這種執著。但在國內仍附和著這種參加黨、團等會議的形式,交著黨、團費,一直也沒有走出其黨給你的這種形式的束縛。參加會議時,你不講共產黨好,但有時還是要表些態吧?比如執行其黨的甚麼決議甚麼的,這就好比是在另一種形式的牢籠之中,沒有解脫出來。

這讓我想起了在獄中受難的同修,他們受到怎麼樣的迫害,也不放棄修煉,很堅定,但是很多獄中的同修參加著罪犯所從事的勞動,事實上也在無奈之中為迫害者創造了財富,這也是他們所不願意做的,但是壓力下他們也做了。因為你既不承認犯了罪,為甚麼要做監獄要求罪犯做的工作呢?是不是算妥協了呢?這是我的看法。

那獄中的同修要解除這種狀態,有兩個辦法,一是正念正行,不接受邪惡的任何要求,最終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一是等著所謂的非法抓捕的期滿走出來。所以個人認為在獄中接受了邪惡的勞動要求,是不是也是有些問題沒有悟到?或是有怕心造成的?這個心最終是不是還是要去,這個認識是不是還是要提高?當然,我們不想在那裏面提高,我們只承認師父為我們安排的。

再回到退黨這件事情上來,共產黨在人類這一層所表現的就只有這樣的一個形式了,那我們維持著這個形式,表現上是不是就在人類這一層認同著它呢?雖然我們有各種理由。如果入黨、團是正在進行中,這應該就不要再進行了。但如果曾經是黨員,是不是要維持原來這種狀態呢?而且,所有的有類似問題的同修,開會與交黨費時,都不是自願的,那你不認同它,卻幫了它─這個惡黨維持這種形式,甚至給它「贊助」,那「真、善、忍」體現在哪裏呢?如果有人是610的人,因為不是自願的迫害好人,就不會負責任嗎?這種情況是不是也是腳踩兩隻船呢?在過去,一個常人,在天象變化當中,都直言敢諫,都能退黨,我們是不是做得到呢?退了黨,會失去甚麼呢?我們怕失去甚麼呢?

換種方式,如果這個黨是一個其它的邪教組織,不是共產黨這個名字,我們在其中有個職位,有碗飯吃,那現在我們發表了聲明,是不是為了這碗飯,就繼續留在這個邪教組織內部參加活動,機械的幫它壯大隊伍,然後又做個好人呢?那我們難道是感覺共產黨這個名字好聽些,正式些才不離開它嗎?

再換個角度,一個圓滿了的覺者,會這樣做嗎?

這樣看來,我先前想的,和後來講的就矛盾了。但是,無論何時,我們都要以法為標準,不管你是誰,甚麼情況。當然,每種情況,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對待。如果你從法上認識,覺得這樣符合一個煉功人的標準,你就去做。

破除束縛都是艱難的,但是必須破除。

個人所見,不足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