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黨員身份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0日】前言:我從來不是共產黨員。近日交流時,一位同修對我啟發很大,在此把同修與我的觀點綜合整理出來,純屬個人看法,謹供參考。希望集思廣益、互相補充,共同提高在法理上的認識。

大陸民眾長期受共產黨愚民教化的影響,特別是經歷過對共產主義萬分嚮往的年代的人們,感情上更容易不想認清共產黨殘暴、邪惡的本質,被種種固有觀念所困,這將給他們正面了解法輪大法真象造成障礙,甚至可能由於對其黨的盲從和愚忠而參與了對真、善、忍的迫害,助紂為虐猶不自知,給自己的生命和未來帶來巨大的危險。

從轉載大紀元網社論《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始,明慧網刊登了多篇學員文章,如11月30日的《更加純淨自身,清除共產黨幽魂的一切微觀因素》等。真是如師父《讀學員文章》詩中所言:「利筆著華章 詞勁句蘊強 科學滿身洞 惡黨衣扒光」,這些一針見血的文章極大的幫助了人們破除頭腦中被共產黨一貫的謊言所矇蔽、毒害的因素,其中包括相當部份的大法弟子。

許多大法弟子是共產黨員,有些年長的大法弟子甚至參加過紅軍、為共產黨打下江山立過汗馬功勞,曾對其黨描繪的某主義藍圖有過那樣的崇拜,在其黨的欺騙伎倆下把老一輩革命者善良、堅強的傳統天性當成了「共產黨員的黨性」,因此難免殘存對黨的感情,而且,某些慣性思維已經變成了意識不到的自然和觀念。

在99年迫害之初,有些大法弟子很強調自己是黨員、甚至是優秀黨員的身份。我知道,同修的出發點是想從這個角度證實大法,讓邪惡誣蔑大法「反黨反社會」的謠言不攻自破,讓世人知道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好人、都很出色,同時避免世人誤解我們「搞政治、和黨爭奪群眾」等 ……

但親歷數年的血雨腥風,我們都應該對這個問題的本質看得更清楚了:連老百姓都越來越明白所謂的「共產黨員」或「優秀共產黨員」並不能等同「好人、出色的人」,這種裝潢出來的虛偽標籤根本不是衡量人的標準,這個角度也決不配用來證實大法。

從修煉人的道理來講,共產黨是舊勢力為在今日迫害大法故意製造出來的邪惡幽靈。每個事物能在宇宙間存在,都需要維持它的因素,對共產黨及其主義而言,這種所謂的信仰也是需要「信眾」的,每一分「信」都在加強它的生命。反映到人的這層空間,當東歐和亞洲各國人民都被其假理迷惑得熱血澎湃時,它的勢力空前強大、不可一世;當真正相信其黨和主義的人日漸絕跡時,邪惡是心驚膽戰的,即便明知剩下的人大都是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或者僅存表面形式,也要拼命拉攏住這些湊數的人,因為從另外空間看,這種虛假的黨員人數並不虛假,它實實在在的支撐著其黨苟延殘喘的老命,眾多的細胞組成了它龐大的身軀。

因此也就不難理解江澤民邪惡一夥為何如此懼怕真修向善的法輪功群眾了,非欲除之而後快。表面上是江氏妒恨法輪大法受到廣大民眾的衷心喜愛,其黨的「假、惡、暴」成了法輪功「真、善、忍」的大反襯,因此要效仿毛氏打倒一批人以樹立個人權威。但背後真正的原因之一就是,它確確實實對超過共產黨員人數的世人接受法輪大法而感到極度惶恐,儘管這些都最善良祥和的百姓。

法輪功是修煉,根本就不參與或反對人間的任何政治勢力,但通過法理和修煉,被無神論毒害多年的人們明白了神、佛是真實存在的,懂得了善惡有報,更加不願聽從其黨的玩弄和暴力煽動,不再加入其組織,這對它們真的是致命打擊。

四年前我曾聽到一位大陸常人聽眾在某中文電台熱線裏,憤怒的譴責馬三家勞教所把十八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罪惡,他表示「共產黨才是真正妖魔化中國的徹底的邪教組織!完全符合它誣蔑法輪功時的所有邪教特徵!」越來越多普通民眾都在清醒、覺悟。

每個頂著「共產黨員」帽子的人,都是這個真正的邪教組織的一粒子,儘管大部份是所謂名義上的,但都在或多或少的助長了它的氣燄和生命力,如果所有人都斷絕了與它的連繫,它就立刻瓦解、消亡了。這些黑乎乎的沙子裏摻有那麼多還保留著「黨員」頭銜的大法弟子,又算怎麼回事呢?那不是閃閃發光的真金該呆的地方。

從常人角度來講,共產黨本質特徵就是無神論,修煉人都是信仰神存在的,並不符合其黨的起碼要求,況且邪惡一直明確叫囂著:「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不准修煉法輪功」。當初由於種種原因加入了其黨,但現在早已不是無神論者,當共產黨和江氏互相利用來迫害大法的時候,相關的同修們是否應該鄭重的考慮自己「黨員」的身份呢?

曾向有黨員身份的同修提到這個問題,該堅修大法的同修說:「我就等著它(共產黨)開除了。」時至今日,我們是主動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再消極被動的承受迫害。用常人的話說,離開共產黨組織是信仰不同的自由;從高一層理上看,是與這個真正的邪教團伙徹底斷絕關係,不給它任何借力和喘息的空間。

當初我是共青團員,第一次被非法抓捕時,邪惡問我甚麼是團員,我還傻乎乎的按照從小學校灌輸的「共青團員是共產黨的助手和後備軍」回答了一遍;第二次被捕時,我對此問題已有了進一步的理解,當邪惡之徒又大聲呵斥我身為團員怎能煉功時,我說我不是團員,它簡直暴跳如雷,說我檔案裏寫著「團員」呢,我平靜的說:「當政府宣布黨員、團員不准煉法輪功的那一刻,我就退團了,我選擇法輪大法!」邪惡當場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囂張的氣燄立刻完全消失。

時至今日,看清了共產黨對大法的這場殘酷迫害及其邪惡本質,「我是共產黨員」這句話還能說出口嗎?還能承認這個骯髒頭銜的存在嗎?

我不是黨員,但深深理解如果真的主動退黨,同修的壓力一定不小。我只是從法理上談談個人看法,認為主動否定自己的黨員身份和「等待開除」、「在心裏脫離其黨組織」是不一樣的。

頂著黨員頭銜,維持的不僅是表面形式,比如每月都要交納黨費。共產黨號稱有六、七千萬人,如果平均每人每月交十元黨費(據說黨費是按月工資的百分比固定交納,收入越高交得越多),那麼就是六、七億人民幣!不論是用作所謂的黨員活動經費,還是不明不白的流入「有關機構」,這些定期源源不斷的鉅款都是支撐這個邪教組織的血脈。

據說,六個月不交黨費就算自動退黨(對錢如此赤裸裸的索取),不知可否作為同修脫離其黨的途徑?當然抓緊時間用化名、筆名、簡稱等寫個退黨聲明發表,可能是更直接表達自己的決定和有案可查的方式。

在此僅僅表達個人觀點與同修們商榷,不足、不當處殷盼圓容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