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退黨退團與正法修煉關係的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8日】首先,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清楚自己不止是代表一個生命,絕大多數同修都是代表了龐大的宇宙天體。那麼我們的一思一念能否歸正,就成了這龐大宇宙天體中眾生去留的關鍵。某某黨作為一個反宇宙的邪靈,在未來是註定要被銷毀的。作為大法弟子,即使只是一部份思想還在承認某某黨這個邪靈,那麼該部份思想所代表的眾生,就是同化於某某黨的。暫且不論現在眾神在宇宙中清除一切該黨的因素,這其中是否包括大法弟子中那些同化於該黨的部份,就說法正人間時,仍存在於思想中的,認同這反宇宙邪靈的那部份你的眾生,去向該會如何?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因為它是反宇宙的,也就是說呢,宇宙中的正負兩種因素和它都是對立的。這個宇宙實際上就是正負兩種生命因素構成的,也就是說宇宙都反對它,所以呢,宇宙中的佛道神魔全都想要除去它,那麼它就隨時都面臨著被重重包圍鏟除的可能。」我理解,如果不是舊勢力執著於他們非要幹的這些事情,某某黨早就被宇宙中的眾神為保衛宇宙而清除了。那麼今天,無論從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也好,還是作為未來的神,應起到保衛宇宙的作用也好,我們都應該主動清除自己思想中被這個反宇宙邪靈同化了的部份。師父在《洪吟(二)》中講,「萬惡除盡萬眾生」。清除自己思想中被邪靈附體了的部份,這本身不就是在救度眾生嗎?

那麼如何去清除附體了的思想呢?我理解,除了我們平時注意歸正一思一念,主動同化大法外,退黨退團就成了一個很重要的方法。我們都已經很清楚,尤其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誓言絕不是隨便說說而已的。無論是從過去與師父簽約,從一部份同修與舊勢力簽約,還是從迫害下逼寫所謂「保證書」,我們都清醒的認識到了誓言在宇宙中的神聖。那麼,解除自己過去和這個反宇宙邪靈所訂下的附體契約,就成了必要的。有授記,有神印,也有獸印。

我個人悟到,師父在退團聲明中講到了三種典型認識。一種是「當初加入是被動的,不是本意,不退也不要緊」;一種是「從來也沒拿那個當回事,因此不會起作用的,沒必要退」;一種是「超齡多少年了,早都自動退了,現在就不用退了」。據我觀察,這幾種認識在學員中大有人在。下面談一下我對這三種認識究竟錯在哪裏的粗淺理解。

深挖這三種認識,不能不說其背後沒有潛藏著一點怕心。先談第一種認識。被動也好,主動也好,我們且看一看今天的大法弟子,就是被別人代寫了所謂「保證書」,或在昏迷情況下被按了手印,同修們都去發表嚴正聲明,更何況只是一般的被動主動之別呢?被動也好,主動也好,那不都是自己做的嗎?被動不就是一種默認嗎?拿常人中的事作比喻,被動受賄不也是受賄,一樣要判刑的嗎?

再談第二種認識。還是拿常人中的事作比喻,好比已經簽過合同了,無論重視合同也好,不重視也好,看作廢紙也好,當你不履行合同的時候,對方還是有權起訴的。仔細思考下,我總覺得這種認識像是被舊勢力的因素麻痺了的,強加的。

對於第三種認識,我理解是最值得我們注意的。「已經超齡就自動退了」,這個是誰規定的呢?就是這個邪靈附體本身!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比如說,中共在中國有目地強化其那一套教育人那麼多年,很多人看到其黨不好也是在其黨教育出的文化中去說其黨不好,他並沒有真正的認識了它,不能夠在其灌輸的黨文化之外看清它。這就是變異的思想。」我理解,類似的思想與認識是最值得我們警醒和注意的。只有學好法,才能儘量避免這類認識。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認為自己和某某黨已經沒甚麼關係,不退也行,這種「自己沒事就好」的認識,不還只是對個人圓滿的認識嗎?為甚麼不想想,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主動推動天象變化,圓容師父要要的,更多的救度眾生呢?絕不是指責,但是這個時候我們救度眾生的慈悲心哪裏去了呢?當初冒著天膽下來時的大願哪裏去了呢?又究竟是怎麼回事?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告訴我們:「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為了對眾生負責,為了挽救更多的眾生,讓我們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吧!

以上均為個人理解,僅供參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