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的所有安排,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在未得法前,我經常頭痛、腰痛,雙腳關節炎,站不起來,又是婦科病,行動不方便,家貧沒錢醫治,心想活一天算一天。一位在醫院工作的親戚知道我的困難處境,幫我免費檢查,結果是子宮癌,他們怕我知道後承受不住,就叫別人給我說,沒錢就別醫了,過一天算一天吧!就在生死攸關之時,1998年8月我有幸喜得大法,慈悲偉大的恩師親自救我,點化我,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當時大法弟子去我們那裏洪法,我聽到後抱著去看熱鬧的想法,到那一看男女老少都有,在地上盤腿坐著,還掛著法輪功義務教功的旗,又放著音樂。我聽到那音樂聲,心裏有舒服的感覺,心裏由衷的升起高興,想學。回家後,覺得孩子小、負擔重,沒及時煉功,只是看《轉法輪》。經同修勸,九月份才去煉功點參加煉功,因那時我身體病多,體弱,站不了長時間。大法真神了,我才看一個星期的大法書,就能站立起來了。從此精神一天天好了,越來越覺得精神舒暢,身體輕鬆有力,逐漸能做些家務事。

丈夫親眼見到我得法後身體大變化,大法顯神威。他開始學法煉功,連三個孩子都煉,都說大法好,師父好。為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超常的科學,不是迷信,每次到外地去洪法我都去,用我親身受益的真實事實去向世人講,讓大法儘快傳給世人,讓更多有緣人趕快得以救度。

正在我們全家高興之時,99年7.20後,江××喊鎮壓,天天在電視上造謠,誹謗大法,矇蔽世人。在江氏流氓集團的慫恿下,因惡人舉報,公安一科在2000年3月底對我家進行搜查,非法把我抓去關了57天。因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抵制邪惡,絕食5天後被放出。同年9月底我被非法綁架關27天,在迫害下違心的說不煉了,愛人被逼交了500元罰款我才得以回家,邪惡還稱出去一年不煉可退錢。但2001年我愛人去理髮,在店裏被公安騙去,說他發真象資料,要判刑兩年勞教,就不退那500元錢了,送他去中八勞教所。此後,惡警時常來家干擾,使我家沒有安寧。

2003年5月19日我因出去發資料,被外家那邊的人舉報。我堅定正念,不停的講真象,為抵制邪惡迫害,我絕食九天,惡警叫醫生給我強行輸液,我不配合。心中默念「生無所求,死不惜留。」(《洪吟》)羅醫生假善的給我說,你幾天不吃不喝,身體弱,給你用的是好藥。我堅決不輸,她幾次都沒扎進去,最後針管破了把她劃出血了,真是現世現報。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2004年6月16日我愛人到期回家,18日早上公安兩惡警又來我家,騙我去講話,到那兒就不准回家了,兩惡警去給我愛人說要判我三年勞教,他聽後就去公安那裏要人,遭到惡人大罵。我就請師父加持,我說不准邪惡罵好人,他們果真住嘴了。惡警說非要我去勞教三年。我心想,你們說了不算,是我師父說的算,把心放下沒有過不去的關。到中八勞教所後,一量體溫,我高燒40多度,血壓180下不來,中八不收,因當時流行非典病,這樣闖了一大關;轉來後惡人不死心,要送看守所,也不收;又送去拘留所關5天,我也不配合又絕食5天,正念闖出。

經過一次次魔難,我更加理智,清醒,在法理中昇華,更堅定修煉的心,只有不斷歸正自己,才能正一切不正的,才體現出大法的神奇與威力。真是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

2004年8月初,一天早上來7、8個惡警要強行抓我和二位同修去判刑,說2003年判三年沒去,要補上。惡警不由分說,強行把我從家裏硬拖出來綁架去勞教所。當時我心中想,我的命是師父給的,為維護大法,否定舊勢力的所有安排,正念正行。

圍觀的群眾很多,我就對天上大喊師父救我,請師父助弟子一臂之力,堅決不能被邪惡帶走。連兩個6歲、10歲孩子都喊。不法人員又去抓我媽去坐牢,我媽是好人,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愛人提個盆,一邊敲、一邊喊:父老鄉親快來看,公安惡人無理迫害大法弟子,這時我又昏過去了,但心裏明白。我聽到鄰居老幼們說:你們把人拖成這樣,還不放過,若出大事,我們可要做證,是你們公安迫害死的。這樣邪惡公安才灰溜溜走了。大法又一次顯神威,抑制了邪惡,才免了我被三年勞教的迫害。

通過學師父的講法,我向內找,過去沒做好的,從現在起要抓緊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時間不等人,放下一切人心與執著,完成歷史賦予我們的偉大責任,抓緊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同時修好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