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那些躲在家裏所謂學法的人」談修煉的嚴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9日】2004年底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我按往常一樣起早給孩子做好早餐,叫他起床,卻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天旋地轉,似乎有一隻無形的手將我抓起,快速的轉,五臟六腑都跟著翻江倒海,支持不住,跌倒在地,並大口的嘔吐。孩子問:怎麼了?我說頭暈。孩子說:「發正念。」我也意識到了這是邪惡在迫害,雖然跌倒在地不停的嘔吐,思維清醒的正念鏟除邪惡爛鬼黑手的迫害干擾,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告邪惡爛鬼黑手: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要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們有師父看著,你們也不配來考驗我!你們也根本動不了我!

同時我查找到自己有漏的地方:自己找藉口不能堅持每天學法;講真象的過程中存在著不能突破人的觀念,有意無意的有證實自己之心存在,還隱藏著強烈的怕心,對不能接受真象的人,缺乏耐心,抑制了講真象的效果和效率;夜間整點發正念有時因貪睡而錯過了時間等。

就這樣,從早上約6點多到中午12點,我多次被抓起狂轉,折磨得臉色鐵青,全身無力,苦膽都要吐出來了,我也一直沒有停止發正念鏟除邪惡,每次被狂轉的間隔時間也由原來的約2分鐘到5分鐘、10分鐘、半個鐘頭,旋轉的力度也在逐漸減弱。

大約到中午12點的時候,我感到又要被抓起了,我在發正念的同時從心底喊出:「師父快救我!」隨即感到我被慢慢放下,心裏感到從未有的平靜和舒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加持下,約下午1點,我一切恢復正常。

就在上個星期一的早上,我家婆也經歷了和我一模一樣的被邪惡迫害,我們和她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爛鬼黑手的迫害,但她還是放不下,最後住到了醫院裏。我丈夫和家婆也修煉大法,但由於經歷了多次的政治運動,對××黨的一貫卑鄙做法了解和非常害怕,所以一直以來雖也在家學法煉功,但不出去講真象發資料,還一直反對我們做正法講真象的事,總是擔心我們再次被非法關押迫害,還為不講真象找理由,我們也很難說服他們。星期天的下午,我丈夫就把家婆接回來,我給她講了今早我的症狀和她那天的反應是一樣的,只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正念正行,就能戰勝解體邪惡,並給她講我上午與邪惡較量,在師父的加持下戰勝邪惡的經過,她也由此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由於得到了師父的及時慈悲點化加持,星期二家婆就出院回家了。

由此,我想到了師父在《也棒喝》中的告誡:「那些躲在家裏所謂學法的人,無論甚麼藉口,都是放不下的執著造成的。」「怎麼樣配得上當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裏所謂學法的人嗎?只是想從大法中獲取、不想為大法付出的人?特別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還在所謂的在家看書中向大法索取,這是甚麼人?你們自己來評判一下。」「師父看見危險已經向你們走來了。我是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包括這場迫害,但是我知道正法中被衝擊的舊的因素或早或晚、或它或它會這樣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