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棒喝》使我猛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3日】99年7.20迫害開始以後,我堅決不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但卻認可遵守國家法令不參加集體煉功。之後,雖堅信師父,抵制迫害刻苦修自己,卻擔心有假經文,不輕易相信新經文,看到在執著心帶動下的同修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更加懷疑新經文,懷疑明慧網。不知甚麼是正法弟子,只學7.20以前的法,只學法煉功而不發正念,對講真象認識不足,認為散發傳單、寫標語被抓是違反了國家法令。最後走到了反對明慧網、反對改字、反對新經文的地步。

師尊慈悲,為我這樣的人寫了《也棒喝》,讓我遇到了兩位素不相識的同修,與他們相比,我知道了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正在面臨危險,知道了自己的基點站錯了,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

取締法輪功是沒有法律依據的,鎮壓法輪功是違法的:因為取締、鎮壓之前沒有任何法令條文可依。我的「不參加集體煉功,認為是符合國家法令」是不成立的,是自欺欺人,是站到邪惡的基點上去了,實質是認可迫害。國家的憲法是保護信仰自由的。江氏集團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禁止集體煉功的所謂「法律」是違反憲法的,是邪惡之法,我們怎麼能遵守呢?

冷靜的思考:我們只是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做好人;同修們的被抓只不過是堅持煉法輪功,或說了法輪大法好。堅持煉法輪功,說句法輪大法好,究竟錯在那裏?就遭此酷刑,遭此迫害?摧殘同修的法律依據是甚麼?沒有甚麼法律依據,只不過是獨裁者的罪惡「旨意」,那就可以隨意強加任何莫須有的罪名。在殘酷的迫害面前,難道我們就該一聲不吭?就該一味被動的忍受?

我們大法弟子除了師父在管,同時師尊還告訴我們:「舊勢力也系統的安排了它們的因素,從而具體來安排它們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個學員又都有具體的舊勢力的安排與舊勢力那些生命管。」(《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學員正念一不足,邪念就鑽你的空子,就要操控你。你一想不讓煉是國家的法令;它就說:「對呀,可不能再煉啦!你看那麼多人都被抓進去啦!造成多壞的影響。可別惹事。實在放不下,要煉就在家偷偷的煉唄,非到外邊去講啥呢?」可是,如果全世界的同修都認可了迫害,它能讓你在家偷偷的煉麼?那就加重了黑色恐怖。但是你正念一出,它們就魂飛天外,但卻仍然糾纏不肯離去,伺機下手;凡此種種,不勝枚舉,許多大法學員都深有體會。由此可見頂著邪惡走出來的同修是多麼偉大。

迷中的同修,猛醒吧!勇敢的直面現實,堅定正念,增加正念。只有堅定正念,才能否定舊勢力,只有解體黑手才能增強正念。師尊句句都是真言,引領我們一步一個腳印的穩定向前,如再遲疑,舊勢力安排的管你的那些生命(黑手)可又把你領入地獄。師尊已經告誡:「師父看見危險已經向你們走來了。」(《也棒喝》)

回想幾年來不發正念,反感同修的走出去講真象,而且還自以為自己是對的,不斷的從《轉法輪》中為自己尋找藉口。連師父都不承認了,還自稱是大法弟子,真是可悲啊。我後悔我醒悟的太晚,真後悔啊!失去了好幾年寶貴的時間,說了許多懷疑明慧、懷疑師尊及新經文的話,真是罪過。痛定思痛心更痛,我的自以為得意的認可不參加集體煉功不在室外煉功的所謂的「保證書」,實際上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我要謹遵師囑,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幾年來造成的損失。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同時希望由於各種障礙而沒做好的同修,以我為鏡,堅信師尊、堅信明慧、看看真象光碟,抓緊時間學習新經文。當你洗淨雙手,姿勢端正,頭腦清晰,懷著對師尊無比敬仰的心情去讀新經文的時候,你會看到許多真機,反覆通讀你的懷疑、你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