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師父帶我們走的是正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1日】

各位同修:

你們好!我今天向你們講述一下我是如何從邪悟的路上走回大法中來的。我曾是一個大法修煉者,相信師父和大法,並決心按師父安排的路走到底,可由於執著心太多,被二次勞教,二次邪悟,還認為自己做得對,是自己悟到的法理,還死心塌地的幫助邪惡幹了許多助紂為虐的事。

第二次勞教回家後,心身幾乎處於癱瘓狀態,甚麼也幹不了,家務都無法做,一動就喘,不能思考問題,一想問題頭就疼得厲害。一點耐心也沒有,一點小事也容不下,功友們為了我三番五次來我家,我卻有些反感,只想清靜的呆著。
 
有一天,一位功友剛離開我家,半夜裏,我突然醒來,只覺得心慌,我儘量平靜自己,可越來越厲害,竟控制不住只想哭,好像要窒息了一樣,我意識中知道不太正常,卻搞不懂是甚麼原因。由於家裏人也都煉功,我叫來他們,他們一看我這個樣子,就開始發正念,我已無法坐起,他們把我扶起來,只覺得有人在心裏亂抓,忽然我想起最近我總提起附近一個借人體看病自稱「修煉人」的人,而且每每提起時就覺得嗓子發緊,呼吸困難,因為我沒把它當回事,批評它在幹壞事,這時我看到了一副猙獰的面孔,抓住了我的元神試圖把我殺死,我顯得那麼無能為力,好像馬上就要窒息,我開始求救師父,求師父救我!

過了一段時間,我慢慢緩了過來。心不再疼了,呼吸也平穩下來,整個過程經歷了半小時,第二次,我躺了一整天,身體如棒子打了一樣的疼。我的心被震動了,我不得不承認:我已經選錯了路,我沒有任何能力,如果不是師父相救,我一定沒命了。我真覺得元氣大傷,在事實面前,我還是覺得不想面對這個現實。

事隔兩天,一位功友來我家,給我帶來了《洪吟》(一)和(二),我開始看,剛到一多半,只覺得累得不行,我就躺下休息一會兒,誰知越來越難受,呼吸又開始急促起來,功友見勢扶我坐起,讓我發正念,他也發正念,只覺得每個細胞都被抑制住了,這時我眼前出現了兩個人,是在勞教所時最「關心」我的管教。她們說:「你不佩再看大法書!你應該被銷毀!」說著就要出手,這時一隻巨大的手擋在了我的前面,我感到慈悲的師父的聲音對她們說:「她是簽約來的,就憑這一點,誰也不許動!」我的淚水奪眶而出,緊接著我又看到那兩個人平日對我笑盈盈的面容,再往縱深看下去,卻變成了兩張猙獰的面孔,惡狠狠的看著我,再往縱深看下去,我明顯的感受到了她們那顆強烈的妒忌心。我內心無限的酸楚,忍不住放聲大哭,我覺得對不起師父和大法,被邪惡的偽善與欺騙所帶動,卻還死心塌地的幹了那麼多助紂為虐的事,如今是師父告訴了我,讓我看到它們的真實面目──偽善、妒忌,欺騙、邪惡。我才想起她們平時常說:「成佛也得是我們這樣的。」並且常常把大法弟子貶低得一文不值。沒想到那是它們妒忌的本性的流露!事後,那位功友告訴我,發正念時,他都覺得頭皮發麻。

邪悟的、背叛大法的人啊,快快醒來吧!是這真實的一切敲醒了我麻木的心靈。

現在我切實的感到:正法是絕對嚴肅的,只有師父才能帶領我們走這條路,而邪惡的舊勢力卻把我們往邪路上引,目地是銷毀我們,因為它們的妒忌,用偽善與欺騙混亂我們的思想。正法不是人的表面所謂道理和推理或人的甚麼想法可以決定的,那是嚴肅的宇宙更新與重組!人的想法甚麼也不是,法的標準是金剛不動的呀!否則又怎麼能稱為法呢?快點回到大法中吧,溶入正法中來,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他們是破壞正法、迫害眾生的邪惡。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光明的正法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