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世間行 走過坎坷溶法中

——在建家庭資料點中的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6日】

一、走過坎坷

一次大家出去講真象,我因怕心沒有同去,同修被非法勞教,我自此不敢接觸同修,最終因經濟上、家庭方面的魔難放棄了修煉,迷失了本性,經常想起以前修大法時那種真實的幸福感,雖貧苦卻不在意。在塵世中我沉淪著,一步一步的不能自拔,在苦難中差點自殺,就這樣兩年過去了。

有一天同修找到我,給我看真象傳單、看師父經文,記得第一次在同修的帶領下學發正念,搬上雙腿雙盤的那一瞬間,我在心中默念:為了身體微觀中的生命,那些眾生,自己必須放棄人間的執著,必須得修!我的眼淚滾滾而流,兩年多我又一次體會到了能量貫通全身的殊勝。

同修的一次次召喚,我時而清醒,有時被邪惡演化出的工作繁忙壓得精疲力盡,有時在家庭矛盾中無處安身,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師尊仍然慈悲呵護著我,同修仍舊耐心、持之以恆的讓我去取明慧、經文等。有時心不正,還煩同修,但礙於情面,知道同修是好心,不動聲色的取看明慧。

終於有一天,我不再帶著怕心看明慧,而是真正的把他當作福音,帶著大法的純正的能量,這時再看同修,我真誠的說了一句:「你為我付出太多了!謝謝師父慈悲苦度,謝謝大法中修出的大法徒,為了挽回我,你浪費了太多時間與精力,我心性不好的時候,不靜心學法,卻上你這兒來嘮嘮叨叨……」同修站在那裏,仍舊安靜的笑著。

二、 溶於法中,走正自己的路

從那天起,我開始思索自己該走甚麼樣的路?如何更好的利用自己在常人中所學,以及自身的特點,在當地證實大法中發揮作用。

幾次同修找到我讓我解決經文的印刷問題,我懂一點技術,但不是能很好的滿足救度眾生的需求。曾有幾次,我怯生生的問同修:「你看我做資料,夠那個標準嗎?」同修笑著,讓我放下這個自卑的心。有一天,同修說你建一個資料點吧,我沒有反對,在思索。

資金自己沒有,機器自己沒有,怎麼辦?讓大家拿錢,是增加大家的壓力,我有一點後悔把所有的積蓄都給別的同修拿去做真象,而沒留下一點錢買電腦。正在犯難。一天早晨剛起床,外地親人打電話說:你幾年前留我這兒的電腦太舊了,我們打算買個好的筆記本,這電腦你要不要?「要,要,哪天我有空去搬?」我一邊接電話一邊感歎。我取回了原先陪伴我一年的電腦,在以後的上網中,我經常看著他,在心中與他默默溝通,有時也讀法給他聽。

上網點建立前,同修先少量給我些文章打,主要是揭露當地迫害的文章。在整理過程中,彷彿我聽到、看到、走到了這些同修的經歷中,自己的心性會是甚麼樣的表現,很快的找到了差距,這是我與同修交流的過程。我感謝師父的安排,兩年來沒有和任何同修接觸,但我知道我的心真的想加倍彌補,師尊甚麼都沒讓我落下,主佛以世人無法想像的法力安排玄妙的機緣,師父給所有的弟子以機會。

安裝上網後,我看到了《九評共產黨》,讀完這篇文章後,我又一次認清自己怕心形成的原因,進一步認清了舊勢力的邪惡本質,怕心也去掉了一些。後來自然而然,我負責發三退名單,再後來,有同修提到,我們沒有當地的真象資料,聽到同修的這句話,我在心中意識到是自己的責任。自己走出來的太晚,因為自己沒有堅定的實修,當地眾生失去了不少被救度的機緣,其實我早就應該承擔這份責任啊!

在同修的指點下、幫助下,在整體的配合中,一期期真象資料跌跌撞撞的編出來,經明慧同修的修正,面貌一新、純正樸實、多角度的出現了,每期發表後的真象,我都與發表前對比,琢磨同修修改的意圖,從中我看到了大法弟子為法負責的責任,對比中也找到了自己的人心:完成任務,不太用心,湊足版面,基本真象不夠,急心,不認真校對,沒能考慮到他人,私心大(藉口是時間緊)。有時帶有強烈的個人觀念,選材從個人喜好出發,沒能從眾生的接受能力、多層次人群的需要出發。

很多時候,在比學比修中,我熱淚漣漣,同樣是大法弟子,同樣尊稱一位師父,我看到了精進的大法粒子的純正。每一次上網都是純淨自己,匯入正法洪流的親身實踐。小小方寸,不但盡顯真象百態,也看到每一段文字後大法弟子的信息。我無數次的感謝師尊給我這千萬年難遇的機緣。

在編輯真象過程中,由於自己學法狀態不好,又急於做事,一期真象的編出偏離了事實,在同修間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當我知道反饋後,心中湧起了恐懼,在救度眾生中,自己的疏忽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自己還能做下去嗎?剛一懷疑,馬上正念湧起,當地並沒有其他人願意而且有方便條件做這一事,是我的責任不能推開,該我承擔的必須承擔,以後注意整體配合,學好法,不被舊勢力鑽空子。幾天後,又一同修在人數很多的場合批評編者(他並不知道是我編的),我默不作聲,低下頭,心中說:我已經知道錯了,以後絕不會再有。

一段時間,外地同修無意中談到,你們當地真象編得挺用心。我很敬重那些在正法中正念正行的同修,別人誇我,我不太動心,他們誇我,那份量就不一樣了,是師父以此來表揚我吧,心中浮想聯翩……。發正念前5分鐘結印的手沒動,心念動得厲害,突然間猛咳起來,抑制不住,來勢洶洶,大有被壓垮之勢,我意識到邪惡開始迫害我,自己有漏在哪呢?呀,剛剛想的不都是執著嗎?一是歡喜心起,二是有潛在的把同修看得超過法了,學人不學法。找到執著,趕快放,滅盡邪惡,不允許你存留。馬上不到一分鐘,嗓子不癢了,發正念不再受影響。後來一想,甚麼人心都得放,每個大法弟子都肩負著救度眾生那麼大的責任,怎麼能有一絲疏忽?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多少眾生失去一次被救度的機緣?

在這當中,也有同修間沒修去的人心帶來的干擾。有同修看我編真象說:「哪有時間打印啊,現在都忙甚麼甚麼,你編了也沒時間打印。」我沒理會他,我只知道,一期真象的編出,即便一張也沒能及時印出,但它發表在明慧網,對邪惡是一次曝光,在弟子留給未來的路上,我們不會留下一個空檔,而且人世間平凡的每一個舉動,在另外空間的殊勝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肯定在弟子證實法中會有意義。更何況是我個人走自己路的過程。

幾天後,同修交流,得知我們地區還有其它的資料點鮮為人知的穩定運行,我更加確信自己那一刻的堅持,慶幸自己的堅持會給當地同修之間相互鼓舞與激勵,更沒有誤了救度眾生。

三、去除怕心 堅持集體學法

集體學法中,我遇到一個同修上網的電腦出現了故障,經過多人調試,根本不是常人技術上的問題,電腦拿到別人那兒就好使,到他家就不好使,我和他交流,找修煉中的不足,並且把他帶到了我們的學法小組,僅憑對介紹我倆相識的同修的信任,我們一起學法交流。

一天早晨我接到同修打來的電話,說他昨夜我們分手後被惡警劫持,我非常驚訝。因在出事前一天,他問過我手機號(我並不太情願的給了他),並且沒有加密的記在一張紙上,夾在《轉法輪》裏,這張紙成了我心中的隱患。

最初自己還能堅定正念,認為自己不可能被惡人迫害,因為心性沒有大漏洞(其實也是變相的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再說修煉中哪有大漏洞,小漏洞,有漏就是應該修正)。同修之間不熟悉,那本書有沒有被惡人搜去?我的怕心起來了,手機關掉了,大法書和真象資料藏了起來,夜裏睡不著,想著大法書上有師父的法身,真象資料背後有神的因素,自己躺在正屋睡覺,可卻把他們都放到了黑暗的倉房,不是出於保護自己的一顆私心嗎?真的出於避免資料不受損失,可以放在同事那裏嘛。猶豫中我搬進搬出那個袋子,家人坐在那裏,一聲不吱,奇怪的睜大眼睛看著我,一句不問。我自己感覺到自己的可笑,修煉人的正念哪裏去了呢?乾脆不搬了。學法,發正念。(邪惡對我的情況還不太掌握)

怕心沒有去乾淨,不好的物質形成了,我開始腹瀉,最初自己沒在意,後來意識到是迫害,想掙扎著找同修幫助發正念清除,但發覺自己已經離不開馬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自己應該有正念,何況還有師父的法身在我身邊。我坐下來,請師父加持大法弟子。幾分鐘過後,電話響了,同修打來電話(定好的這一天開法會),同修問我能不能出去,我毫不猶豫的說「能」,電話還沒來得及放下,腹瀉的狀態又來了,我快速換下內衣,堅決的否定這種迫害,走出了家門。在交流中,我只有一點點的不適,但腹瀉的狀態馬上消失了。幾個小時後,我回到家,發現自己還是出門前的狀態,我意識到自己的怕心在空間場內形成了不好的物質,必須去掉這個怕心。

學法中,不知甚麼時候,我恢復了正常。這次的經歷給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每當怕心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我認清它不是我本性的自己,是邪惡強加給我的,也想到這次神奇。

四、 去除色心干擾 不斷純淨自己

因自己修煉中色心長期不去,在思想中也沒有重視,所以經歷了一個深刻的教訓。

一次因疑心自己的電腦是否受邪惡注意,邪惡演化出假象:電腦有病毒(實際是還原精靈修改了引導扇區),所以停止了上動態網,但國內網站能上,因工作習慣,我上國內網站看了看,因有色心,所以點擊了許多不好的信息,在這期間,感覺頭發暈,渾身無力,特別難受,所以停止了瀏覽,關掉了電腦。

但自己並沒有重視去掉色心,下一次開機,電腦徹底不能用了。我心裏特別難受。想起了師父的法「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在與同修的交流中,同修也談了在這方面的體會與法中的要求,我開始重視起來,不能因為自己這顆骯髒的人心,耽誤了那麼多生命的被救度,這和「殺生」的罪又差多少呢?我加緊學法,心中放下了對資料點的執著,即使自己不夠那樣的標準,也照樣得做好師父告訴的三件事,我向內找,找到了一大堆人心,自己看到也嚇了一跳,一天我坐在那裏發正念,感覺自己的正念很強大,而且在思想中向師尊呼喚:師尊,請給弟子一次機會吧,以後決不會再犯這麼大的錯誤。正念剛發完,家人打電話來說,電腦沒修好吧,我帶個師傅給你看看。不到半個小時,電腦問題(常人技術)那塊解決了。

這一次大的教訓,在和其他做資料的同修交流中,我也提起過,色心必須得去。

五、愛護證實法中的法器

常用設備的來之不易,我深刻懂得,所以經常愛惜的體會電腦與打印機的狀態,一次打印機正在打印,我心中湧起一念,這時候誰敲門,我一定不開。平時給他們開樓門方便一下也就算了,這會兒(打印)不開。打印機莫名其妙的停止了打印。我回頭查看電腦,沒有任何異常跡象,顯示都正常。我望著電腦問了一句:你為甚麼停了呢?你想做甚麼?正當我遲疑著不知怎麼做時,有人敲響了樓門,我想反正沒打印成,方便一下別人吧。打開門一看,外邊站著的竟是同修,打印機的前一個主人。我笑了,和同修進了屋,我又開始打印,一切正常!我和同修笑著說:他認得你,他知道你來了,怕我不給你開門,竟然靈性的停止了打印。同修也笑了。(因是家庭小資料點,做法和大資料點肯定有不同,請同修理智看待)

一次開機後,我看自己的鼠標非常大,握起來手很累,不如旁邊的機子的光電鼠標小巧好握,我一邊編輯一邊想:到底是一分錢一分貨,圖省錢,自己買的這個鼠標握起來挺費事,如果哪天不好使了,我就換一個。剛想到這兒,鼠標指針不能動了。我愣在那兒,怎麼突然就不好使了呢?出現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甚麼原因呢?這時候才意識到心中的那個嫌棄鼠標的想法。我笑著和同修說起,同修讓我趕快向他道歉,我意識到自己念不正,不好意思的向鼠標道歉:「我錯了,不應該嫌棄你,我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我改。但你要在正法中發揮作用,不要受到干擾。」再移動鼠標,它開始好使了。我一邊編輯一邊在心中謝謝他,謝謝他這一次的提醒。以後每次我再看到鼠標,都會想起這一次不能守住一思一念的修煉故事。

寫這篇修煉體會,是為了鼓勵那些對「資料點遍地開花」的要求存有顧慮的同修,其實只要自己有那顆真心,師父的法身會給安排許多修煉提高的機會,自身的修煉與救度眾生是溶在一起的。做資料點不是我們修煉的最終目地,在證實大法中發揮各自不同的特點,那是法所賦予的,最大的滿足當地眾生急待救度的需要,在整體的圓容中達到整體昇華。

為了救度眾生,為了不給其他同修增添更大的壓力,不要等,不要靠,主動的參與,儘早的「遍地開花」,希望我的修煉心得能給同修一點借鑑。

層次限定,也有許多人心,請同修以法為師,並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