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修去人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日】我家三口人,我和父親修煉,母親雖還沒學法,但時常講大法真象,默念法輪大法好,幾次得福報。同修建議我家成立家庭資料點,而且同修負責提供所需設備和技術指導。這正是我所期盼的,父親也欣然同意了。當時母親不在,我們便把此事定在我家了。

後來幾天我也有意向母親隱瞞著,心想等設備運來再說,即使母親到時有異議,也得少數服從多數。我這種不正的思想和強制手段導致運設備的那天,母親極力反對把資料點建在我家。我也當仁不讓,和母親對立起來。

晚上,負責此事的同修應約而來。母親由於怕,一臉的憂鬱,一見到同修就趕緊表達反對把資料點建在我家,父親也由支持退到「再等一等」。同修和善的例舉週刊上正念顯神威的實例,家人還是有顧慮、怕心重,同修小聲示意我再等等,不行就建在她家,這樣我還可以協同她負責運轉。同修呆了一會便告辭了。同修走後,我的言行更是激化與家人的分歧,背離了「真善忍」宇宙特性。

第二天,其他同修聽說後,嚴肅指出,我們在徵得家人同意建立家庭資料點的方式上不對,場不正,家人才會被怕心操縱得一反常態,尤其我太急於求成,促成此事的基點不對。

經同修的善意指出,我找到根源,靜心學法,歸正自己。每天和同修給家人發正念,清除干擾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幾天下來,父母心悅誠服的答應把資料點建在我家。我和同修都很高興。母親見我們高興的樣子,故意板著臉說:「不答應你們行嗎?扛不住你倆天天給我們發正念。」我和同修會意的笑了,我們再次驗證了正念的神威。更離不開師父給予我們的加持,很快由當地同修幫助把設備運來了。

正盤算裝寬帶,何時請懂技術的同修教操作程序呢,父親整天忙於常人中的事不可開交,我的兩個(出嫁的)妹妹,一個要過生日、一個要開業,一家人聚在一起十幾口人,住處成問題,主要考慮對家庭資料點保密不利,其主要原因還是怕心在作怪。母親把讓同修過幾天來的決定告訴協調的同修,同修不假思索的答應了。幾天等下來,要開業的推後了,我和同修方才悟到,是我們沒把法和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被鑽了空子。父親認識到也建議由我給裝寬帶人員打電話,出乎意外的是我被告知所在地超出信號範圍,不能裝寬帶。我和同修決定,明天一定用我們的正念和智慧,讓安裝人員把寬帶程序裝上就行,堅信師父會幫我們一定能達到正常運轉。

第二天,我和同修怕交上六百元寬帶費後,信號不好怎麼辦?就這麼不堅信的一念,促成安裝人員拒絕給裝寬帶,建議撥號使用一小時24元,只好等懂技術的同修做決定了。兩天後,同修告知費用高,便又由運來設備的同修把設備運走了。望著同修急匆匆出門去的背影,我心裏萬分難過。唉!只能把它當作一次提高的過程了,抵制著內心的失落。

臨睡前,我還是把資料點被移走和以往的不如意,發洩到母親的身上,強詞奪理的有意抱怨母親,說是她的推三阻四造成的。母親也很為資料點被擱置感到惋惜,見我如此對她,都快氣哭了,氣憤的責罵我幾句後,自述她這六年來對大法及我們的付出,都是自願的。我無地自容,我嘴上說自己錯了,可抱怨的淚不住的流。經過一夜的自省,第二天我真正以平和誠懇向父親和母親認錯,父母看到我真的轉變了,很高興的原諒了我的過錯。

即將完成此心得時,按捺不住內心對師對法的悔愧,淚水不絕於頰。我修煉多年,一直被為私為我的觀念所左右,不能真正的表裏如一,很多時候心性關表面過去了,內心不平,總是伺機報復。有時覺得活得苦、可憐,主要原因是言行和心理上的背道而馳與大法的要求擦邊而過。請同修以我為戒。

證實法、救度眾生中,一次次教訓讓我懂得了用人心達不到鏟除邪惡的目地。也只能在忍受舊勢力強加的痛苦中徘徊於原地。不堅信師父,不用法歸正自己的不足和漏,又怎能讓自己的正念顯神威呢?因為自己的不正,師父和眾神也對我們無能為力呀!我們只有在法正人間前,這有限的瞬間,肩負起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才不負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