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家庭資料點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9日】當我認識到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慈悲的自然流露時,我於去年也買了一輛摩托車,配合另一位同修的農用車,我們把真象資料散發到了較遠的地方。但與周圍同修很少有聯繫,感覺做真象還是力不從心,我與同修聯繫少的原因:一是我們沒有重視整體協調,整體提高。另一方面是我們都是邪惡迫害的重點,沒有很好的展現大法的美好,給同修帶來了疑慮。有的同修不願與我們接觸。我由於一直停留在此認識中,又產生了新的干擾,那一階段我與母親的矛盾不斷,我產生一念搬到外地去。我把這個念頭講給了縣裏的協調人,他說,你們鄉能走出來做「真象」的少,那裏需要你,而且你在那裏一定有你要做的,比如整體提高,整體協調的事情。是啊!我們鄉證實大法的力量還有限,應該是邪惡最希望我從這裏搬走。再說我還要救度更多眾生,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協調好才能更好的展現大法的慈悲救度,我這是被爭鬥心束縛了,忽視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從而邪惡才來鑽我的空子。那我就一定要留下來。

經過幾位同修的共同努力,我們與周圍鄉的同修取得了直接或間接的聯繫。這樣我們的真象資料的發放避免了死角和重複的出現,又通過幾位同修的協調,我們與從前對我們有疑慮的同修也進行了溝通,並迅速的形成了一個整體。全鄉的同修又根據自身條件具體劃分了做真象的範圍。這樣一來,大大的增強了當地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力量。在整個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這是師父在正法過程中,慈悲的推著我們前進,我們只是在做表面的事。因為我悟到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一點從其中的一件事中就可體現出來。一次我去給A同修送資料,可是這位同修不在家,我只好去稍遠的B同修家。在路上我想,如果一齊碰上他們多好啊,可以一同協商一下具體問題,結果我到B同修家1分鐘左右,A同修就到了。我悟到,我們站在法上做事,師父就會做最好的安排。

由於資料的需求量增大,有時較近的資料點供應不足,我們就到鄰縣去取,後來同修提醒我建個家庭資料點,當時受觀念影響,覺得很難,不幾天,縣裏的協調人跟我提到是否有必要建個資料點。我當時說我們能做的,可當初都是被迫害的重點啊!心裏還是有怕。這位協調人說:「這是人的觀念。」我也認識到這完全是人的觀念,我們一直在講否定舊的一切因素的干擾,正法中需要我們就做,回家後與妻子、父母商量事(他們也是修煉人),但父母以安全為藉口,沒有突破觀念的障礙。開始我有點急,對他們說了一些刺激的話,後來我想起了師父講覺者之間是如何處理不同看法的法,我缺少了寬容,一個大法弟子任何時候不站在法上看問題都是錯的。認識到不足後,我給父母讀相應的經文及明慧網建議家庭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一時間父母還是沒有改變觀念,但我不能因為這點困難,耽誤了大法中的事,於是我去找另一位同修(這位同修從前也是經常受到邪惡的騷擾)商量建點的事。這位同修和我一拍即合,這件事我們一定要做。就這樣經過有關同修的幫助,我們把家庭資料點初步的建了起來。從這以後,我們這裏對眾生的救度和對邪惡的震懾有了很大的進步。前幾天父親說,資料點需要完善時,他可出一部份資金,在整體提高中,父親改變了原有的認識,在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又一次體現了師尊的大法威力,在慈悲的改變這一切。從中也體現了整體協調、整體提高的作用與必要。

在這其中我也暴露了自己的做事心,具體表現在學法與煉功中,思想經常溜號,去想資料點的工作安排。我想到這樣下去,不就成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嗎?而且這是對我做好三件事的嚴重干擾。當我在法中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又一次以師父的大法清除了干擾,否定了邪惡因素的安排。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的體會,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