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建立家庭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9日】正法洪勢正迅速推進,做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如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嚴肅對待的事情,這裏談一下建立家庭資料點問題。

由於大陸的環境還很不安全,一個地區如果只有一個資料點,這一地區的所有弟子都在這一個資料點取資料,必然給資料點造成很大壓力,而且一個環節出現問題,可能帶來整個資料點的被破壞,因此,建立家庭資料點,達到遍地開花,這個地區的講真象環境就會出現新的變化。

1、家庭資料點製作資料問題

我個人認為建立家庭資料點並不是上網、做資料、做條幅等都具備才叫資料點,而是能承擔一樣、二樣工作也是資料點。建立家庭資料點時,家庭經濟條件較好者可利用微機刻錄光盤和打印文字資料,而且刻錄和打印並不難,只要按幾下鼠標就可以了,就像電視機選頻道一樣,你按一下遙控器上的5,可能體育頻道就出來了,具體怎麼出來的我們不用管。刻錄光盤也是一樣,軟件在微機屏幕上有直觀的提示,按提示點一下刻錄,選擇一下刻錄份數,再按一下刻錄,刻錄光盤就開始了。當然光盤必須放到光驅內。

我第一次刻錄時也覺得很難,當時也不懂,刻錄時也不知道選項,所以刻錄的很慢,15分鐘才刻錄一張盤,但那也是令人很興奮的事。時間長了,運用熟了,其他功能自然就知道了,現在刻錄一張盤用3分多鐘。上網也很容易,但上網的安全問題就相對複雜一些,想弄懂弄通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事,我個人建議沒有太多微機基礎的人,如果已用微機做資料了,那就儘量別用這台微機上網。

但有的家庭微機並不是做資料用,而是給孩子學習或大人工作用機,可能會隨時上網,這樣的微機做資料,別人可能會通過網絡盜取你微機的內容。這時可另外購買一塊硬盤,80G的500元左右,製作資料時單獨用一個硬盤,平時家裏其他人用的是另一個硬盤。互相不干擾,而且插拔也很方便,硬盤後面只有一條數據線和一條電纜線,兩條線插到哪個硬盤上哪個硬盤就工作,這樣相對更安全些,尤其對那些家裏人不煉功,又不支持我們做真象資料的,這個辦法既保密又能做真象資料。

家庭經濟條件差一點的可購買一台傳真機,也可以頂替複印機用,資料內容可以自己寫,也可以把別人的資料進行剪輯,然後用傳真機複印發放或郵寄。

家庭經濟條件實在不好,又與其他弟子聯繫不上,得不到資料,我想在牆壁上寫標語也不失為一個辦法。有些弟子對這一辦法持不同意見,說群眾對在白白的牆上寫標語有意見。但我發現大多數樓道的牆壁上都寫有或貼有各種廣告,群眾也沒有甚麼反映。而我們寫的標語,如果群眾走過路過看了,念了,贊同了,那麼這個生命得到的將是甚麼?更主要的是,我感到那些在牆壁上寫標語的弟子,在找不到其他有效辦法講真象,又有救度眾生的急切的心情,真能走出來寫標語也是很不容易的。

2、資料發放問題

剛開始發放資料時,會有很多怕心的,所以發資料時顯得很緊張,有時甚至是慌慌張張的,這樣的情形容易被路人或警察發現,也容易出事。我第一次郵寄信件時,怕得手都發抖。所以我個人認為剛開始發放資料時一定要量少,只發放一張盤,一份資料,一封信或寫一個標語就行了。那樣即使自己由於緊張被人懷疑,資料已經出手,抓不到證據,也不會把你怎麼樣。

再者,資料一出手,膽量自然會大起來,心情也會輕鬆下來,也能很好的調整自己了。然後逐漸增加發放資料的份數,慢慢的怕心就沒了,經驗也足了,就可以做得更好了。

再者,我個人認為對沒有發放過資料和沒有走出來的人不要強為,不要硬把資料分給他讓他去發,就像鎮壓迫害剛開始時,有人就是硬拉著別人去北京,說不去就回不了家了、不能圓滿了等,帶著這麼強大的執著和怕心去北京,而不是堂堂正正地為了證實法,結果很多人出了問題。發放資料也一樣,他沒有做資料救度眾生的願望和想法,硬拉著他做,效果往往不好,也容易出事。

我發現有的樓道裏同樣的光盤放一起很多張,這就太浪費了。對那些不想發放資料,不願走出來的弟子,讓他多學一下師父近幾年的經文和明慧週刊同修的體會文章,做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應該知道此時自己如何去做的。

發放資料時間長的人,經驗多了,膽量也會越來越大,警惕性可能會有所放鬆,總認為有師父保護不會出問題,起碼的安全意識也沒了,這種想法和做法也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出現問題。我後來發放資料基本是挨個門洞發,看到門外有人時也不甘心,還要多發幾個門洞,結果有一次被別人跟蹤,最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才沒有出問題。

在發放資料時也不要盲目的去模仿別人,「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轉法輪》第137頁),不要看到別人在大街上發資料沒出現問題,你剛發資料也那樣做,也許就會出現問題,因為他沒出現問題是他已經開創了他講真象的環境。

更不能追求別人所出現的功能,有人說在講真象時碰上警察了,他讓警察看不見他,警察就真的沒看見他,這是師父慈悲呵護的結果。你講真象時帶著「別人也看不見我」這種執著去發放資料,可能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出現問題。只要自己正念足,正信強的去發放資料,師父自然會保護你。

我有一次發真象資料時,當我把資料剛放到樓下自行車筐裏時,就聽身後一聲鈴響,我回頭一看,離我2米遠的位置有一條大狗從門裏出來,鈴聲是狗走動時脖鈴發出的聲響,我本來很怕狗,但當時沒有害怕,等我走出了6、7米遠,拐到樓房側面時,那條狗才叫出聲來,而且不停地吼叫了10來分鐘。

我體會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管能做多少,至少應該有製作資料和講真象的願望。只要我們有想做資料、想講真象的願望,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就會保護我們,怕只怕我們沒有走出來的願望,只想索取,不想付出,舊勢力就會干擾你,讓你做不成資料,講不成真象,也走不出來,最後把你毀了。

個人體悟,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