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學生堅持「真善忍」遭受惡黨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6日】由於惡黨不法人員長期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折磨,我骨瘦如柴,以至於我能從窗口的鐵棍之間穿過,得以逃出魔窟,可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為了逃避迫害,這幾年我一直四處流浪,我母親和奶奶在悲憤中相繼去世。

但是無論現在我失去甚麼,在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路上我都不會退卻。因為我知道自古以來堅持真理就要付出代價,我也知道正義和正信一定能戰勝邪惡。

我叫黃澤亮,1976年出生於廣東省化州市平定鎮紅欖鄉門樓塘村,從小就勤奮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成了鄉里榜樣,成了父母的驕傲,成了這個家庭興旺發達的希望。1997年我入江蘇省中國藥科大學就讀。本來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入學後由於對環境的不適應和對自己的放鬆,學習成績就越來越差,成了班裏的差等生,一年級期末考試時,我是班裏的倒數第一名,數學課需要重修。上二年級時,學習任務更重了,我感到自己已經再也讀不下去了,心理壓力很大,身體越來越差,脾氣也越來越暴躁。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法輪功。法輪功高尚的道德和深奧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我。我嚴格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指導我的生活,做好事不做壞事,做事先考慮別人。奇蹟出現了:我改掉了自己暴躁的性格,身體變好了,學習成績直線上升。二年級期末,我已經扔掉了差等生的帽子,再沒有不及格的科目。三年級的時候,我不但英語過了四級,還修完了大學要求的選修課。成績達到班上的中、上水平。擺在我面前的,是一條寬敞的大道。那時候我每天都生活的很開心,很充實,我真是慶幸自己能遇到法輪功。

可是不幸的事情發生了。1999年7月惡黨江澤民集團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學校的幾個惡黨領導為了使我接受媒體的謊言,不讓我上課,強迫我看電視新聞、報紙。可是我看到報紙上所說的都是對法輪功的誣陷、栽贓和惡意的歪曲,我怎麼能昧著良心說話呢?法輪功教導我們要孝敬父母,作為學生要學好功課,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怎麼能同意報紙上說的「學了法輪功就不要學習」、「學了法輪功就不要家庭」等等無端的誣陷呢?他們見我不肯屈服,除了不讓我上課外,還經常以談話的名義幾個人圍住我談,時而冷嘲熱諷,時而誣蔑辱罵,時而威逼恐嚇,我無法正常學習,精神上受到極大的壓力和傷害。

2000年3月,我到北京上訪,目的只是想到信訪辦公室,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實情況。當時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想法。因為那時候我還很相信中央,相信政府的領導。可是我錯了。我清楚地記得在信訪辦的門口密密麻麻的站滿了各地來的便衣警察,那種兇狠的目光,那種緊張的氣氛,令我終生難忘。

我和其他幾個學員剛剛走到門口,他們就一窩蜂的圍上來,推推搡搡,喝問我是不是法輪功,並強行搜我們的身。一個人搶到我的身份證看了後高聲叫道:「是南京的!是南京的!」有幾個人立刻跑過來抓住我,有人還在我身後重重的踹了一腳。

那時我流淚了,堂堂中央的信訪辦,成了虎狼之所,竟然對待善意去反映意見的公民這樣的凶殘,真是悲哀!

當晚我被帶到「南京駐北京辦事處」。他們用手銬把我銬在椅子上過了一夜。第二天我被押回南京。在沒有任何證據下,南京市棲霞區派出所以「擾亂治安」為名將我拘留15天。

在我被拘留期間,我校「中藥學院」的杜文清和余丹妮老師,為了推卸責任,夥同學校保衛處的胡處長、李老師等,密謀將我父親騙到學校,以「保外投醫」為名,哄騙我父親到醫院偽造了一張假病歷,說我中學時代曾患有精神分裂症,現在復發,需要回家休養。還在背地裏騙我父親簽下許多為他們解脫責任的協約。奸計得逞後他們就把我開除了。

我被開除這件事,一下子沖垮了這個幸福的家。母親經受不起打擊,整天哭泣,昏昏沉沉,身體一天比一天憔悴;家裏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那些媒體所編造的「反黨」、「反社會」、「反人類」等等大帽子,加上週圍人的奇異眼光,變成一種巨大無形的壓力,令人窒息。

回家後,為了減少麻煩和地方公安的騷擾,我甚至很少出門,省得又落個「串聯」之類的罪名。可是我又錯了。我的「安分」並不能換來安定。2001年3月,平定鎮派出所所長郭華雄以「防止出事」為名,將我綁架,把我關在鎮上一個陰濕、污穢、狹小的留置室裏,不但吃不飽,連喝的水都是帶有很重的鏽味的自來水。法律上明確規定鎮上的派出所關押犯人不能超過兩天,可是他們竟然滅絕人性的將我關押長達五個多月。當時正是所謂「嚴打」時期,派出所一批一批的抓人,有時一批抓二十多個,都關在那個只有八、九平方米的留置室裏,連站的地方都沒有。由於缺少用水,裏面的空氣污濁甚至發臭。有時處理完一批後只剩我一個人,又感到非常寂寞。如此反反復復,我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我覺得快要崩潰了。

惡黨不法人員們逼我認同媒體上的造謠宣傳,要我承認報紙上編造的那些謊言都是真的,要我承認法輪功是反黨、反社會、反人類,要我承認學了法輪功以後就不要家庭,不要學習等等,我怎麼能埋沒良心說這些話呢?如果我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我可能屈服於他們的淫威,會相信他們的謊言。可是我看過《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功的著作,我知道法輪功的書上是怎麼說的,我清楚的知道他們都是在斷章取義、他們在有意歪曲。別說我從法輪功中得到那麼多好處,即使我沒得到任何好處,作為一個還存有良心的人,我都不應該說假話害別人。他們見我不肯屈服,就惡狠狠的說:如果你不說,我就讓你坐穿牢底。所長郭華雄還侮辱說:你們和街上的瘋子一樣,沒人會同情你們的,現在火葬要分任務,說不定拉去充數了。

2001年7月,我被惡黨不法人員轉到相鄰的文樓鎮。那裏法輪功學員很多。為了關押法輪功學員,文樓鎮派出所還緊急建了一所平房,地上牆上的水還沒有幹就強迫法輪功學員搬進去住。當時正值夏天,裏面蚊蟲成群,濕熱難耐。惡警們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跑步,一邊跑一邊喊辱罵法輪功及法輪功師父的口號,強迫法輪功的學員在法輪功的書及法輪功師父的相片上塗畫、打叉,強迫學員們寫甚麼「悔過書」、「決裂書」等等。如果不服從就毆打、抄家。有的學員家裏的糧食、豆種都被搶掠一空;有的夫妻都被抓去,孩子無人看管……。在那偏僻的農村,惡警和610的邪惡之徒在上級的縱容和指使下,更是為所欲為,無惡不作。

2001年8月,我被惡黨不法人員轉到茂名610洗腦班,在那裏又被關了三個多月。那裏更是邪惡的黑窩。法輪功學員們被分開關押,互相之間不許說話,就算見面時用眼神打一下招呼、點點頭,也會被制止,而且還被強迫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新聞、報紙,強迫寫所謂的「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等等。在那裏沒有任何人權,沒有任何做人的尊嚴。他們可以隨時搜房、搜身,隨便諷刺辱罵。有一個叫崔潔的女學員,只是在吃飯的時候和旁邊的學員說了幾句話,立刻就被幾個保安夾住拖走;有個叫張偉瓊的女學員只是在床上打坐,就被強拉出去淋水。

關押學員的房間裏面沒有廁所,要上廁所還得求保安開門。那幾個保安整天在窗口晃來晃去,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還在女倉的窗口說一些下流無恥的話。當時的「領導」有姓李和姓薛的兩個科長,還有吳中玉、林玲。充當「幫教」的有伍文瓊、張衝雲等等。姓李的科長還多次恐嚇我說,要送我去勞改三年。當我問他我犯了甚麼罪可以被判勞改時,他居然惡狠狠的說:「你煉法輪功就是犯法,只要我們把材料送上去,馬上就批下來。」如此無法無天的人間地獄,居然還欺騙人民說是「法制教育基地」,請來茂名電視台拍照做廣告,真是卑劣!

由於惡黨不法人員長期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折磨,我已是骨瘦如柴,以至於我能從窗口的鐵棍之間穿過,得以逃出魔窟,可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為了逃避迫害,這幾年我一直四處流浪。在我流浪的這幾年裏,我母親和奶奶在悲憤中相繼去世。昔日幸福美滿的家庭,已經永遠破碎。每當夜深人靜,我就想起過去那些快樂的日子,想起母親的音容笑貌,想著想著就忍不住流淚。

現在那些惡警們還在到處找我,我不敢回家。聽說家裏的電話、手機都已經被監聽了。為了不給家人帶來麻煩,我連電話都不敢打。我只能孤零零的在外面流浪。因為沒有身份證,我找不到工作,生活都很困難。

這就是在中共惡黨獨裁統治下堅持正義,堅持說真話的代價吧。在這場迫害中,雖然廣大人民被中共惡黨的虛假宣傳所迷惑,所欺騙,被中共刻意挑起的仇恨所淹沒,但是謊言終歸是謊言,謊言是脆弱的,是經不起時間考驗的。一旦人們看穿了中共的謊言,就會看到自己在這場迫害中曾經扮演的角色,就會作出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