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走出人和受到邪惡迫害的一點想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1月5日】走出人,對於修煉人來講何等重要暫且不說。關於在走出人的認識上,有的同修有這樣的思想:我去過北京或蹲過監獄,我走出人了;也有的同修想:我講過真象、發過傳單,我走出人了;或者認為我為大法做過這個、做過那個,我也走出人了;還有從邪惡的黑窩中正念闖出的同修,把邪惡的安排和強加的迫害認為就是走過了圓滿的「考驗」了,抱著歡喜心和顯示心大加宣講。

當然,我認為在大法修煉中,甚麼該做或不該做、該講或不該講,要看我們站在甚麼基點以甚麼心態在做或在講。在甚麼是走出人的問題上,師父講的很清楚。我的理解是,我們在不斷的修去常人的各種執著心中,心性發生了改變,思想在昇華、境界在不斷提高,從而這樣一步步從人中走出來,脫離常人境界,達到個人解脫。

當然,作為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目地,在人世上,我們有著更偉大、更神聖的使命和重任。比如,當邪惡鋪天蓋地的謊言和惡毒的迫害發生的時候,我們就是在走出人的同時,證實著大法,在師父的呵護下解救著被邪惡毒害的眾生。師父也講過,實際上,這場迫害的真正受害者是世上的眾生。可是在這史無前例的最邪惡的迫害中,我們有的同修總是用人心在認識迫害,把這場另外空間舊勢力的迫害當作人對人的迫害。在邪惡製造的恐怖氣氛中裹足不前、正念不足。有的同修至今還不敢或不怎麼敢講真象,甚至有不少曾經的大法學員掉了隊。

究其原因,我認為就是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師父再三囑咐的多學法也沒做到。有的同修學法時思想溜號、沒能入心,有時九講看下來沒有看到法理,思想沒有得到昇華,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心長時間不去。這個時候,可能就給邪惡抓住了所謂「考驗」的把柄。

實際上,我認為大法弟子受迫害,這是恥辱,是接受了邪惡對正法的破壞和蔑視。既然迫害已經發生了,我們就要讓正念強大起來,不能白白的消極受迫害,而是要變被動為主動,主動揭露迫害,在反迫害中彌補損失、清除邪惡、救度眾生,證實大法。

我們都知道,師父是正宇宙的法。在正法中,大穹都將重組。而我們大法弟子,是隨師父來在人間的正法神,以人身為載體,具體在人世中實踐著正法中師父救度眾生這一洪願。我們個人未來的一切也都是在師父的正法過程中,也就是在師父的安排和要求中成就和建立的。不是舊勢力給安排的,更不是在它們的迫害中去建立甚麼威德。「大法弟子能夠證實法並不是為了承受這場迫害,更不是為了在世人中講真象,是因為迫害出現了。造成了這樣一種狀態,我才叫大法弟子去講真象。」(《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那麼我認為,我們的存在有著更深、更偉大的意義。那就是我們是在為未來的人類開創著新的生存方式以及給未來新人類奠定基礎。所以說,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被應該被正的生命或者該被清除的生命迫害呢?甚至被那些連人都不配的生命像犯人一樣「審訊」,這不是恥辱嗎?上面的生命怎麼看我們,讓師父怎麼說。舊勢力的邪惡就是在正法洪勢沒觸及到的這個空檔中行惡。

從另一方面講,作為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榮耀、最幸運的生命,全宇宙都羨慕的偉大稱謂。那些舊勢力的邪惡生命,它們本來對一些人當上大法弟子妒嫉的不行,當你執著不去,又不能堂堂正正、踏踏實實按著師父講的三件事去做,邪惡就會按著舊宇宙的理以「考驗」為由從而行惡。從而給世間的證實法造成極壞的影響;給救度眾生、講清真象以及大法弟子的個人提高都帶來難度。所以,我們一定要在法中精進,修去執著,不再讓邪惡有漏可鑽,不要讓師父再為我們承受。

個人層次的一點想法,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