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象中走出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7日】學習師父近期發表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和《也棒喝》三篇新經文,深深感到大法弟子講真象、救度世人,徹底放下人心的執著、同化大法的緊迫。以下是我講真象中走出來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大法弟子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

在常人中我是一個機關處級幹部,後被派管理一個兩千人的單位,過著一種相對優越和忙碌的生活。我於98年得法。學法修煉給我帶來的身心變化,使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99年7.20以後,邪惡瘋狂迫害大法,但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2001年初,我參加了有18個人的小型法會,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幼的正念正行給我很大震動,從此我也逐漸的加入走出來、講真象、證實法的行列。

由於我所在的地方資料點遭到破壞,我就擔負起為一部份大法弟子從我家鄉傳遞經文和資料的任務。同時每次自己要留下一部份真象資料直接發出去,發到居民區樓道每戶門上、街道電話亭、自行車筐等等。一開始做起來覺的很難,不像做別的那麼輕鬆,放不下架子,總覺得有人盯著,自己嚇唬自己。做的次數多了,怕心逐漸少了、沒了。反而是非常輕鬆和沉著的感覺。日常行走就注意觀察可以出入的街道和院落。做的時候一邊注意附近人們行走的動靜,一邊快速的把資料放在每家的門上或信箱,我一般選擇天黑後,但也有一點流動人群的時候,從樓下往樓上發,下樓是有時會與上樓的人擦肩而過。

幾年來我體會到,做大法工作一定要正,事前要發正念。有時接到的資料比較零亂,其中有時間較久的,我就重新整理、歸類、包裝的整整齊齊,零散的就自己留下來。然後就轉交給別的大法弟子。往外發時,為了發揮好真象資料的作用,事前瀏覽資料內容,注意把兩種內容不同、可以互相補充的資料做為一份,摺疊的整整齊齊。把醒目的標題露在外面。放的位置要端正、面對來人,在樓道裏往每家門上放資料,認真的選擇位置,有時覺的像布置自己的家一樣。有一次,我發資料到樓上,聽到一樓有開門和說話的聲音,等我發完樓上走出時,發現資料掉在一樓的一個門口,並沒有人拿走。我把資料揀起來,又一次端正的放在門縫裏。我發現發資料前心態不穩、不純、遇到干擾就多,遇到往來的人也多,所以堅持發正念,保持心態純正非常重要。

二、利用各種時機講真象

我日常工作較多,有時晚上也有應酬。我就利用星期六、星期天的時間,晚飯前後的時間傳遞和發出資料。在上班時間,我利用工作關係,對一些朋友和同事講真象。有的給真象光盤和資料,有的附帶一些禮品。有的看後給我送回。看到他們知道真象後的樣子,我心裏也為他們高興。這時候大多數人並不問為甚麼。也有人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我說:「我比別人知道的多。」

我一般隨身要帶一些資料,可以去各種方便的場合把資料或粘貼發出去。如酒店大廳資料台,商場休息處、更衣室,電話亭、公園的廊柱、存車處的自行車筐等等。到外地出差,也能隨手發出幾份資料,有一次同朋友一起外出,夜宿在山上,我一大早起來,天還不很亮的時候,把隨身僅帶的兩份資料發出。

我也學習面對面講真象,對熟悉的人講,對出租司機講。今年我參加在南方的一次培訓。我爭取同難得一見的人講真象。一天,福建的一個同學約我出去,校方派人送我們,當時正是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前夕,途中大家討論起會議的問題。我借動態網上關於邪惡江XX賴著不退的事講到大法真象和江XX流氓集團栽贓、迫害大法的情況。沒想到的是,坐在司機旁邊的老師一邊有興趣的詢問,一邊贊同我的話,使我至少肯定他曾經接觸過大法,過後他又找機會問我:「從甚麼網可以看到你講的東西?」當時我剛能看到明慧網,是一個小同修幫忙,所以沒能給他講的很清楚。回到單位後,我把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發到他的郵箱。不久收到他表示感謝的短信。事後我想這次相隔千里的見面,也許對他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見面。

三、對家人講真象

我的母親、大姐和妹妹都是大法弟子。而我妻子家沒有人修煉。我是第二次婚姻,戀愛的時候,就煉功的事和她產生過爭論,我給她多次講真象,在臨結婚前,我提出唯一的要求:就是我必須堅持修煉。她同意了。此後,我利用同她家人接觸的機會,給他們光盤和真象資料。我對他們說:「我們是一家人了,我告訴你們真象,是為了讓你們了解我的真實情況,並不像電視、報紙誤導的那樣,避免產生誤解。」他們了解真象的同時,仍然為我的安全擔心。

一次妻子外出,岳父來我家幫忙,我覺的這是很好的一次機會。岳父是機關退休,為人善良、本分,但是由於多年受官方輿論的影響和邪惡宣傳,不了解大法真象,甚至認為文化大革命都有一部份是對的。我給他看《風雨天地行》、《返本歸真之路》真象光盤,並回答他的疑問,但是他仍然對大法弟子走出來講真象感到不理解,我給他打了一個比方:若一個安分守己的家庭,有一天突然受到鄰居無休止的誣陷說偷了他的東西,那該怎麼辦呢?他不說話,我說最基本的是:必須告訴鄰居,也告訴所有不明真象的人,我們沒有偷別人的東西,法輪功修煉者所做的就是這樣一件事。他開始不斷的點頭,這個比方可能不一定準確,不過從此他徹底明白真象。

四、講真象是大法弟子特殊的修煉方式

講真象,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神聖的使命和責任,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特殊的修煉方式,包括我的工作、職務和生活都是大法賦予的,都是用來講真象的條件和環境。我每天生活在名利和執著的圈裏,隨著講真象和學法修煉,也一點一點的去掉自己的名利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色慾心。我做的還不夠,還有很多做的不好,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講真象使我覺的證實法的路越來越寬廣。正法中,「眾生與世人解脫了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與干擾大法的因素的控制」《也棒喝》,「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大法弟子只要正念正行,平穩的做好應該做的,就一定能心生智慧、無所畏懼,在講真象中救度更多的眾生和世人,成就歷史賦予正法中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