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話是正念的源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五日】

敬愛的師尊您好!同修們好!

回顧幾年來的修煉路程,沒有甚麼轟轟烈烈,有的只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甚麼的那份平和。沒有甚麼欣喜若狂,但有看到師父新經文的那種喜悅。有放不下執著時的苦惱,也有放下執著樹立起正念後的昇華。

其實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賦予我們的偉大歷史使命弟子們都很明白,但是我們在人中修煉,尤其在物慾化的世界裏,加之多年來形成的觀念,給正法和救度眾生增加了難度。這就需要每個同修站在正法的基點上,脫離人的觀念,真正的領會師父的每一句話,徹底從人中走出來,才能真正的做好師父賦予的「三件事」。

幾年來我的體會是不管環境多麼險惡,不管發生了甚麼事,不管有甚麼不好的觀念,只要想一想師父是怎麼說的,按照師父說的去想、去做,正念就會油然而生,那種純正、豁亮,正念所帶來的昇華,用語言難以表達。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能樹起正念,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沒有闖不過去的難關。幾年來就是憑著這份正念、正信才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有師父在 你怕甚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瘋狂鎮壓,因為是單位掛了號的,自己時不時的有怕心出來。這個時候我就問我自己:你到底怕甚麼?無外乎怕抓,最終怕死。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帶著這最大的私心圓滿嗎?為了法甚麼都可以捨棄,包括生命,連生命都可以捨棄,還有甚麼可怕的呢?師父為了正法,層層下走,受了多少苦,為了傳大法又遭了多少罪,從地獄把我們一個個撈上來,我還有甚麼不可以放棄的呢?你怕不也是一種求嗎,「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轉法輪》)你怕甚麼,邪惡就會從那裏下手。所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已經是亙古以來最大的榮耀了,你作為師父的弟子也是最大的慶幸了,有多少有緣人還沒有得大法呢,你還有甚麼放不下的?這麼一想,怕心就解體了。其實我覺得是樹正念,就在一瞬間。

記得第一次用自己寫的真相資料上街張貼時,那時是早上三點半鐘。由於害怕,感覺到處是眼睛,心「怦怦」的跳,一有動靜就更嚇的不行。那時還沒有師父的正法口訣,我想起《轉法輪》裏有這麼一段話,「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其實在當時我就想起了師父說的這些話的意思)我就想誰也不能動了我,因為我有師父,我甚麼都不怕。正念一起,心也靜了,感覺天也寬了,地也廣了,好像邪惡也沒了。現在回想起來,是師父加持的結果。

有個同修問我:「好像你發資料沒有怕心。」我說:「也不是,怕心有時也冒出來,關鍵是怕心出來怎麼辦。這時,你就想一想我是師父的弟子,在做救度世人的事,我就不怕邪惡。尤其現在又有正法口訣,還怕甚麼?正念一起,怕心自然解體,當怕心再冒出來,再讓它解體,這不就是修煉嗎?」這幾年也幫助了多名同修走出來,為了去她們的怕心,帶著她們出去散發資料,告訴她們要發正念,各種注意事項等等,幫助她們走出來。

資料點在師父的呵護下正常運行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二零零一年兒子(同修)買了電腦、打印機,剛開始自己寫真相資料發出去,寫信發往外地、各個有關單位。接著用明慧傳單進行發放,後來兒子自己就開始編輯真相資料投稿給明慧網,待明慧同修審查刊登後下載進行打印。幾年來為大法負責,一直對發放的資料選擇要求非常嚴格。有時別的同修拿來各種各樣的資料,我們的原則:不是明慧的文章我們不採用,不傳遞,並告誡同修決不傳遞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資料點從不翻印任何渠道來的資料,有力的阻止了一些亂法行為。不管客觀形勢怎樣險惡,本著對師父的正信,正念闖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幾年來資料點從沒停止過運轉。

這幾年我們地區邪惡的迫害不斷加碼,資料點接二連三的遭到破壞,頻傳邪惡抄家,沒收電腦、打印機,把同修抓起來送進勞教所的消息。一度其它地方沒有資料點了。尤其嚴重的是,我們傳遞資料的同修被抓,而且有聯繫的同修也被抓,或進洗腦班,並追問資料的來源。並多次傳出要找出資料點。

在這種情況下,學法、向內找,看哪些地方做的不夠,加大力度發正念。還是那句話,我們是大法弟子,誰的安排都不需要,誰也甭想動我們。堅定正念,去掉做事的心,歡喜心,怕心等等,處處嚴格要求自己,不懈怠。不懷疑同修們的堅定,相信他們一定能闖過難關。由於他們的堅定,有力的保護了資料點。但是其他的同修們都非常擔心資料點的安全,我對他們說:「我們是一個整體,而且我們是修煉人,想法是有能量的,你們的擔心可以形成巨大的執著。這不是求嗎?由此邪惡就會鑽空子的。齊發正念,讓邪惡沒有滋生的土壤,它們就會自敗。」利用傳遞資料的機會,糾正一些不符合大法的想法和做法,互相切磋,比學比修。

在這期間還發生這麼一件事,上面不知道是甚麼部門告訴單位叫我去參加洗腦班,但是叫領導給頂回去了,後來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加持和呵護,由此對「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只有修好自己才會有較為寬鬆的環境,才能做好證實法的事。我和兒子互相提醒,互相督促,學好大法,儘量做到無漏,以免邪惡鑽空子,幾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的走過來了。

從此重視發正念

剛開始發正念時,到時就發,也沒甚麼感覺。對發正念根本沒有重視起來。直到我開始打印真相傳單後,才體會發正念的重要,才體會到正念口訣的強大威力。剛開始學打印,兒子告訴我一定要發正念,我對此不以為然。開始打印,我沒發正念,不是傳單打印壞,就是打印機出問題,弄得我焦頭爛額,我才想起要發正念。一發正念就很順利,自此以後一開始打印我就發正念,而且從開始到打完一直要發,如果中間停止就又產生干擾。我突然想到師父講過,在剛開始傳大法時,為了讓世人認識大法,師父給人看病,這時舊勢力(高層生命)聚集到病灶上,阻擋師父給人看病,除掉一批又上來一批,雖然是螳臂擋車,但是它們起到了干擾和破壞正法的作用。我就想:打印真相傳單是救度世人的比較主要的一步,邪惡肯定虎視眈眈,而且會在打印機處「竭力」的阻擋,伺機破壞。它們極盡猖狂,無孔不入,有漏它就鑽。以後我對發正念重視起來,由此深深的體會到師父救度我們的難度。體會到正法口訣的洪大威力。

學習編輯真相傳單

因為兒子太忙,加之還有常人的工作,於是我就擔當起編輯一份傳單的工作。談何容易?首先學會上網、下載,孫女學拼音,我也跟著學,拼音學會再學打字。編輯真相傳單,要選資料,要會排版,排版還需要技巧,我都一竅不通。在兒子的指導下,用師父賦予的智慧進行了編輯工作。在編輯的過程中時常受到干擾,心還不能急躁,否則文章不是跑了就是沒了,我知道一是自己沒經驗,最主要是邪惡的干擾。

在這時我就加大力度發正念。就這樣把真相傳單編好後,傳送到明慧,等下載回來一看,文章幾乎全部更換。我的畏難情緒一下子上來了,不想再編了,甚至還起了埋怨心理,覺得選的資料比較適合此地的情況,為甚麼不用呢?總之,那會兒私字全冒出來了。這時我立刻警覺了,愛面子、埋怨心、畏難心都是一種舊的觀念,正是我們要修去的執著。看到了的不足,就看到自己與明慧同修的差距,自己在文章的選擇上對當前的正法形勢貼切程度不夠,整個版面太死板。編輯真相傳單首先要從版面上吸引讀者,圖文並茂,第二是選材要貼切當前的正法形勢,使世人容易接收,充份的起到救度眾生的目地。明慧同修幫助我去掉了執著,利用此機會向你們道一聲謝。找到了不足,有了正念,再進行編輯的時候認真學習外省的傳單樣式,參照《明慧週報》、《明慧週末》,仔細揣摩,在師父的加持下再編輯出的真相傳單有了很大的進步。雖然還有很多不足,很多技巧沒有掌握,那是在以後的編輯過程中慢慢掌握。我堅信我能很好的完成這一工作。

師父就在我身邊

我就像小孩子學走路一樣,讓師父一步一步的扶著走到了現在。記得有一次淨化身體,從下午三點開始拉肚子,到晚上十點足足七個小時,其間不停的從廁所進進出出幾十次,就連喝水也被拉出來,如果是常人的話早就拉虛脫了。我第二天就像沒事的一樣,根本就不耽誤做事。有時發燒,晚上發燒,早上好。只要你有正念(不要認為是病),師父都給你安排好。

幾年來凡是在我不太精進、有甚麼問題要出現(我又沒注意到)、有甚麼潛在危險(當然也需要悟)等等時,師父經常用夢境來點化我。僅舉一例,大約在二零零四年,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我在一個山坡上,山還有些陡峭,腳底下是濕濕滑滑的石頭,走一步都很艱難,真是寸步難行,就這樣慢慢的挪著步,不時的還有似蛇的小怪物從洞裏探出頭來,我有些害怕(這就是我還有怕心),忽然聽見一個聲音告訴我,過了山底下的小河,就到了目地地。聽完後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小河其實離的很近,也很淺。正在這時,一輛馬車從山上直衝下來,車上站著一個手拿韁繩的小伙子,衝過小河,過後濺起許多泥水,原來是個這麼淺的泥水河。夢醒後,我悟到,因為不精進,師父點化我不要再迷了(泥水河就像迷湯),去掉懼怕困難的心,勇猛精進,就像那個小伙子一樣不懼艱險才能到達彼岸。每到關鍵的時候,師父都有點化,師父對弟子如此慈悲、辛苦。弟子只有勇猛精進才是最好的報答。

自己的不足

就我現在而言,覺得很多執著依然存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由於平時很忙,還要做家務,管孫女上學,這樣一來就給自己找了藉口,學法少、煉功懈怠(尤其動功)。情、爭鬥心放的很慢。比如:孫女任性、糾纏不清時,我就一股火衝上了頭,大聲斥責,更甚者不打孫女,照自己猛打,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有時也意識到這樣不對,但就是放不下,有時竟哭著喊:「師父啊,我怎麼辦?」想起來無地自容。

有一次,我發脾氣,孫女向我兒子說;「我懷疑奶奶是不是修煉人。」孫女竟說出這樣的話,這明顯是師父在點化我。(孫女很相信法輪大法,能背近二十首《洪吟》裏的詩。)師父說:「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轉法輪》)修煉人不會遇到無緣無故的事情,因為你老是不去脾氣大的執著,認為孫女老發脾氣、還任性,我不向內找,光看別人的毛病,這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嗎?就像師父說的那樣,平時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遇事可以起到緩衝作用。只有時時告誡自己是大法弟子,認真學好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才能做好。

最後用師父的話共勉:「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給予指正。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