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 衝出束縛 歸正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

師尊您好!各位同修好!

感謝師尊選擇了我,讓我在迷中真正的找到了自己,讓我能擁有「大法徒」這全宇宙最至高無上的稱號。

放下名、利、情,進京證實法

邪惡迫害後,許多同修都踏上了進京的證實法之路,當時由於自己對名、利、情的強烈執著,一聽到進京證實法這句話,心裏就怕,並為自己走不出去找藉口說:「修煉就是修自己,別人說我們甚麼,我們不理他就行了,不必與他們計較。再說了,都去北京了,家也不管了,沒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常人該怎麼想我們呀!」直到師父的《精進要旨(二)》〈心自明〉發表後,才意識到自己是由於怕心,悟錯了,進京證實法是對的;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修煉了這麼多年,最知道大法的真實情況了,最有發言權了,面對謊言,我們不去說真話,告訴世人我們師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清白的,師父是偉大的,那世人不就被謊言欺騙了嗎?那大法在中國不就不存在了嗎?我們也沒做到「真」哪!

從悟到進京是對的到真正的買好了進京的車票,大約有半年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裏,我哭了許多次,因為當時的環境邪惡,我在頭腦中認定了:只要進京就會被抓、被打、就會失去工作,就會失去家庭(法理不清,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造成以後的被抓、被打、失去工作)。想到夫妻間的恩愛,我哭過;想到孩子的可愛和可憐,我哭過;想到失去工作後自己的生活無著落,我哭過。可是每哭過一次後,都會想:不管怎樣,北京我是去定了。就這樣每哭過一次後,都會感到自己空間場中的「情」這種物質去掉了很多。等到我真的邁出進京的那一步時,我的心裏很平靜,很祥和,很輕鬆,很幸福,在那一刻我沒有了怕,我真的放下了名、利、情,現在才知道,這裏邊溶入了師尊多少心血呀!

擺正基點,衝出家庭的束縛

我本是一個脾氣很壞、得理不讓人的人。在個人修煉期間,在忍這方面我很下功夫,由開始的氣恨、委屈、含淚而忍,到後來能達到心不動的忍了。我家一日三餐,從買菜到做飯都是丈夫掌管的。剛得法時,丈夫就給我提出要求,在家怎麼煉都行,就是別出去,所以那時除了上班,基本上不去煉功點,出去洪法丈夫就更不讓了。

走入正法修煉以後,由於失去工作,沒有了經濟來源,在我的頭腦中總有一種想法,覺得對不起丈夫:「我都沒有經濟來源了,丈夫還對我那麼好,我倆要是調換一下,我還做不到他那樣呢。」所以每當丈夫因為甚麼事不高興而發脾氣時,我就想:「只要能讓我學法煉功,對我怎麼兇我都能忍。」(完全停留在個人修煉的忍上了)其實這一念已經在要他對我兇了。就這樣,丈夫脾氣越來越大,開始說我自私了,為了自己不要家,也不要工作了,有時竟說出一些對師、對法不敬的話。每當這時,我心裏就特別難受,我不能達到不動心了。我開始用常人的理與他針鋒相對了。慢慢的,我對丈夫產生了恐懼心,怕他不一定甚麼時候為了甚麼一點小事而發脾氣。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既然師父沒安排個人修煉的關,那麼丈夫能干擾了我,一定是我有執著讓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了,邪惡才敢控制丈夫對我進行迫害。

我開始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可丈夫還那樣。我知道我的狀態不對了,我開始向內找,開始正視自己了,開始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歸正自己了。不再像以前那樣只顧自己學法,對他不理不睬了。我開始與他談他的工作,用常人的理告訴他生氣對他身體是有害的,應該學會克制自己,注意保養。在生活上我又開始對他問寒問暖了,不再與他針鋒相對了。

有一天在師父慈悲的點化下,我終於知道我誤在哪了。原來我總覺得失去工作、對不起丈夫的那一念不對呀!我並沒有做錯甚麼呀,修大法是我的信仰,說真話是做人的準則,進京證實法沒有錯,這是我的權利;信訪辦就是讓人訴說冤情、為民做主的地方,上訪是國家憲法允許的,我並沒有違法呀;說完實情回來後,我還應該過常人的正常生活呀,我並沒有想不符合常人狀態呀;是邪惡不允許我說真話,我是被迫害的失去了工作。大法弟子自己為自己的信仰說真話,敢說真話,能放下名、利、情,證實大法的偉大,是了不起的,是應該讓常人佩服的、尊敬的,丈夫不應該對我這樣呀!擺正基點後,我開始跟丈夫講真相,丈夫開始變了。

做證實法的事,只能在丈夫上班時出去做,丈夫在家裏時我不敢出去,偶爾出去一次也得找理由說給丈夫,怕丈夫生氣。在我的思想中總認為原來丈夫就不讓出去,現在有邪惡迫害了,丈夫看得更緊了,買菜做飯又不用我,我真的沒有理由總出去呀!由於人的觀念的束縛,這樣致使有些重要的事出不去、做不了,心裏也很急。

一天同修點我說:「需要你的時候你出不來,這不是在走舊勢力的安排嗎!」我猛然驚醒,對呀,我老是認為他看得緊、沒有理由出來,怕他生氣,這些念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我是在做全宇宙中最偉大、最神聖的事。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丈夫與我有這麼大的緣份,他明白的一面是應該支持我的;是由於我有他看得緊的這一念,才造成他被邪惡控制,人的一面對我進行干擾,我是在害丈夫呀!我應該幫他。

這以後每天見到他時,我就從心裏發正念:「清除構成他生命從表面到本源對正法起負面、反面作用的一切邪惡、一切因素。我應該有充足的時間出去做證實法的事,不允許邪惡干擾、迫害。」由於我擺正了基點,丈夫真的變了,變得和氣了,不再像原來那樣緊緊的看著我了,我基本上可以做我想做的了。並且我還發現,每當丈夫被邪惡因素控制時,都是我有執著了。這時我就趕快向內找,修正自己,清除邪惡。每當我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自身修煉這方面做好時,我周圍的環境就變得越好,我的心改變著我周圍的一切。

在這個過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怕自己出去被丈夫知道後生氣);由怕心又生出了急心(著急做事心),對丈夫的恐懼心、爭鬥心(與丈夫針鋒相對)。找到後每當遇事這幾顆心再出來時,我就抑制它、鏟除它,現在它們已經很少了,我可以抑制住它了。

識破舊勢力的圈套,去掉怨心,加持同修,歸正自己

有一位同修被邪惡迫害得很嚴重。去了很多同修幫其發正念,這其中有兩位是傳送資料的同修。由於我們都是單線聯繫,出於對這位同修負責,在回來的路上我就小聲的對唯一知道這位同修名字的甲說:「如果有同修問起時,請不要說出她們的名字。」同修甲一聽,當時就厲聲說:「甚麼意思呀?這麼不信任人,就知道告訴別人向內找,自己怎麼不找呀!」說完就很激動的先走了。面對這麼多人,這場面讓我很下不來台。我當時覺得很委屈,很沒面子。但馬上就調整好了自己,意識到了,感覺委屈、沒面子這是虛榮心,不應該要,解體它。回家後自己也向內找了,可沒找到。心想:「為同修負責,提醒一下甲也沒錯呀!可能甲是誤會了,這兩天忙,有機會再與她切磋一下吧。」就這樣我也沒把它當回事。

可忽然有一天,一位同修告訴我說:「你趕快去找甲切磋一下吧!她還很激動,看樣子誤會還很大哪。」這時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誤會這麼大,多容易讓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呀。我現在沒時間找她,先幫她發正念吧。於是我發正念,「鏟除讓她產生誤會、間隔我們整體的一切邪惡,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我們有執著會在法中歸正的,決不允許邪惡迫害,正念加持同修甲。」剛念完正法口訣,腦中忽然有一念:「別理甲了,就那麼一句話,生這麼大氣,值得嗎?」我馬上識破這一念就是邪惡,我正告它:「別看你是我腦中想的,但你不是我,你就是間隔我們整體、讓我們誤會的邪惡,你又想來間隔我們,讓我產生怨恨心,不讓我幫甲發正念,想迫害甲,你甭想,我連你這一念一起鏟除掉。」

就這樣連著幫甲發了兩天正念,等到我找甲時,甲告訴我,昨天好險呀,險些被邪惡帶走。我知道我發的正念起作用了,這是法的威力。後來通過師父的點化,我找到了當時我是帶著疑心(懷疑甲能說出去)、帶著怕心(怕甲說出去)帶著不信任心說的那句話。邪惡的圈套是:由於我說出為同修負責而裏面卻摻雜著很多人心的話,致使邪惡鑽了空子、挑動甲同修產生誤會而動氣;邪惡加大甲的誤會,使她有漏而進行迫害;又妄想挑起我對甲的怨,間隔我們,削弱整體力量。

正念的威力是:雖然甲產生怨心,動氣了,可是在我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做錯的情況下,聽到她還在怨我時,我鏟除了讓我怨的那一念,沒有怨甲,識破了邪惡的圈套,正念加持了甲。我悟到:在你認為自己有理時,就已經在向外找不是修自己了,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找到那顆執著心,修掉它。同修之間就是一個整體,互相之間不應出怨心,要正念加持同修。

用純淨的心態學法

一天準時與同修丙做證實法的事。快天亮時,丙同修的牙突然開始出血了,一口一口的吐。我倆開始發正念鏟除迫害她的邪惡,可是好了一會,就又開始出血,並且一次比一次出的多。我感到不對勁,因為今天是正月十五,一會丙要去婆婆家過節,這樣一口一口的吐血,那麼多人會怎麼想?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於是我對丙說:「你趕快請師父加持你,向內找,找到邪惡迫害的藉口,歸正自己。」

我話音剛落,丙一下想起來了,近半年來,看到明慧上好多切磋文章都寫到某某同修被迫害是因為學法少,慢慢的丙自己在學法前思想中總有一念:「得多學法呀,要不然該被迫害了。」我倆經過切磋,丙現在悟到了這一念裏有怕心(怕被迫害),有利用大法保護自己的私心,這是對師、對法的不敬。我們學法是為了更好的同化大法,不斷的按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悟到後,我倆鏟除她空間場的那兩顆不好的執著心和不正的那一念,以及迫害她的一切邪惡,不一會牙就不出血了。在以後的學法中,再上來不正的念頭時,丙同修當時就能識破並清除它,歸正了學法的目地,到現在牙再也沒出過血。

從羨慕被迫害同修的堅定中跳出來

我看到丁同修被迫害的很嚴重,心裏就想:丁同修真行啊!被迫害的那樣對法還那麼堅定,還堅持學法,我要是丁同修,我還真做不到她那樣。過了幾天自己就被迫害的像重感冒的症狀了,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向內找也沒找到有甚麼執著呀;發正念,好了一會,過一會還那樣。就這樣一天比一天嚴重,持續了兩個多星期。我感覺不對,找到同修切磋。同修說:「我總感覺你羨慕丁同修被迫害後的堅定、有挺勁,」要是我,我還不如她「的這一念不對勁,這不和羨慕在獄中的同修一樣了嗎?」

同修提醒後,我也感覺這一念不對勁,可錯哪了,法理還不很清楚。後來經過師父慈悲點化,我終於明白了:獄中丁同修身體上被迫害,這種情況是因為同修自身有執著,被邪惡抓到迫害的藉口,她(他)們都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啊。羨慕他(她)們不是在認為她們修得好嗎?她(他)走得對嗎?不是在承認舊勢力嗎?羨慕本身就是在求這種現象的存在和發生。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是有佛法神通的,是神在人中,怎麼能被邪惡關押、迫害哪!它們還不夠我們一個小指頭捻的!我們應該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在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不斷的向內找,歸正自己,在救度眾生中顯神跡。

修煉感悟

每一顆人心、每一個不在法上的念頭,都是物質,都是有生命的,都可能控制你;能否擺正基點,能否識破它,能否戰勝它,能否自己主宰自己,就是你能否向內找自己。當聽到、看到、遇到甚麼事時,看自己的心裏是否被帶動了。動心、順著想、順著做的時候就是在擴大執著,反之,抵制它,人的理、人的念、人的執著一出來認識到不對,就馬上清除它,「我不要你」,它就會被清除掉。

當別人誇獎時,為甚麼高興聽哪?是不是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求名的心嗎?當別人指出不足時,為甚麼心不舒服、不願意?是不是觸動了愛聽好聽的那顆人心哪?你為自己辯護強調自己是正確的時,你已經被執著或觀念帶動,把自己交給它了,讓它控制你了。我們在修煉中要願意面對自己的不足之處,多與同修在法上切磋,在法理上明白究竟怎麼不對,怎麼樣才是對的,是哪一念、哪顆心不在法上了,要修掉它,歸正自己。

(第二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