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婦女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1日】我97年得法,那年46歲,是個一字不識的農村婦女,當時一身的疾病,體重到了190多斤,通過學煉大法,我的身心都得到很大的改變,師父的著作《轉法輪》也讀的很流利,家人看到我變化感到非常高興。

99年7.20邪惡打壓開始了,惡人們把我村所有修大法的都抓到鎮政府去迫害,惡人也想把我抓去,天天到我家騷擾,並且打電話威脅我的家人,妄圖沒收的我身份證,我始終用正念抑制它們。我面對惡人說:我不會跟你們去的,你們是甚麼都做的出來的,師父教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不欠你們甚麼東西,你們不要到我家裏來。邪惡見我不服從,每次都是灰溜溜的走了。當時我想:邪惡沒有資格迫害我,為甚麼它們叫去就去呢?為甚麼就往它們那黑圈圈裏走呢?我堅決不去,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惡人想迫害我的邪惡陰謀始終沒有得逞。那時候很多同修被迫害的很厲害,被毒打、罰款、盯梢,限制他們人身自由,那時候我也總感覺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壓的我有點透不過氣來。師父和大法被惡毒的謊言誹謗著,同修在遭受嚴酷的迫害,我再也坐不住了,要站出來,向世人講真象,它們這是在迫害。

剛開始講的時候,家人和同修都不理解,認為我沒被抓去迫害,怎麼講,我說:用我的親身經歷講,就這樣,見到人我就講,到親朋好友家講,山南海北來我家拉機器的我就跟他們講,結果效果很好,家人和同修也都理解我了。後來有了真象資料,我就到沿路的門頭和各村去散發。記得有一次,我到一個村去做真象,做著做著,天下起了雨,當時我想,下雨人們都不出來了,村子裏不就更靜了嗎?快發,發完了早回去。就在這時,突然一隻大狗呼的一聲竄在我的跟前,我急忙往邊一閃,緊接著狗的主人拿著手電筒,在我臉前照來照去,並問:誰?我往後一閃躲在了一堆磚頭後面,任憑他怎麼照也沒照到我。那時師父還沒教我們發正念,只是在想,你照不到我,就這樣僵持了十幾分鐘他也沒照到我,就進去了。等村裏靜下來時,我又做完所有的真象資料。回來的路上我在想,這是有了歡喜心,才讓邪惡鑽了空子,差一點就釀成大禍,要不有師父保護,還真有點玄,以後可不敢再有歡喜心了。

我家住在公路邊上,為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好,我用實際行動來證實大法。有一次,有一個外地車,拉了很多大米,在我家門口壞了,司機讓我幫忙給賣大米,看到他著急的樣子,我答應了,沿路一邊給他賣大米一邊向他講真象,整整一個上午,把他拉的大米都賣完了,他感動的說:「我從來沒遇到這麼好的人,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你!」並要留給我一袋大米,我說:「不要,我們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千萬別信電視胡說八道,你回去以後要告訴你身邊的人,法輪大法是好的,是正的!」他連連點頭,「我一定說,一定說,謝謝你!」通過這件事情,我悟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自己的言行,一定要符合大法的標準,這樣才能更好的向世人講真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