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足跡 一方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5日】我是東北地區的大法弟子,家住在偏遠的農村。我們那裏只有兩個大法弟子,在1999年7-20之後,在鋪天蓋地的邪惡謊言中,我們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完全處於一種消極的承受狀態,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直到2001年農曆新年前夕,一個家住在外地的親戚同修給我們帶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和同修的心得體會,我們猛然驚醒,才知道要走出來證實法。我們覺得被遠遠的落在後面了,要儘快的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那時想得更多的是自己不要被正法進程落下,卻沒有把救度眾生當成自己神聖的使命。真象資料極其缺乏,我們又和外面聯繫不上。在嘗試了各種方法失敗之後,我們就選了一張真象資料,用大紅紙抄了幾張,落款是:「大法弟子抄寫」。晚上同修弄來一輛摩托車,我倆把那幾張手抄的真象材料貼在了鄉里的幾個村子裏。從那時起我們踏上了證實法的征程。

由於沒有資料來源,2001年初秋,我們拿著一張傳單和同修積攢的200元錢,到城裏去複印。在城裏我們找到了久別的同修,他告訴我們城裏很邪惡,不要去複印,以免有危險。正巧,她那裏還有一包資料還沒去做,就全都給了我們。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師父就在我身邊,就看我們這顆心。

那年冬天的時候,我姑姑生病了,姑夫陪著她去看病,我和同修去給他們家看家。到那以後,我就去了外鄉一個幾經輾轉才聯繫上的同修的家。從他那裏馱回了一大紙箱子真像材料。等姑姑回來以後,我們趁著天黑把資料全都散發了出去,第二天下了一場大霧,我知道那是邪惡被大量的清除了造成的。此事在鄉里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家裏人知道是我們做的,他們由於害怕遭受迫害,也給我們施加壓力。

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神聖的使命,我們要讓所有被矇蔽的眾生知道真象。

後來,同修克服困難買了一輛摩托車。有了他,我們的交通快捷了。幾年來,我們把真象資料覆蓋了周圍幾十個村子,使那裏的人們基本上了解了真象。在這其中,我還存在著許多的不足,如向這些村子散發材料,有的地方只去了一兩次,沒有更深入的去做;我們準備的一些計劃也沒有積極的去做,一拖再拖。其實這些都是法沒學好促成的。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說「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

我們是不同層次的主,救度眾生是我們來在這裏的目地,我們為眾生而存在。我今後要好好學法,去掉最後的執著,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期盼,救度更多的眾生,做一個真正的神。最後把一首小詩獻給大家:


一剪梅

一路艱辛一路忙,
一雙足跡、一方真象。
一句口訣除邪惡,
一個救字,
一身風霜。

一個執著一堵牆,
一顆人心、一個魔障。
一念改變乾坤大,
一片丹心,
一法弘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