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面對面講真象的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7日】我家住在農村,2003年春開始到現在,我經常到市場賣菜,我隨時帶著大法真象資料和光盤,一有機會,我便面對面講真象,有不理解真象的人,通過跟他們講,再送他們資料和光盤,讓他們帶回家看,使他們更深入的了解真象,讓他們不受謊言欺騙,真正知道大法好。

開始賣菜講真象,我就和身邊賣菜的人像嘮家常一樣,問人家住哪裏?你們那裏有學法輪功的嗎?或者你對法輪功有了解嗎?一談到法輪功,人就會很注意或者驚奇的看著我(因為我們地區也是被邪惡迫害嚴重的,曾多次上過明慧網),問我「你是學法輪功的吧?」我說是。他們就說國家不讓學你還敢學?我對他們講,我過去身體如何不好,我騎自行車都騎不動,我現在五十多歲了,騎自行車來回四十來里路,帶一百來斤的東西都不費勁。從我身體受益講到我們大法學員所遭受的迫害,這時就會圍過不少的人,買菜的、賣菜的,問些不解的問題,如為甚麼還殺人,還自焚?我針對這些問題對他們講,那都是為了鎮壓法輪功而編造的謊言,我們的師父教導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像我平常連活泥螺和活蜆子這樣的活物都不買(泥螺和蜆子是這裏的特產,這裏人都喜歡吃),怎麼還能去殺人呢?談到自焚,那更是栽贓陷害,王進東衣服都燒破了,他腿上夾的塑料瓶還完好無損,你們回家試驗一下,把喝過的飲料瓶放火即可燒揪了。他們點頭認可。我接著講,王進東的頭髮齊刷刷的,像是戴的假髮,頭髮是最易燃的,可他的頭髮卻沒有燒到,他們表示贊同我的說法,每當人多時,我便大一點聲講,讓周圍的人都聽到,像我們這裏被邪惡嚴重迫害的地區,我這樣講,有的世人聽了很害怕,要我不要講或小點聲講,我溫和的對他們說,你看我講的都不害怕,你聽的怕甚麼?

有一次,一個女的買我的菜,看我的一舉一動,她說我,你真是個好人,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她一聽我學法輪功,臉一下沉下來,說了一些邪惡的話。她認為像我這樣的好人不應學法輪功。這也是邪惡毒害造成的,她不知道我過去也是一個自私的人。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功,一舉一動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才這樣的。她又說基督教如何好,這時圍過來的人也不少,我便對她說你學甚麼我不反對,我認為你學基督教也是想做好人,可是你為甚麼反對我們學大法做好人呢?我希望你不要聽信電視的謊言宣傳,那個女的還想說壞話,我嚴肅的對她說了幾句,她漲紅著臉,慌張的走了。

我繼續對其他人講真象,這時過來一個男的,六十來歲,瞪著眼指責我,你這個女的夠膽大的,這麼多人你敢宣傳法輪功,你就不怕告你,抓你?我對這人說,我沒有犯罪,你為甚麼告我?他說你宣傳法輪功就告你,我說我相信大多數人是不會去告我的,因為我不是壞人,講真象給你們聽,是為你們好,如果想告我這樣的人,那人也太壞了。這個長者又跟我提出一系列問題,我用我理解的向他和我周圍的人講,聽著聽著,這個長者露出了笑容,態度也好了。他告訴我他供著佛,我說那你也是和佛家有緣份的人,你更應該明白真象,更應該相信我們修煉的人是在做善事,是好人,更應該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臨走囑咐我,在這樣人多場合講,要小心,不要被壞人告了密。

還有一次,我在市場給賣菜人真象資料,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推著車子來到跟前看到了,我邊遞資料邊講著真象,沒有迴避她,她停住了腳步,對我說,你夠膽大的,利用賣菜在市場上宣傳法輪功。我對她說,電視宣傳法輪功如何如何都是假的。那個女的說,你還敢講這些,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我不管你是幹甚麼的,首先你是一個人,做人就要有做人的道德與標準。她又說,你知道我丈夫是幹甚麼的?他在機關上班。我說,我不管你丈夫在甚麼機關上班,如果是公安局,或者迫害法輪功的機關單位上班,那麼我今天和你講更是講對了,讓他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大法弟子這些善良無私的人,是在給自己加罪,明白真象,別讓他幹壞事,就是給自己造福。我給她講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電視在造假,欺騙民眾,聽著聽著,那個女的笑了,她說她也供佛。我便對她說,看來你和我是有緣份啊!我隨即從包裏拿出資料和光盤,幫她裝進衣袋裏。每當遇著像這樣聽著聽著露出笑臉的人,我為這個生命知道大法真象而感到幸福,那種感覺比我自己得幸福還快樂。

在沒到市場之前,我就發正念清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許它干擾我講真象、救世人。遇著邪惡控制的世人,或受謊言毒害很深的人,先清除其身後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許邪惡控制他,讓他(她)接收我對他們的善念,明白真象,使他們的生命得福。然後我對他們從我自身談起,談我們趕市場,經常為搶佔地攤,鬧糾紛,甚至打起來,我是大法修煉者,我的師父教導我:「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地方少,看別人來晚沒地方,我可以擠一擠,騰出地方給別人用。如果我去晚了,別人不讓用,我可以不跟別人計較,我這樣做不對嗎?這是小的方面,講真象,是讓你們明白,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是不公的。「真、善、忍」那是做人的本質啊,一個不相信真、善、忍的人,不要真、善、忍的人,他能做一個好人嗎?說嚴重點,他都不配做一個人,人與人之間不說真話,你騙我、我騙你,那是人嗎?看到別人有困難幫幫忙,這不是善心嗎?我們在市場賣菜,如果不忍讓,會為佔地攤而鬧矛盾,人與人之間如果不善不忍怎麼相處。就這樣我從淺入深,再講我們遭受迫害,欺世謊言。他們還會提出一些不明白的問題,這樣就能解開他們的心結。

一次,我坐公共汽車,半路上來好幾個人,在車前邊站著,我座位後邊是最後一排座能坐5個人,當時只坐了3個,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走過來坐上了,座位有兩個人不讓座,說是給別人留的。一看就明白,他們是為了自己坐著寬鬆而不讓別人坐。就在這時,我招呼站在車前邊一位歲數比較大的老太太,我站起來喊了聲,大娘,你過來坐我這,大娘過來坐下我站著,車上服務員用感動的眼神看著我,告訴我扶住車站穩。剛才不讓那位婦女坐的男子,看到我的舉動可能受了感動,招呼我坐他那裏,我說讓這位大姐坐便可以了,我站著行。不知誰說了句好人哪,我接著告訴坐在周圍的人,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應該為別人著想,對別人要照顧點。我把握機會,把我隨身帶的法輪大法好生命護身符每人發一張,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通過親身體悟,覺得自己做好很重要,當世人看到大法弟子品質好、道德高,對講真象,送資料都易接受。雖然現在世人道德下滑,可是當我們做的好,他們也是敬重的。

通過面對面講真象,我發現當一個被謊言欺騙很深的世人第一次聽真象或看資料,多數似信非信,當聽到第二個或第三個人對他講,他會理解深入一些,像我姨表妹,她們以前認為我去北京被抓、被關、被打,覺得我傻,還譏笑我,我姨夫(她父親)住院期間,同一病房有位大法弟子的母親住院,這位同修再對她們講真象,她們明白的程度比我以前講給她們能明白的深,表妹和表嫂講給我聽,說那個修大法的講的和你講的一樣,原來真是這樣,她們明白真象後對我也能理解,現在有兩個表妹在學法。

一次在行路中,我與一行路人搭話,後來我問他,你處有學法輪功的嗎?他說有,可能在家偷著煉。我問他,你知不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告訴我,他看過光盤,知道大法好。「人家外國那麼多國家的人都在煉,江澤民想打壓是打壓不了的。」並說他的親屬是村書記,也是這麼說的。他又談了現在當官的從低層到高層,層層腐敗。我為這個世人還有那位村書記明白真象感到幸福與快樂,我的眼淚湧了出來。

在2002年8月份,邪惡在我市辦洗腦班,來抓我的有派出所所長、鎮書記、警察、加上派來看守我的兩個女的,在警車一開動時,我抓住機會對他們講真象,他們提出不解的問題我都做了解答,漸漸的他們對我的態度都比較緩和。在洗腦班上,我向給我洗腦的人講真象,抵制邪惡,不轉化。他們把我送進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同犯人講真象,並教她們唱大法歌曲,拘留十五天,在師尊的呵護下,我用正念走出來了。以前邪惡把我看成監視重點,一有風吹草動警車會整夜在我們這監視,派出所來我家干擾不斷。這次用正念從拘留所出來後,派出所、警察再沒有來干擾我,至此我講真象的環境輕鬆了,隨時隨地一有機會便可講。

兒子準備結婚,我和丈夫趕早市去買菜,有一同修也跟著去幫忙,在買菜的攤上,我找錢時包裏有真相護身符卡片,我隨手把卡片送給賣菜那個女的,告訴她,送給你一個生命護身符,那個女的一看是法輪功的,不敢接。這時過來一位年輕男子說:「給我。」我遞給他,很快圍上七八個人,這時丈夫在一旁指責我「你不趕緊買菜,你幹甚麼?」我沒有理會丈夫,繼續給圍上來的人一人發一張,告訴他們「別看這張小卡片,只要你真心知道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她,她會給你帶來生命的無限美好。這時有一個人問我:「還有沒有,再給我幾張。」我高興的對他說,謝謝你,希望帶給你的親朋好友,祝福你的生命能幸福美好。當時圍在我身邊的這些人言談情緒都很活躍,我正在給他們講真象,丈夫在一旁吼開了:「買完菜還不趕緊走!」當時我明白這是邪惡在控制他,我溫和的對他說:「你把買的菜先拿走,我再買別的菜。」我趁機會繼續向他們講真象。剛開始不敢接卡片那個女的,這時對我說,你也給我一張吧。我為這個生命終於敢接卡片而高興。丈夫把菜送到集中的地方返回來,惱火的指責我,我笑著告訴他,我又買了一大袋菜,我沒有耽誤時間,咱們走吧。丈夫一邊走一邊嚷,我邊清除他身後的邪惡因素,邊勸他,不要在市場上大吵大嚷。回到家中,丈夫對母親又告我的狀,又是火氣沖天,隨我同去的買菜的同修,也埋怨我:「要符合常人狀態,他不讓你講,你就別講了,家裏那麼忙,著急買菜,你還講甚麼?」我啟悟同修,師父一再要求我們要救度眾生,師父剛發表的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們不都看到了嗎?救度世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對照師父的法,覺得我在講真象,救世人的這條路上沒有錯,我就按照師父教導的去做「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念正行》)。

2004年9月17日,是兒子結婚的日子,我準備了八十來張生命護身符卡片和大法真象資料,裝在一個印有喜字的紅紙包裏。我這邊客人已坐下了,等著新娘那邊客人一到就吃飯,我把握機會,把裝好的小紅喜包遞到客人面前,對客人說,我發給你一個喜包,不是錢,可是比給你多少金錢都貴重,你要珍惜。客人多數都願意接收,有的直接衝我點頭,另外三個同修,一看我發了,他們也去拿紅包發。等娘家那頭客人到時,我再去找紅包,很遺憾八十來張已經發完了。

隨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大法弟子講真象的付出,現在講真象世人越來越容易接受。現在我說我是學法輪功的,世人就不會像以前那樣驚奇和不解,在我賣菜的市場上,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有的看到我,笑著喊一句「大法好」,等於是和我打招呼。

我們幾個同修,在講真象上靈活運用,有機會便向世人講,邊遠的地方我們就去發放。為了讓偏遠的山區能看到真象資料,我們利用晚間往返一百二十來里路去發放,回來時凌晨二點到三點,每當回來的路上,我們幾位同修都感到很快慰。

我感激師尊給我安排了一條修煉昇華之路,給我開創了利用賣菜講真象的環境,我深深體悟到「正念正行」正信的威力,我們現在更應理解好師尊教導我們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珍惜機緣,完成師尊賦予我們的偉大使命,共同救度更多的世人。

以上是我面對面講真象的事例,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