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旅館工作講真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日】我是河南省大法弟子,今年58歲。中年時患有肝硬化、高血壓、心臟病等多種頑症,曾到過很多大、中醫院醫治,均一籌莫展。為了好病,在80年代氣功熱時練過多種氣功,也還是收效甚微。1996年有幸遇到法輪大法,我將《轉法輪》一書一氣讀完,我知道他太珍貴了,從此後,我一天也沒有放下過。1999年「7.20」後,邪惡對我們瘋狂地迫害,由於當時學法還不太紮實,人的觀念還很重,存在怕心,被邪惡抓到洗腦班後,在高壓下違心地簽了字,雖然在明慧網上發了《嚴正聲明》,那也是修煉人的恥辱。回家後,一直處於個人修煉狀態。師父講的「三件事」也知道,每天也學法,但正念不足,怕心重,不敢大膽地對別人講真象。後來壯著膽子到街旁的電話亭子上粘一些自己寫的「法輪大法好」、「修煉真善忍」。這樣逐漸開始精進起來。

我是在一家旅館工作的,能夠接觸全國來來往往的客人。在單位,從老闆到工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要把大法弟子的美好形像展現給周圍的每一個人。師父要求我們在任何場合都要做一個好人。所以工作中早上班、晚下班,髒活、累活我總是搶著幹,幹起來比年輕人還輕快,經濟方面從來不佔單位一點便宜,他們從心裏都贊成法輪功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在適當的時候,我也給周圍的同事講江××迫害法輪功的真象,但做的還很不夠。2003年初,一位同修給我一份《明慧週刊》,我認真地閱讀後,突然明白了,我原來一直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上,沒有真正融入正法洪流中來,不能、也不敢走出來向世人講真象、證實法,救渡世人,只想著自己修煉圓滿。師父講:「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北美巡迴講法》)。

2003年農曆新年後的一天,同修告訴我,市內有兩個單位門口出現了攻擊大法的橫幅。當時我很吃驚,馬上騎車去看個究竟。經過查看,不是兩處,而是三處:師範學校門口、人民商場門口、市檢察院的大門柱子上。我們幾個商量後,決定由我和另一位男同修將它們除掉。凌晨三點鐘,我們一路上發正念,首先來到師範門口,我們發正念:「不讓門衛聽見動靜!」由於天下了點雨,橫幅被淋濕了,費了點勁才把它割下來。接著來到市檢察院門口和商場門口,把誣蔑橫幅拉下來扔了。

第二天下班後,我騎車出去看情況,突然發現全市到處都是這種橫幅,街上到處都是標語,看來是邪惡的一次集體行動。下午,我裝著不乾膠,眼裏含著淚,不停地撕著街上的標語,我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你們眾神聽著,邪惡在毒害眾生,你們得配合師父正法,馬上給我刮大風、下大雨,把這些邪惡的橫幅、標語給刮下來!」這一念真是驚天地、泣鬼神,果然,好像他們明白我的心思,每天下午準刮大風,一連刮了一個星期。

師父要求我們「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這麼多單位掛不好的橫幅,是因為世人不明真象,我應該馬上讓他們明白真象。我買信封,把真象小冊子裝好,寫上單位名字和負責人,一天跑幾個單位。大的單位坐出租車交給門衛,其它一些單位,騎自行車交給門衛。有幾個大單位接著信後,馬上將邪惡橫幅去掉了,有些邪惡橫幅已經被風刮得捲了起來,甚麼也看不見。

師父講:「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洪吟(二)》「正神」)。對那些剩餘的橫幅,我就給它們講真象:「橫幅,你聽著,你也是生命,你應該配合正法,不能聽從舊勢力的安排,你的生命才有好去處,不然就會毀掉了。」很奇怪,我講後,有些單位的橫幅第二天就不見了。如:人民路附屬小學門口用大木牌子寫的邪惡標語,第二天就去掉了。就這樣,經過一個星期的正念行動,全市二、三十處邪惡橫幅全部清理乾淨。

按照師父「全面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要求,不論在我住家屬區的街坊鄰居,還是單位的領導、同事,以及旅館入住的客人,我都把他們看成是有緣人,是應該被救度的對像。特別是在旅館居住的客人,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象,沒有機會就給他們留下一個正的感覺,等下次再讓他們了解真象。客人來自全國各地,有每月來一次的老客戶,也有新客戶,有的一個人,有幾個一起來的,情況不一樣,要分具體情況講。我是在樓下負責登記收款的,很少有到房間去的機會。

由於旅館人手少,我就主動幫助同事上樓給客人換床單、被罩,創造講真象的機會。他們一般都讓我抽煙,我就直接講我是煉法輪功的,不抽煙。這樣可以立即將客人引入主題。很多客人一聽就會明白,但也有害怕的或不願意聽的,但是我總是要給他們留下一個「法輪功好」的印象。在客人較多的情況下,我就給他們房間放一個小冊子,有的客人邊走邊看。這樣,幾乎天天都有機會講真象。

對於一些老客戶,對他們講真象的機會多一些。比如西安市的一位姓張的客戶,我第一次給他講真象時,他根本就不愛聽,反而完全站在相反的立場上。為了救度他,我心態一直很穩定,總是以微笑面對他,等待機會再講。他第二次來時,我把開水送上去,笑容滿面地與他拉家常,送給他真象冊子,他還是不看,一直固守著原來的觀念。但我並不放棄,每次來我就講一次,不知講了多少次。因為講得多了,漸漸地熟悉了。有一次他在外邊跑了一天回來晚了,他說:「李師傅啊,我最喜歡你值班,你在這裏我有開水喝。」通過多次接觸,他的確看到了大法弟子真是按照「真善忍」在要求自己的,他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有一次,他問我:「你說你們把名利看得淡,如果你碰到你手裏沒錢,兒子、家裏都向你要錢怎麼辦?」我回答說,我們師父教我們修煉,只是修那顆心,將求名求利的心看淡,不是工作不幹了,錢也不掙了,你該掙多少錢還去掙。我以前渾身是病,每個月錢都花在看病上了,現在甚麼病沒有,錢總是花不完,怎麼會沒錢呢?我不知道他是大學生,有時提問題很突然,但我總是用師父給我的智慧給他講,使他很滿意。我發現他對法律很感興趣,我就從這方面給他講,我說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有言論、結社、出版……自由,實際上江××才是真正的違法者,這些話對他有些觸動。有一天,他說來河南這麼久,工作沒有甚麼進展,覺得很苦惱,我說你最大的進展是明白了「法輪大法好」,他笑了。

河南鄲城縣姓王的一名業務員,是幾十年的老客戶了,他很有緣,在家信過基督教,我們在一塊常談論法輪功的事,在家學盤腿,出差盤腿,在房間讓同屋的人也盤腿。一次他說有高血壓,在喝一種藥茶,我說你呀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試試看怎麼樣。幾天後他感覺很好,從此以後天天堅持念。有時到廠裏辦業務,在辦公室那麼多人他也念「法輪大法好。」有一次他在旅館營業廳裏對我說,今天下午他念了100遍,他把「法輪大法好」當歌唱。

湖北廣水市蚊香廠的一個業務員,以前在一次出差時跌倒後造成肝臟破裂,動過手術,從此以後身體特別不好。有一次他來出差,我給他換床單,知道他的身體情況後,就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每天念上幾遍,不用花錢,也許病就好了。他抱著試試看的心情開始念。幾個月後,他又來了,我去給他換床單,一進門他就高興地說:「大叔,你看我怎麼樣?」他說回去後天天念,現在又能吃又能睡,也變胖了。我還沒來得及插話,他又搶著說,他告訴了另外十幾個人,讓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說你這是在做大好事呀!

濟源市一個業務員,很有緣份,一說法輪功,他說他愛人也煉,我也想煉沒有書。我就給他一本《轉法輪》,他很高興,有時出差都帶著。最近他又來了,我問他書帶沒有,他說沒帶,說太苦了,做個好人算了,搞業務還得喝酒。我說:「小賈呀,你把業務放在第一位了,人一生轉眼就沒了,還是修煉重要啊!」談了一會兒,他有些好轉。他問有小冊子沒有?我就把96年師父《美國第一次講法》和《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給他看,第二天他跟我說:「我明白了,這兩本書我得拿回去,讓我愛人也看看!」

有一天,吉林省四平市的一位客人,登記時我一看是吉林的,我想一定得給他講真象。我找個機會上去給他拉上了話題,我說你是吉林省的?是我師父的老鄉,我師父是公主嶺市的。他說我們四平和公主嶺相距很近。我直接談起法輪功的美好和天安門「自焚」真象,他很理解我的說法,但是他又說只要別和國家對抗。這時我剛好有事,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等辦完事發著正念,我掂著開水又來到他房間裏。我說:「你是我師父的老鄉,我很想和你多說幾句話。」他很激動。我說,江××把真的說成假的,善的說成惡的,黑白顛倒,人不講德、不學善,只認錢,平時沒事就打牌、喝酒、賭博,就會造成社會道德的下滑,這樣下去不危險麼?說得他一個勁地點頭稱是。

現代社會很多人確實是只認錢。如湖北廣水的兩個年輕業務員,開始給他們講,根本聽不進,除了錢甚麼也不認。我想對年輕人不能過急,得尋找合適得機會。一次,他們在營業廳裏主動給我談起法輪功。他問我怎樣煉功?我就給他們展示了盤腿,他們看後很驚訝,我就很自然地講起了天津事件和中南海上訪事件的全過程,講江××如何違法,講民政部、公安部的通知和「六禁止」的可笑,講人大常委會和兩高的「取締邪教」為啥對「法輪功」隻字不提…… 他們聽後頻頻點頭表示同意。過後,我又給他們「護身符」,也很樂意地接受了。以後再來一進門就說:「大好人哪!」

旅店門面房一個理髮店,小兩口都是新鄉黃河邊的人。由於經常接觸,他們都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有時,他們小兩口吵架,我就用大法教人向善的理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讓他們經常念「真善忍好」,現在他們很少吵嘴了。他們還教親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門面房一個姓丁的,他原來信佛教,開始給他講,他只是應付,給他書也不要。由於接觸多了,見面就講,後來真象小冊子見面就要,光碟也看,《轉法輪》也看。現在見面就是「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天天不離身。

門面房一個做麵包的,浙江人,兩口子很固執,也是只關心掙錢。我每次講都發正念。現在小冊子也看,也念起了「法輪大法好。」

一次我們店上司事業部通知準備換承包人,開會店裏10人參加,事業部老總、辦公室、財務部十幾人參加。我想能在這裏講真象多好!剛一動念,老總就談起法輪功的話題。機會難得!我趁機講起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講起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象。他們都知道以前我一身病,可現在已經九年沒有吃過藥。幾位經理和會計提一些不明白的問題,我的回答令他們很滿意。老總說:「你以前不愛說話,顏色很不好,現在愛講話了,臉色也好看了。」

我所住的家屬區有幾十戶人家,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也都知道我在家孝敬父母,在單位兢兢業業,鄰居有事有求必應,他們見面就說:「你是個大好人哪!」所以給他們講真象都能接受,過道裏貼的「真善忍好」等小標語,到現在還在那裏,沒有人揭。有幾個人看過《轉法輪》,給他們講真象後,再給護身符,都很樂意接受。有的老人不識字,就讓家人念。

我的老鄉、親戚多,來家吃飯閒談時,就給他們講真象,給他們護身符,都很高興。我姐姐一家在農村,我回她們家過節帶的資料發完後,給她們全家講,都聽得很認真。

今年上半年,市「610」辦公室組織一個劇團,到附近各鄉村演攻擊大法的節目,得知後,不能讓邪惡毒害眾生!我把她們要去的地方打聽清楚,帶上不乾膠和資料,步行每天跑一個村,每戶放一份資料,讓老百姓知道大法的美好,鎮壓大法的非法性。

通過講真象,證實法,也發現了自己的很多不好的心,有的去掉了,有的很長時間才意識到,而且有些心還很重。我要珍惜這正法的最後時光,嚴格按照師父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