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報紙講真象的一點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1日】一個多月前,我一個人到一個小城市去生活,怎麼樣講真象呢?我想到了每天到市中心拉開掛圖煉功的辦法。

第一次去選好的地點,將要走到時,天色驟然陰沉,烏雲壓得很低,狂風捲著細碎的雨滴和冰雹粒兒在肆虐著,我心裏很清楚,這就是邪惡在干擾。我穩穩的發著正念,走到橋上,掛好圖片,開始放音樂、發正念,路過的人根本不看我,周圍黑洞洞的,風把掛圖刮得上下紛飛,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覺得一個人孤零零的。發完正念,我把小蜜蜂的聲音放大一些,這時我聽到了師父的聲音,我的心一動:「誰說我是一個人,師父還和我在一起呢,全宇宙正法的神都和我在一起,我面前的這些人在等著我救呢,煉!」

我選的這個地方在市中心的一座橋上,是交通要道,人流量大,行人的腳步也比較閒散、緩慢,一條寬闊的大河從腳下流過,兩面是山,站在橋上就是站在風口上。第一次來沒經驗穿多厚的衣服,等到頭頂抱輪的時候,全身都凍得僵硬了,我咬著牙對自己說,「頂住,頂住,我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能頂得住」,一直堅持到最後。

隨著發正念不斷的清理邪惡,停下來看圖片和向我詢問的人越來越多了,在講真象中,我從內心到外表都十分注意,每次外出煉功,我都穿得整齊、文雅、大方,有人路過,我就主動迎上去,但保持一個較寬鬆的距離,說話是直截了當、堂堂正正,但聲音輕柔、態度親切。一想到眾生看到報紙和傳單就可能得救,我發自內心的高興,所以只要我一發真象資料,我就笑呵呵的。

很多陌生人只能在見到你的一瞬間在人的表面決定是否領取傳單,然而普世的善惡、美醜的標準還在,路人在一瞬間也能從外表看到你的純淨、善良和真誠而信任你。在實修中紮紮實實去掉執著之後表現出的大法弟子的美好,也會由裏往外的顯露出來,一個笑容、一個眼神中都能流露出真誠和善良,更何況大法弟子正法修煉出的能量場純正慈悲、威力強大,能瞬間化解常人頭腦中的一切阻礙。

有時我正在和一個路人講真象,旁邊有一個路人走過,我不想落下任何一個從我面前路過的人,很多時候我只要向他看一眼,他就改變原來的行走方向,主動走到我面前要一張傳單。有時我迎著某個人走過去,只要他看見我,就轉過方向,迎著我走過來接傳單,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多次。正法修煉,奧妙無窮,難以言表,但表現形式上十分平凡,不露聲色,所以我體會到,靜下心學法,紮紮實實修去每一個執著非常重要,與證實法的工作、發真象資料緊密相關。三件事要同做,而不是使人的勁兒,一頭紮到證實法的工作中去,造成學法時間少,發正念不清醒,這都不是正確狀態。

在面對面講真象時,如何針對不同的人心、不同的思維和心結去講,我體會到特別磨煉人。一次一位先生拿了傳單後走了好遠又折回來,直沖沖的說,「你們既不搞宗教,又不搞政治,為甚麼會被鎮壓?」我當時理直氣壯又態度十分文雅的問他「那基督徒為甚麼受迫害?全世界有60多個國家有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只有在中國被鎮壓?這說明不是法輪功有問題,恰好說明鎮壓法輪功的人有問題。它們手中有軍隊、有警察、有金錢、有媒體、有外交官,它們抓了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打死了上千人,它們還能向全世界散布謠言,這些我們法輪功都沒有,但我們有真理!」他低著頭聽到這,痛快的說,「都明白了,你說吧,我怎麼幫你們……」

在發真象資料過程中所出現的大大小小的問題,甚至一個眼神,一個表情,我都敏銳的捕捉住,結合自己向內找,迅速調整自己,所以感到每天都被安排得很緊,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大的干擾迫害,穩健的走著,路越走越寬。

我真希望海外的大法弟子能把自己每天的煉功也作為洪法講真象的一種方式,讓更多的人得救,「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