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出山前後傳功講法過程中的一些經歷(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5日】編註﹕此文的作者很早就開始跟師父學功,但因為長期沒有重視學法,迫害全面公開後這幾年走了很大的彎路。最近他開始醒悟,寫下這段回憶。我們發表此文,是為了更多的學員與世人從師父的言行中受到教益,更加懂得尊敬師父、珍惜大法洪傳於世間的這段千載難逢的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擺放好自己的位置。

對於本文的作者,我們衷心希望這位同修吸取教訓,抓緊學法,學好法,儘早發表嚴正聲明,紮紮實實的在做好師父要求所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中彌補過去,走正今後的路。

* * * * * * * * *

我出生在北京,自小對氣功與修煉就很感興趣。1990年的一天,一次從軍博出來,剛一下公共汽車,無意中往東看,發現在公園門口有人在煉功。感覺一股特別的力量吸引著我,很強的感覺。我就悄悄的湊過去。因為年齡小,有點不好意思,怕他們看見,就偷偷的聽。

晚上,師父給他們講功,我一聽,雖然淺白,但一針見血,點到了根本,是自己從前聞所未聞的,就想跟著學。彆彆扭扭的給師父說了後,師父看著我說,自己在北京待的時間不長,沒時間教我。就推了。我不死心,就還去看他們走游樁。在軍博傳達室旁的小樹林。看了四五天後發現師父還沒有走,就又要求接著煉。師父給女兒單獨說了一會,就問我煉功目地是甚麼,我當時稀裏糊塗的就說是修煉。師父說跟我學可以,但是有三個條件:第一,我不教你算卦,看風水治病之類的,這些社會上有人教;我是要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這些東西我不教,而且也不讓你有。第二,咱們彼此都互相看一看,我要看一看你,你也衡量一下我。(師父說的非常客氣。)第三,現在教你的這些東西,不能跟任何人包括家裏人說,只能自己知道。

我答應了,從此開始跟師父學功。

一、揭穿中央電視台的謊言:李晶超學功晚,不可能幫師父創編功法

1991年師父隨母親到泰國探親,回國後經北京抵達長春。李晶超通過其哥哥李晶峰的介紹,才跟隨師父學功。當時我和其他幾位學員早已跟隨師父學功一年多了。1999年7月23日開始,在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刻意醜化與惡毒攻擊師父的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中,李晶超竟然說甚麼是他和師父一起創編了法輪功。這是李晶超對歷史事實的歪曲,對自己良知的出賣。

其實早在1992年師父出山前後,李晶超就因用天目給人看病收錢受到師父的批評。可那時他已起心了,執著於自己天目看到的東西,用氣功看病收人錢財,對師父的批評也不聽了,越走越遠,終於走到了大法的對立面上,教訓很深。

最近北京有一位叫劉×的,自稱9歲起跟著師父,天目能看到東西,在大法弟子中宣揚,藉此顯耀,迷惑一些學功不深的學員,甚至和學員要錢,其實師父1990年之前沒有教過任何人,連師父的家人都不知道。1990年後,我一直跟隨師父,直至師父出國傳法,根本就沒有這個人。

二、師父走正每一步,度人講法不做表演

師父1992年公開傳功時,正值中國氣功熱時期,社會上林林總總各門各派的氣功,其中又有魚龍混雜的附體功。當時人們對氣功的認識也就是兩條:一是看能不能表演點功能,二是治病。當時氣功研究會的功法鑑定也是這兩條標準。

在這一點上,師父從一出山以來,態度就很堅決,度人傳功不做表演。大法有其嚴肅性,威嚴性,與各種祛病健身的氣功及附體功不能同流,決不能用表演功能來吸引人學功,正如師父在法中講到的「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們的執著心」(《精進要旨》)。師父說:「我傳法不做任何表演的意思就是:我出來的目地交代得清清楚楚的。要是一邊表演,一邊傳法,那就是傳邪法。那樣,人來學的不是法,而是學你的技術來的。釋迦牟尼佛當年也不這樣做。治病可以,反正你看不見,他就覺得好了。怎麼治的,信不信由你。病人好了,相信不相信,痛不痛哪,第三者不知道。這裏邊就還有悟性存在,治病是可以的。當年耶穌、釋迦牟尼佛也是這樣做的。就老子沒有做,老子知道人間太險惡了。」(《轉法輪(卷二)》「度人講法不做表演」)

所以師父採取了給人調整身體、氣功諮詢的方法讓人們認識法輪功。最早是1992年6月份,在北京甘家口商場的建材局五樓禮堂做氣功諮詢,上、下午一整天連續十天,效果非常好。腫瘤或子宮肌瘤這一類的看完後照片子就沒有了;乳腺增生治完後就沒有了,摸上去很軟;骨質增生、腰椎或頸椎間盤突出治完當時就好了,再照片子就沒有了;心臟病很難受,治完當時就不痛了,再照片子痊癒了。老湯(當時是北京輔導站站長)就是在師父給他治完心臟病後,上北醫三院照片子,病好了。大家看法輪功這麼神奇,都想跟著學,這才辦了北京第一期班。據其他當事的老學員回憶,那期班當時大約有200人。1999年7.20後老湯迫於壓力上電視表態揭批,可我們和他都知道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三、頭一次碰見師父請弟子吃飯的

我以前練過很多的功法,從來都是徒弟供養師父,從未見過師父請弟子吃飯。

1991年,師父從泰國回國後,我們跟師父一起去北京戒台寺,中午在路邊的小飯館吃飯。吃完後我們都搶著結帳,師父說你們誰也別動,然後師父自己去結帳了。這件事對我們的感觸很深,因為當時想以前向來的規矩都是徒弟供養師父,這是頭一次碰見師父請徒弟吃飯。十幾年了,當年的情景歷歷在目。

四、跟隨師父那幾年就是泡方便麵,真是吃怕了

當時跟隨師父各地辦班。連續幾年,在火車上師父只吃方便麵。到了辦班地點,晚上開課之前,師父向來不吃晚飯。講完課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點,招待所已沒有飯吃了。師父也不去外面吃飯館,一律泡方便麵。我們也只好跟著師父吃。那幾年真吃怕了,聞味也不舒服。有時還是拿大袋子批發散裝的方便麵,一吃好多天。

師父吃飯不多,吃的也快,如有剩下的就打包帶走,很節儉。後來我發現一個細節,師父和身邊的學員在一起時,總是能比別人提前一小會吃完,先去結帳。

五、大熱天師父擠公交車

1992年7月,師父剛來北京。我跟隨師父出去辦事。當時天正熱,自己想求安逸,想打出租車,可師父卻擠公交車,我也只好打消了打出租車的念頭。擠了一身的汗,可師父的這種節儉深深的影響了我。

電視上有人造謠說師父生活的如何奢華,我不知道它們這些謠言來自何處,它們有甚麼資格誣蔑與醜化我的恩師。從師父出山前兩年開始,我跟隨師父多年,至今讓我感到學無止境。回想起師父當年為了洪傳大法、救度眾生所吃的苦、遭的罪,淚流不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