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師父在貴州傳法時的神奇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我在1993年得法,曾榮幸的參加過師父的四次傳法班,一次師父給輔導員講法,共五次親見師面,五次聆聽師父講法,沐浴佛恩,親身感受偉大師尊的慈悲。我把這些我腦中最最深刻的記憶寫出來與同修分享,見證大法的神奇、殊勝和美好。

一、五次親見師面、五次沐浴佛恩

1993年5月的一天,在多年不見曾經在我念小學時教過我的一位教師的引導下,法輪大法在貴州洪傳的第一期學習班的第三天,我榮幸的走入了大法修煉之門。

初見師父,好面熟啊?!似曾早已相識,但又想不起在哪裏見過……。我輕腳輕手在後排空地上找個地方坐下,聽到的第一句話是「有練過其它氣功的人進到我這個班,只要你真心修煉法輪功,我都會管你,會給你清理身體、調整身體,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保證你在今後能在我這一門中修煉。」真神了!他怎麼會知道我練過別的氣功呢?(之前由於身體原因,我曾練過別的氣功)看來這才是我要找的真正的師父……。就這樣我深深的被師父的法理所折服,師父的講法句句打動我的心,我越聽越想聽,越聽越愛聽。

師父在貴陽的三期講法班我都沒有落下,還叫了單位的一些人及我的親朋好友也來參加。

1994年12月師父最後一次在廣州傳法,我也請假趕去參加了,1997年9月23日,師父在貴陽為貴州大法輔導員講法,我也榮幸的見到了師父,並聆聽師父講法。就這樣我五次親見師面。

師父在講法中說:「我覺得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得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轉法輪》第一講)是啊,每當回憶起這段日子,真是無比幸福。

二、師父除魔

記得在三期學習班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擾,不是在講法過程中突然停電,就是傳法場地的突然變動,特別是在第一、二期傳法班上。師父講著講著,突然就停電了,查電源、電路樣樣都沒問題。此時只見師父用手一抓,又一揮就又來電了,燈又亮啦,師父又繼續講法。又停電,又處理,反覆多次。還有時是平靜的默想幾秒鐘(註﹕在這個空間的體現),問題就解決了。

從講法中我們得知,貴州這個地方有很多修道之人,他們在深山裏修煉,他們用功能把洞堵起來,修得很苦。常人看不見他們。他們不得法,修了很長時間,也沒修上去。他們中有很多好的,這次也來聽法;但也有個別不好的,離貴陽17公里(西南面)就有一個,它也修了很長時間……。師父不願跟人鬥,就是傳法。誰也干擾不了。

5月、6月接著辦了兩期班,第一期在省地質局,第二期在貴陽醫學院禮堂。8月份辦第三期,聽法的學員很多,開始是在省政府大禮堂。聽完第一堂課,第二天就不准在那裏了,很快又找到了青少年活動中心,沒有影響到師父傳法。後來才知道就是花溪山洞裏的那個蛇精在搗亂。在北京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它又跑去搗亂,(此前它曾給大法貴州輔導站站長講過再不搗亂的)師父一再慈悲,多次給它機會改過,它都不聽,始終魔性不改,最後它被銷毀了。

三、貴州的三個特殊

寫到這裏,我想起了在2000年的一天,聽一位同修說,她在報上看到一篇報導說:五百年前,太極祖師張三豐曾經到過貴陽與遵義,並在貴陽青岩留詩一首:「頭在青岩鋪,腳抵四方河。五百年之後,浩氣直貫皇城閣。」(註﹕青岩、四方河、皇城閣均為貴陽地名)是啊,五百年後的今天,偉大師尊傳的宇宙大法「真、善、忍」。我們有幸生在這特殊地區,和偉大師尊有著特殊淵源的、特殊修煉人群中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定要珍惜這特殊的機緣啊!

無論邪惡採用任何卑鄙手段進行迫害和打壓,都無法改變弟子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決心,事實證明這批修大法的特殊人群是打不倒壓不垮的!即使他們中有人摔倒了,但很快又會爬起來繼續走師父安排的路,緊跟師父,救度眾生,用實際行動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助師正法,只聽師父的話,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走正走好最後的路。

四、照片上的神奇

第一期班結束後,有幸與師尊在貴陽黔靈公園白象泉前邊空地上(當時的集體煉功點之一)合影。

第二期班結束時,師父拍著我的雙肩,慈祥的對我說:「守住心性,好好修煉。」一位年輕同修看見了,他對我說:「你好幸運啊!李老師給你好東西呢!」回到家,我怎麼也靜不下來,想著師父馬上要離開貴陽了,我一定要去送送師父。

當時,天下著雨,我在趕往火車站的途中就感覺到就像師父在「灌頂」中講的那樣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全身。」(《轉法輪》.第四講)非常舒服的感覺,一直持續很長時間。從此,我多年的四肢冰冷,及全身所有疾病不翼而飛,全都好了。

師父上了車,火車緩緩啟動,我們幾個同修一直在站台上目送著,師父在車門邊向我們揮手,被拍下一張照片,只見師父揮動的手向著我們頭頂上方全是一片潔白,我們幾個同修被一片潔白覆蓋著,看不清我們的身影、面貌,全是一片潔白。每當看著這張照片,我們都會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倍感幸福、親切。

五、點化有緣人

在修大法前,我曾經因病亂投醫練過多種氣功,還拜過本地的一位氣功師,有幾位師兄師姐對我很好。修大法後,我心想:只有大法師父才是我真正的師父,才能救我。因此我就對幾位師兄師姐講:法輪大法是真正性命雙修功法,李老師是來度人的,從今以後,我只修大法,不練原來的功了,並希望他(她)們都來修大法。包括那位所謂的「師父」,我還買了坐墊和全套大法資料給他,他把坐墊收下了,而大法資料卻還給了我。其中一位師姐,她說大法好,她也想來修大法,可就是遲遲不見她來。

第二期學習班快結束的那天中午,我又去了她家,她很高興的告訴我:早上她在家打坐時,(她練的功中也有靜功的)天目看見從我們(學習班在的)醫學院方向有一股很漂亮非常強大的光柱旋轉著直奔她家而來,(其實她家在城西南,而醫學院在城北,幾乎要貫穿全城。)然後就停在了她的面前,耀眼極了,她感覺非常舒服。更驚奇的是,在她出定後,發現在她右手掌內居然出現了一幅非常漂亮的山水畫,就像用紫色鉛筆畫上去的一樣,抹不去,洗不掉。我看後也很興奮,就對她說:「這是大法師父在點化你呢,叫你莫失機緣,趕快修大法吧。」接著就拉上她往醫學院學習班,她終於聽到了第二期傳法班師父講的最後一堂課。

聽課結束後,我領著她到師父面前,向師父說了此事,師父看了她手上的畫,高興的對她說:8月份來參加第三期學習班。由於她放不下原來練的那些東西和所謂的「功能」,更放不下常人中的執著,最終也沒能走進來,真可惜!

六、清理、淨化身體

師父在講法中說:「凡是來真正修大法的學員,我都要給你清理身體、淨化身體,你知道的病、不知道的病、和將要發生的病,統統給你清理出去……。」

修大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腦挫傷後遺症、頸椎病、萎縮性鼻炎、肺結核、肋軟骨炎、風濕性關節炎、左側腎結水等等,經常浮腫、四肢冰冷,還經常感冒,長期不離針藥,整個人看起來面色無光、又黑又瘦,比實際年齡蒼老得很。

修大法後,不到一個月,在不知不覺中,我以上疾病全部不治而癒,且面色紅潤、精力充沛,從此與針藥絕緣,從新獲得新生,整個人看起來突然年輕了許多,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同事及家人都為我高興。

在第二期學習班結束後的一天下午,我在家搞衛生,一邊哼著歌曲,一邊拖著地板,突然一下子胃裏像刀割似的疼痛,痛得我在沙發上打滾,一會兒功夫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丈夫和兒子急得團團轉,要找車送我去醫院診治。我說這不是病,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祛除病根呢!我不去醫院。就這樣我沒去醫院,後來實在痛得不行,我就喊著:請師父加持幫幫我,話音剛落,唰!一下就不痛了,就甚麼事也沒了,就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我又拿起拖把開始拖地。這直令在一旁看著的父子倆連聲說:太神奇了,剛才痛得那樣嚇人,你一喊師父就不痛了,要不是我們親眼所見,誰會相信呢。

還有一次,早上去上班還好好的,突然就開始腹瀉,一趟接一趟的跑廁所,同事都叫我趕快吃藥,我說沒事,不好的東西排除去就好了,別管它。中午我沒回家,也沒吃東西,整整一天,拉了幾十次肚子,可是我卻很精神,跑完廁所回來照常上班做事,同事看見都說:「奇了,按常理像你這樣不停的腹瀉,又不吃東西的,是要被拉脫水的,可你倒好,越拉越精神了,還紅光滿面的,法輪功真神奇……。」由於這事,後來她們都和我一起煉功,只是99年7.20後因為怕遭迫害她們不敢煉了。

修大法後,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太多了,兩次被汽車撞翻,兩次從樓梯上摔下來,結果都安然無恙。這都是師父的洪大慈悲和威德,為弟子消去了許多大難。是師父給了弟子太多太多次的生命啊,謝謝恩師!

凡是真修大法的弟子,都能感受到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隨時隨地的呵護著我們。

七、佛緣

1997年9月23日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早晨在煉功點煉完功後,另一位輔導員對我說:下午兩點鐘在八角岩飯店開輔導員會議,叫準時參加。後來她又來電話說,要我早點去,打掃衛生布置會場。她還說,她太激動了,昨晚一宿都沒睡好覺,今天連飯也不想吃,真是太激動了。我私下想,是甚麼原因能使她激動得廢寢忘食呢?莫非是師父來了!

我就隨便吃了點東西,趕緊洗了個澡,直奔會場。等一切準備好了,這位同修又叫我到飯店外邊去接別的點上的同修,怕他們找不到會場(其實,這個地方很多同修以前都來過多次,是來看師父講法錄像),我答應著走出禮堂。剛走到禮堂門外第二節台階,就看見師父在一位站長的陪同下,走在離我幾米遠的花園小路上。師父也看見了我,微笑著朝我這邊走來……,我呆呆的站著甚麼也想不起來,眼裏滿著淚水,只想給師父跪下,然而周圍有很多常人……,正在此時,那位站長對著我喊:還不快領師父進會場,你還呆著幹甚麼?這樣我才從驚異中醒來領著師父進了會場。

佛緣啊,深深的佛緣!沒想到,到如今師父的最後一次來貴陽,居然是我在無意中,毫無準備之下,在師父講法的禮堂門前迎接師父。(在這裏,我絕非有半點顯示心,我只想與同修們分享幸福。)當時那沉浸在幸福中的我,腦子一片空白,面對師父,就是想不起要說甚麼。末了臨別時只說得一句:「謝謝師父!」

師父握著我的手,微笑著,很親切的對我說:「多看書,多學法,就看《轉法輪》,你想修多高,都能指導你修多高……。」看著我們一步一回頭,依依不捨的樣子,師父過來對我們說:「貴陽我還會再來的……。」

師父啊,在此,我謹代表貴州所有大法弟子向偉大慈悲的無以用人的語言稱頌的師尊合十、問安,師尊辛苦了!貴州大法弟子想念師父!

期盼師父有一天真的會來,我們相信這一天不會遠了!

八、光圈

師父最後一次對貴州輔導員講法過程中,曾有兩位飯店服務員跑來跟我說:她們看見師父坐在一個非常漂亮的光圈中,而且師父頭上還有光圈。她們還說:「你們師父是佛。」我對她們講:「你們說對了,我們師父是來救度眾生的,你們看見了,那是佛緣,福份非淺啊!你們趕快來修吧。」她們都說:「要放下常人的執著,(她們都看過《轉法輪》了,也煉過幾天功)她們做不到,要求太高了。」儘管我多次勸說,包括以上提到過手掌出現山水畫的那有緣人,她們雖然都曾得到過師父的點化,可是由於她們迷得太深,太看重現實,最終還是沒能走進來,真是太可惜了。雖然如此,但欣慰的是,她們已從心底知道了師父、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但願她們這幾年沒有被江氏集團的謊言宣傳所迷惑。

九、顯神威

師父在講法中說:「從我這個班上下去的很多學員,你不但病好了,你還要出功的,很多的功能……。」

我單位一位參加第三期學習班的同修,得法後不久,在1994年的健康體檢表上發現,他多年的乙肝「老三陽」轉陰了,完全好了!而且還出了功能……。

1994年秋天的一個上午,她帶上錢到批發市場去購物,在公共汽車上,一夥扒手盯上了她,一些朝她身邊擠過來擠過去,剩一個就伸手摸她的錢包,可是那手啊,剛伸向錢包,就被彈回去了,反覆多次都是這樣。最後,那些扒手們只好停下來,全都盯著她看。其實她早就發現了這群扒手,只是沒吱聲,想看看他們到底還要使甚麼招,因此也就盯著他們。扒手們受不住了,然後心虛的在中途下車了,一邊下車一邊大聲嚷嚷:「這個女人身上帶電,惹不起。」

師父講的法,處處顯神威,關鍵時刻這位同修修出的功能得到了應用,使她免去被扒手偷竊的損失。

以上是發生在我身上和我親身感受與見證的真實故事。很多神奇的事情有好多大法弟子都曾經親眼目睹和親身感受過。只不過,我把自己看見和自己體驗到的寫出來了,目地是除了與同修分享外,同時還想讓所有世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知道大法師父的無私、無畏與大法師父的偉大、慈悲,及大法的神聖莊嚴和殊勝美好,一切都是無法用世間語言所能表達!

奉勸世人不要受江集團的謊言欺騙,分清是非,明辨善惡,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那是一定會得福報,一定會有個美好未來的。同時也正告所有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警,不要再充當江××的幫兇和打手,繼續行惡,要知道善惡必報是天理!迫害佛法之徒,必遭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