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慈悲的師尊在大連講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7日】明慧週刊登出同修回憶師尊在大陸講法的點滴故事,也喚起了我的回憶……

一、買票-退票-買退票

記得那是94年6月下旬,得知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要來大連機車廠體育館辦班,我托單位的同事給買了票。開班是在7月1日,可是到六月末,單位突然安排我去外地出差,當時沒認識到是干擾,只好又托功友將票退掉了。等我匆忙辦完事從外地回來,已是7月3日了,老師已講了兩堂課,要在以往我就只能以後有機會再去了,可是這回在家怎麼也坐不住,就想去聽聽,於是晚上我就提前到機車體育館,抱定一個想法:有退票的就買票進去聽,沒有退票的就站在門外聽。結果我剛一到體育館門口,就有人退票。我欣喜若狂,心想:我真有福,怎麼這麼巧。現在知道,這是我發出了珍貴的一念師父安排我得法的呢!後來師父在講法時說這個學習班也不是誰都能來的,有些人想來也來不了,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都是不錯的。我明白了:這是緣份。

二、兩次見到師父

我如願以償的順利的買到票進了班。體育館兩邊看台二千七百個位子,場地上滿滿的人席地而坐,會場上將近四千人,卻井然有序。後來知道那全是從外地趕來的學員沒有買到座票。場內的氣氛祥和莊重,令人感到很舒服,因為我以前聽過多種氣功課從沒有這種感覺,當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聽師父在講課中講到,這是正法修煉所帶來的能量場。

我坐在三排三十五號,坐號離講台較遠看不清師父,但我看到師父講課時沒有文稿,只是從白襯衣上兜掏出一張疊著的紙,打開放在上面,偶爾低頭看一眼。七月份的氣溫已經很熱了,桌子上放著礦泉水瓶,可從沒見師父喝過水。

有一天開課不一會兒,聽師父說:那個扇子不妨你就放下,越扇越熱,吃苦也沒啥壞的,要熱一點兒就能修煉成了我說也太容易了……這時我才發現師父從不拿扇子,只是偶爾雙手提一下衣領。我也是從那裏起與扇子斷了緣,十年來怎麼熱的夏天我也想不起用扇子。

師父在講法時聲音洪亮,語音清晰,而且講出的話是那麼平和,實在,有份量,講出的理是那麼淵博又淺顯易懂,句句往我心裏去。所以一堂課下來,我就感覺世界觀都發生變化了,好像師父在我面前推開了一扇大門,人生中很多一直困惑的問題一下子明白了,我再也不是為祛病健身學氣功了,我要修煉了。那種幸福和喜悅的感受無法形容,使我這個多年的老病號心裏透亮了,身體輕鬆了。

到此,我對師父的那種敬佩之心油然升起,我多想看清老師(當時都叫老師)甚麼樣呀。第一天後,我跑到大門外等著,目不轉睛的看著,直到人都退場了,也沒看到師父。第二天師父講完課後對大家說:休息一會兒,學下套功法。我趕緊跑到前面,看見師父已下講台,坐在旁邊,正側臉與別人說話,我沒打擾只是恭恭敬敬的對著師父雙手合十,等我手往下放時,師父才回過臉來,我終於見到師父了。師父是那麼的年輕,根本不像四十來歲,慈祥又那麼莊重,可親又那麼可敬。當時雖然不知道師父是誰,就感到能拜這樣的師父學功,我感到無比幸福和無限榮幸。

整整半年過去了,也就是到了12月29日,得知師父又要來大連講法,我有幸和功友們到機場迎接師父。輔導站的同修考慮多方面因素,沒有廣泛通知,所以當時知道師父乘飛機來大連的學員不多。可就是這樣,那天去機場的學員已經把個偌大的機場候機大廳裝滿了。為了不影響人們進出,有學員建議大家到外面站著等。雖然天有些冷,可是大家誰也不在乎,好像一瞬間,所有的學員都出了大廳,齊刷刷的站在大廳門口右側通道的兩邊,中間留出一條道,隊伍從門口一直延伸到廣場。學員靜靜的等著,不時有行人路過說,今天甚麼人來呀?怎麼這麼多人來迎接。站在前邊的學員很自豪的說:「是我們老師來了!」

望著空明澄淨的天空,夜幕逐漸下落,一架接一架的飛機降落機場,我的心在怦怦的跳著,師父乘的是哪一架呢?我的眼睛不敢眨,忽然天空出現一朵近似橙色的祥雲很濃,一架飛機隨雲而進,機走雲開,我看得愣住了。大概有十多分鐘,師父手裏拿著學員敬獻的鮮花,身穿一件極普通的黑麵黃裏的棉衣(就是後來的《法輪大法義解》一書中,師父照片上的那件)從大廳走出來,師父是那麼高大。一看見師父,學員們激動的心情無法克制,一下子簇擁上去,把師父圍住。很多常人也好奇的跟過來問:這是誰呀?這麼有威望。

當時我站在師父右前方,又見到師父了!我激動的喊著「李老師好!」師父微笑著說:好,好。

過後,大家回憶起接師父的場面,都很激動,同時也很慚愧,我們那裏只顧見師父,只顧著表達愛戴師父的感情,都忽略了敬師父了。後來在修煉中,我們越來越知道師父是誰時,後悔無比,那時我們是多麼的無知不悟啊。

三、黨委書記的感受

94年12月30日,師父在大連體育館做報告,也就是在國內最後一場報告會。大連體育館座席是六千六百,會場布置的整齊莊重。整個報告期間,除了一陣陣掌聲之外聽眾沒有任何聲音。講了三個小時,會場的秩序依然井然,座無虛席,報告結束時,師父走下講台,舉著雙手,繞場走一圈,全場刷一聲全站起來仰望著師父。當師父走到我們這一方向時,一股溫暖的氣流暖融融的微微而過,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到了,此時全場一片掌聲久久不停。

當退場時,我聽見師父身邊的工作人員問:誰知道X排X號座位的人是誰?我一聽忙說:是我發的票,怎麼啦?原來,師父剛坐到講台上,就感應到X排X號座位的人在想:我參加過無數頭昏腦脹大型會議,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場面,六千多人的會場,怎麼瞬間這麼靜。

這個座位的票是我親自給我單位黨委書記的。第二天,我問書記:昨天的報告聽得怎麼樣?書記說:太好了,我參加過無數次大型會議,包括政府官員大會,從沒見過這樣的場面,瞬間鴉雀無聲,三個小時始終那麼靜,每句話都聽得那麼清楚,下次這位大師再來,你一定告訴我。當我告訴他,你在會場上想的這些老師都知道時,他吃驚得很,對師父的敬佩之情更加無以言表。

整整十年過去了,每回憶師父在大連講法時的情景,彷彿就在昨天。在那些風起雲湧的日子裏,每當想起至尊無上的師父,心裏就充滿了戰勝邪惡的力量。偉大的師父不辭勞苦,為救度眾生,奔波於各地、海內外,我作為師父的弟子,一定緊隨師父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