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經文《也棒喝》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0日】我是一個不爭氣、不精進的學員,師父的經文《也棒喝》顯然是寫給像我這類的學員。

自1990年結婚,我就疾病纏身,四處求醫。那時丈夫也很愛我,他帶我走過大醫院,看過個體大夫,吃完中藥吃西藥,可就是治不出個頭緒來,他還為我找過巫醫大神,我自己有空就去看各種醫生,帶附體的氣功師也看過,結果還是大把的吃藥。公公曾說過我:抽屜裏都趕上開藥店了,讓丈夫帶我到醫院扎一針就好了。這些話當時很刺痛我的心,本來就不健康的身體,這話真是向傷口上撒鹽。

我被長春市醫院診斷為類風濕,婦科病也很重。第一個孩子就因為身體不好而早產坐了個空月子,那時我與丈夫抱頭痛哭。由於身體的原因,家務沒做好也沒少受婆婆的摔打和吵鬧。也許是病久了的緣故,那時我在他們的眼裏和廢人沒區別,我痛苦的度過每一天,丈夫值班又常不在家,儘管我需要人來體貼和照顧,但人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計,我又能走又能行的,誰能總守著我呀,只有自己知道當時的苦衷,別人是很難理解的。

1996年,大姑姐聽說二姨她們在學甚麼功,想和我一起去看一看。我就借了本《轉法輪》回來看,當時天正下著毛毛細雨。那時我剛做過人流沒過月,做完一頓飯不能接著收拾,腳後跟痛得就堅持不了,腿痛的坐在炕上也不能減輕,胸背痛的不能打滿桶水。我從姨家回來後,做完飯就看書,不知不覺中我的症狀漸漸的消失了。於是我和她們學了動功,回來自己在家煉,逐漸的我的身體健康了。我心裏一直是對師父感激不盡。如果不得法,我現在仍然泡在苦藥水中,回想當時喝藥的情景就感到噁心。

但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時,當時我不接觸同修,不知何因。我嚇得把書藏起來也不學不煉了,接著出去打工,在名、利、情的帶動下,自己也誤入了歧途,自釀的苦果還得自己吃,又重複自己的打針吃藥。

後來同修給我送來了真象資料和《明慧網》文章,看後我才清醒,原來是自己的怕心嚇得不敢接著煉,我走了一段彎路。

最近在夢中師父也點化我,夢境中看見好多穿黃色衣服的人站在停在河邊的船上等著我,但自己看見水有些頭暈,於是我與一人走著泥濘的路,跳著窗戶繞道走到河對岸,而別的同修是開船過去的。想想自己所做的一切簡直與真修弟子相差甚遠。

大法改變了我許多,使我在其中受益非淺,如今大法遭到惡人的誣蔑,那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為甚麼不能為大法說句良心話呢!難道生活中做到真、善、忍也是錯嗎?我呼籲所有不夠精進和不敢走出來的同修都應心裏坦然而勇敢的站在法上,為我們的大法說句公道話,讓惡人無法再繼續迫害大法弟子,揭穿他們製造的謊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