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孩子第二次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0日】我今年41歲,是一名工人,1998年1月份開接觸法輪大法。沒修煉之前曾患有坐骨神經痛,神經衰弱、失眠等疾病。病痛的折磨加之生活的壓力使我整天愁眉不展,在痛苦中掙扎著。通過學煉大法,漸漸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飛,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同時由於法輪功講修煉「真、善、忍」,我的道德也不斷昇華。這使我的生活質量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我的生活變得一派祥和。

但天有不測風雲,1999年7月份,建立在謊言基礎上的邪惡打壓開始了。對大法的誣陷、對修煉「真善忍」的百姓的鎮壓來勢兇猛,文革式的運動開始了,法輪功的學員正在遭受著史無前例的迫害。我的修煉環境也一下走入了低谷。親朋家人的反對、左鄰右舍的白眼,同事的勸阻和警察的無理騷擾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我在修煉的路上並沒有停步,艱難的在修煉這條路上走著。但前不久發生了一件事,改變了我的修煉環境,也使很多人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

那是在2003年9月份的一天,我十六歲的兒子突然得了一種怪病。其表現是渾身沒有力氣,身體強壯的小伙子用雙手去拿一個蘋果都拿不起來,後來連一張紙都拿不起來,甚至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胳膊就這麼耷拉著動不了。這可把我們急壞了,我們先後領孩子去了吉林市中心醫院、附屬醫院、化工醫院等處就診。經專家確診是「格林─巴列綜合症」。專家說「這種病很難救治,更沒有甚麼特效藥,即便是上呼吸機救治過來,弄不好就是植物人,救治不過來還會有生命危險的。」聽了專家的話,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了,我不停的流著淚,當時的心情真是太糟了。

愛人和我說:「無論是怎樣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我家的經濟狀況很差的,我和愛人都已下崗,醫院說孩子每天的醫藥費就是2000元左右,這對我們簡直是天文數字。沒辦法為了救孩子的命,只有向親朋好友去借錢。孩子住院了,但幾個月過去了病情依然不見好轉,而且還出現了肌肉萎縮,咽不了東西等症狀。醫生便勸我們「你們還是別再治了,沒有用了」。

這時我想起了法輪大法,我就對丈夫說:「孩子如果能煉法輪功或許能有希望」。丈夫是個很現實的人,並不相信修煉的事,但為了孩子的一線生機便點了點頭。但又拋過來一句話「煉功可以,但藥不能停,可以雙管齊下」。我沒再說甚麼。

我們把孩子接回了家。我對兒子說:跟媽媽一起煉法輪功吧!兒子很懂事,他很清楚自己的病有多嚴重,也許為了給我一點安慰吧,孩子默默的點了點頭。從那天起我就給兒子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教他煉靜功,儘管靜功的動作很簡單,但對於病重的孩子來講真是太難了,因為他根本動不了。我把兒子搬起來靠牆坐著,但他胳膊用不出力氣抬不起來。但過了幾天奇蹟出現,孩子煉功時胳膊能抬起來了。我馬上把這件事告訴了丈夫,丈夫聽了也很高興。又過了幾天,一次給孩子煎藥時,煎藥的勺子總是無緣無故的往地上掉。我領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應該把藥停了,讓孩子專心煉功。於是我便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丈夫,沒想到一向固執的丈夫竟欣然同意了。

這樣孩子便停了用藥,專心的學法、煉功。一天孩子告訴我說:「媽媽我感到一股熱流從頭頂下來直奔腳底,可舒服了。」還說,「我可樂意煉功了,一煉功身體很舒服。」我聽了兒子的話真激動,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給孩子灌頂呢。就這樣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孩子逐漸能端飯碗了,生活能自理了,慢慢的還能幹一些家務活了,現在我的兒子完全恢復了正常,也恢復了往日的活潑歡笑,有時還跟他父親摔跤呢!

是大法給了孩子第二次生命,這是大法的威力,這一點我的家人都知道,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知道,因為他們都親眼所見,然而我要讓更多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不但能使人道德高尚,還可以使人絕處逢生啊」!所以我要把這件事寫出來,願看到這個真實故事的有緣人,切莫再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真正的站在正義一邊,站在「真善忍」一邊吧!

在此,我要感謝偉大的師尊,並要加倍努力,精進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