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耙傷後找漏洞 提高心性除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4日】我是一位農村學員,現已六十好幾,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到田間勞動,身強氣盛,精力充沛,總覺得有使不完的勁。這都是師父救度了我,給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的威力的體現,我真是無法報答。

隨著正法進程快速推進,在當前這個快接近尾聲的階段,一些邪惡亂鬼,會狗急跳牆,會不斷的鑽空,找我們有漏的執著進行干擾,因此我們一定要按師父說的三件事去做,走好每一步。

我想談一談在我身上出現的一件事:那是2004年7月份,正是我們這裏收割搶插季節,天氣炎熱,農活十分繁忙,為了不誤季節,我想把秧一氣插下去。7月18日的那天,天還下著雨,我牽著牛扛著犁耙糙子到田間整理稻田,把田整平後把秧插下去。因我牽著的這條牛,剛剛學會做農活,是初次下田畈幹活的,還不大熟練,膽小,我有時順著點,湊合著使用。這次待我把田基本上糙完後,要用平田梯過細平整一下,當我讓牛歇一會兒,伸手到田埂上去拿平田梯時,牛突然猛力向後回頭趕蒼蠅,我一下子就讓拴在我手上的牛繩給拉倒了,田泥四濺嘩啦一響。這突如其來的人倒泥濺的響聲,使牛受驚了四足齊跳,由於牛繩在我手上拴死了,一時無法解開,也不能解開,如果能解開或鬆手,那麼鐵糙子就會傷牛腿。當時我只在想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我倒在泥田裏,牛拉著鐵糙子連蹦帶跳在我周圍打圈,我被糙子翻過去,糙過來像炒飯一樣來回多次,我的眼睛也被泥巴糊住了,可我這個時候怎麼沒有正念,沒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呢?不會兒我昏了過去,不省人事……。在事發時,有一村民目睹了這驚心的一幕,嚇得不知所措,自言自語的說:「這下完了,完了。」不知甚麼時候,鄉親幫我解開繩子,拉住牛把我扶上田埂,在回家的路上,我是一個血印,那時我只有一念:沒事。回家後,再一看我身上全部是泥巴,兩隻腿上都是血淋淋的,馬上感覺到又痛又冷,轉念一想我是煉功人沒事。

聽老伴講,當時的情況很嚇人,她當時也昏倒了,哭不出聲,鄰里鄉親來了很多人幫忙,有的說送我上醫院,有的說叫救護車……。

待我頭腦清醒後,我想站起來,只覺得人發抖,兩條腿劇痛,再一看,我的兩條腿多處擦傷,左膝下正前方,被一米五寬、十二根齒、七八寸長、像鐵鑽一樣鋒利、像大釘一樣粗大的鐵糙子插進去2-3寸深洞,帶出拇指大的一塊肉,在小腿梁桿上吊著,紅紅的鮮血直流,還看得到骨頭,整個膝蓋以下都是紅的,腳著地時就是一個紅腳印。老伴在一旁手都在發抖。

這時我想起了《轉法輪》裏有句話:「好壞出自一念。」我們要正念正行,這是舊勢力和黑手對我的干擾和迫害,要否定它,排斥它,一切都有師父說了算。我就對老伴說「沒問題」。這一下可真靈,就不那麼痛了。我想這一定是師父在給我加持,在田間裏也是師父保護了我,要不怎麼在一米多、十幾根又尖又鋒利的糙子齒下,我僅僅只擦傷了兩腿呢?牛又那樣亂蹦,我的頭部腰部、腦部卻沒有被擦傷呢?想到這我的淚水不住的往下流。謝謝師父。

不一會兒,我把身上的泥和血洗乾淨後,把吊著的那塊肉和傷口用清涼水和冷開水洗淨,塞入大傷口裏,用衛生紙和布包紮好。從這以後我一直是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沒縫針,也未吃藥打針,傷口從未感染,過把月就痊癒了。

那時我也經常在思考,在找自己有甚麼執著,漏洞在哪裏,怎麼會出這麼大的干擾呢?我想平時學法不紮實,悟性差,下雨了應該在家學法或去講真象,待雨過後去整田也不遲……

這件事情要是一個不修煉的人能受得了嗎?就在我受傷的第二天,我們村莊有一位常人,也被犁割傷了腳背,當時到醫務室縫上4針,每天換藥打針吃藥還發炎感染了,還花了幾佰元錢,而我呢分文未花,受傷比他還重,而且還先愈。這就是煉功人和常人的區別和不同。有比較才有區分,我們村裏的人,對我的傷勢痊癒感到神奇、驚訝,都說法輪大法確實好!大法弟子了不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