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別清除變換了形式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9日】我看完週刊93期對我很有幫助,我覺得有很多事我沒盡全力,有些事我是可以做好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一個同修,並約同修去爬山講真象。第二天我正在超市買菜,同修來電話了,約定我們明天一早去爬山,我答應了。

我與丈夫從超市出來往家走的路並不長,但我突然發現丈夫越走越慢,幾乎抬不起步子,這與平時總是衝在前面讓我追趕的他判若兩人。我問他:「你很累嗎?走不動?」他回答:「是,腿疼。」回家後我覺得他不對勁兒,可也沒太在意,因為他(不修煉)很難接受別人的意見。到晚上我忽然感到他可能是發燒,一摸頭,果然熱得很。我急忙出去買了探熱針和退燒藥。回來探得39度後,馬上吃退燒藥。其實在下午的時候,我也給他煮了五花茶喝。一夜裏我不時地看護著他,給他及時吃藥蓋被。到了第二天早上利用給他買早餐的機會到車站去告訴同修我不能去爬山了,因為家中需要人照顧。

這第二天雖然一直在吃退燒藥,可他還是體溫時高時低,到中午又高上來了。於是我帶他去了醫院。在醫院裏打了兩支針,又拿了中藥和西藥。回家後中藥也煮了吃了,可是燒還不退。

最初,我看著他被病魔折磨的樣子,心裏只是覺得常人可憐,我們明明知道原因在哪,可常人他不信哪。我在發正念的時候,還在想我們發正念是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可不是給常人治病的。我又在想他的病既不像感冒,又不像甚麼炎症,是不是與我有甚麼關係呢?我想起剛剛看過的週刊裏向中國勞教所講真象工作組的那個同修,「當我開始做北京市大興團河勞教所時,除了我,家裏我的父親、丈夫和女兒全發燒,每天忙得我沒有時間做勞教所案例。後來我意識到是邪惡迫害家人以達到不讓我做勞教所的目的。」的這段介紹。再想想,我接了電話後也沒超過半小時就發現丈夫不對勁兒。

試想一下,我要去洪法或做講真象的時候,如果有誰出面反對,那我一定會發正念清除干擾;那麼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改變形式了,用病態或其它甚麼狀態也達到讓你抽不出身來去做洪法或講真象的事,那不同樣是外來因素在干擾嗎?怎麼能不清除呢?我悟到:我們身邊親人發生的事,都與我們有關係。

我拿著大法書,坐在吃完藥還沒退燒的丈夫身旁,認真地讀著。我沒有一絲要給他治病的想法,心裏只認定,另外空間的邪惡破壞、干擾我救度眾生,我有大法,我不怕。我一直讀了兩個多小時。我發現我讀法時,丈夫是閉著眼睡著的,我一停,他就醒。我知道他會一字不落都聽了。我在半夜12點與早上6點發正念時,發出清除這種干擾的正念。

過來再摸摸丈夫的頭,涼津津的,一點事兒沒有,全正常。

當我想到像我這樣的情況,當前會有很多同修會遇到,我決定拿起筆來,寫成文字投去明慧網的時候,邪惡又來搗亂了,讓我修煉前胸口有病的地方扎著痛。我告訴它們:我跟著師父正法,甚麼也不怕。我也能識別你、鏟除你。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