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河南省第三勞教所的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12日】河南省第三勞教所(許昌男子勞教所),助紂為虐,幾年來在江氏迫害大法的惡行中,充當黑手,特別是像師寶龍(大隊長)、劉天勛、賈子剛、都正濤、譚軍民、馬華亭、徐祖勝等等邪惡之徒,為了撈取獎金,拋棄人性,野獸般發飆,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完全變成了人間魔鬼。大法弟子以善行甚至生命為代價想喚醒他們的良知,可這5-6年的風風雨雨,他們並沒有醒悟,不但惡行不改,而且還更加邪惡的幹著害人害己的勾當。

我是一名親自見證了這一切,而且深受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不法人員迫害的大法弟子,下面把我的親眼所見寫出來。

勞教所經常強制法輪功學員每天勞動14到15個小時,沒節假日。夏天勞動車間燥熱無比,一台落地扇只對監工(惡警),一天十幾個小時下來滿身臭汗,不但不能及時洗澡,有時連衣服都不能洗。上工時經常不讓去廁所,大熱天逼得學員不敢喝水。吃飯為了趕時間,手都不讓洗。作假髮的手粘滿了染色劑,黑乎乎的雙手就得直接拿饃吃。如果完不成惡警們規定的任務,除語言侮辱外,晚上還要罰站3到4個小時,有的一直到天亮,還要沖廁所等。一次一個叫李冰的法輪功學員沒完成任務,惡警用電棍折磨後,又用繩子五花大綁「遊行示威」侮辱,致使該學員兩手麻木達數月之久。

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惡警們更是採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以此想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就是除了強迫看誣蔑大法錄像外,還要逼著你寫所謂的「思想認識」,當達不到他們的要求時,就野蠻的從肉體上摧殘。比如:戴背銬、電棍電、上警繩、坐束縛椅、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等等。

「上警繩」是許昌男子勞教所惡警們慣用的殘酷刑罰,就是把細繩通過肩到雙臂,再把兩臂和雙腿向後綁在一起,然後就使勁往緊勒,直到勒得人要不行了時再放開,這個過程為一繩。要是不屈服,過一會兒再拉緊,繩子都勒到肉裏去。有的一次就上5到10繩,致使很多人雙手呈雞爪狀。例如:吳軍慶被上繩後,雙手呈雞爪狀,半年不能自理。劉祥夫被捆綁在床頭鋼管上6天6夜,大小便都拉在褲子裏。

河南舞陽縣大法弟子趙國安,男,52歲,2004年元月,由於拒絕洗腦轉化,被惡警師寶龍,麻華亭、賈子剛、劉天勛折磨三天三夜,上繩、電棍、坐束縛椅,於2004年元月29日,被折磨死在小號裏。惡警恐嚇包夾兩個包夾白春生和張二怪不能說。

「束縛椅」:就是把四肢捆綁在椅子上,腳離地,不能動彈,頭上戴上耳機,強制聽誣蔑師父和大法的強噪音。不讓睡覺,一閉眼就被用橡皮筋在面部彈醒,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惡警為多得獎金以這種完全喪失人性的手段提高「轉化率」。

李進科絕食抗議非法迫害,並多次高呼「法輪大法好」。嚇得惡人心驚膽戰,除了打罵外,還多次被賈子剛和劉天勛等人瘋狂的用電棍電擊面部和口唇,電擊後臉部腫大,變形,嘴唇潰爛,結痂,不能進食進水,人瘦得皮包骨。一次李進科在飯堂裏喊了「法輪大法好」,一幫惡徒蜂擁而上,將他按倒在地,拉著腳在地上拖,頭在水泥地上碰撞的咚咚響個不停。師寶龍等人晚上酗酒後,曾多次對李進科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除了打罵,還使用以上的各種刑罰和沒有提到的酷刑。

除了以這種折磨手段和做假髮掙來的錢塞滿他們的錢包外,還貪慾不能滿足,2004年6月又強迫法輪功學員外出幹強體力勞動為他們掙外快。200斤左右的麻袋(麥子)每人每天扛300多包,有一位50多歲的大法弟子王俊,由於體力不支,扛麻袋時摔倒了,麻袋開了口子,惡警徐祖勝,徐水旺以抗拒破壞生產勞動為由,晚上不讓休息,用電棍和上繩折磨迫害,逼迫寫誣蔑大法的話。學員全朝福被迫害致肝病,身體瘦弱完不成任務,晚上面壁不讓休息,又打罵上繩等。

還有多名學員被迫害致各種病症,有的高血壓,有的胸腔積水,有的四肢麻木,有的致殘,有的致死。勞教所所長閆振業,副所長蔣××曾多次在大會上誣蔑大法,叫囂「要和法輪功鬥爭到底」,不但指示惡警不遺餘力的迫害大法弟子,還對那些參與迫害的犯人給予減刑期的獎勵。這是今天發生在中國的「人權最好時期」的掩蓋下真實的情況。

希望中國以至世界善良的人關注這些被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告誡那些還在幹壞事的人,趕快懸崖勒馬不要再做害人害己的傻事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迫害大法者,必定遭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