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30日】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位於許昌市)是邪惡勢力的黑窩,是披著現代文明外衣的人間魔窟。那裏以殘酷罪惡而聞名。沒有人性,沒有法律,特別是對法輪功的修煉者,惡警們用盡酷刑。迫害手段非常殘忍,累累罪行罄竹難書!我曾在那裏被非法關押三年,目睹了惡警們喪盡天良的種種罪惡行徑。從2002年4月到2003年6月,一年多時間裏,在這裏,2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4人被迫害致殘,另有多人被打成重傷。

在那裏惡警們把三人編為一組,其中有一人是大法弟子,另兩個是吸毒犯,惡警們利用吸毒犯對大法弟子監控,這兩個人無論吃飯、幹活、上廁所、洗衣服就連睡覺都把大法弟子夾到中間,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說話、交談、不准背經文、不准保存紙筆,企圖用難耐的寂寞從精神上摧毀修煉人的意志。

惡警們還定期舉辦洗腦班,強迫看錄像,利用高壓強制手段灌輸污衊大法的資料,以卑鄙欺騙的手段使學員放棄修煉。堅修大法的就用繩捆、高壓電棒電、加期、到期不放。它們到全國各地學習邪惡的手段,選用40多種最殘酷的刑具專門對待大法弟子。

有的大法弟子為了捍衛真理,失去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2002年4月25號晚上到凌晨4點左右,三大隊一中隊一班大法弟子李建被迫害致死。

李建,男,32歲,律師。李建家中有白髮蒼蒼的雙親和不滿2歲的孩子。李建是獨生子,身體單薄,繁重的體力勞動使他常常加班到第二天早上4、5點鐘,甚至通宵不讓睡覺,一直幹到天亮。第二天仍不讓睡覺。為擠出幹活時間,下班不讓洗手就去吃飯,時間一到,飯沒吃完就得倒掉,然後又去幹活,在車間,李建伸伸胳膊就被三大隊副大隊長惡警靳××叫出車間拳打腳踢。邪惡還從經濟上迫害他,不准家裏送錢。他向朋友借錢,惡警誣陷他詐騙。他們全家都被通知到三所,妄圖用親情打動他,讓他放棄修煉。他絲毫沒有動搖。在他離開人世的前一天,他對班頭說:我吃不進飯,讓我稍休息一會兒行不行?最後也沒被批准,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他還鼓勵大家:『時間寶貴,抓緊學法。』李建死後,大家都非常悲痛,同修們提出對李建致哀3分鐘,卻遭到無理拒絕。同修們忍無可忍,全所集體開始絕食,要求改善生活條件,三天後它們被迫答應:飯後給休息時間,不打罵學員。大家才開始進食。

在殘酷的迫害下,堅定的大法弟子姚三忠,長期戴著手銬,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覺。這位大學生,三十多歲,是一位音樂教師。他被綁架到三所,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下,嗓子失音,全身浮腫,在他生命垂危之際,勞教所為逃避責任,讓家人接回去,一個月後含冤去世。這是三所迫害大法弟子,害死人命的又一鐵證。動聽的謊言掩蓋不了血寫的事實,第三勞教所殘害人命罪責難逃。

2002年8月5號開始,它們又對法輪功弟子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開始用刑的名字叫「捂」。就是把衣服全扒光,把床單蘸上水弄濕,把人從頭到腳包起來,打倒在地上後,有六七個人不停地往身上潑涼水,單子一濕,貼在口鼻上出不來氣,其它人乘機用皮鞋踢,當被打到昏迷不醒時,它們拿著你的手在準備好的保證書上簽字!這種暴行是從三大隊二中隊三班、四班開始的。三班被打傷三人,四班被打傷兩人,這五個人的內衣每天換洗時,上面都粘滿膿血,睡覺只能趴著睡,半個多月後才能勉強下床走動。

一個月後,即9月20號,三所邪惡又開始了罪惡行動。它們把堅定的法輪功弟子關到樓上一人一個房間,兩人包夾一個,強迫你放棄信仰,不同意就用煙頭燒鼻子、用針扎手指頭、用繩捆著電警棒電。當這一切都無效後,就送到「值班室」。值班室有二十多個犯人,是夜裏專門監視法輪功的。惡警煽動他們說:「拿到一份『保證』減期15天。」個別惡棍在它們的指使下,失去理智,對大法弟子使盡種種卑鄙無恥手段……,十多個大法弟子被打的手腳黑腫,無法走路。

有一種酷刑叫「烤全羊」。四五個邪惡把人爬著按在地上,然後用橡皮棒抽打全身,有一個地方沒打到就是「沒烤熟」。

還有一種「戴頭盔」的酷刑。先錄上許多辱罵大法的話,還指明是你罵的,然後戴上耳機,外面再戴上頭盔,放大聲音叫你聽,包夾看著你不讓睡覺。綁著手腳不讓動。

還有「坐鐵椅」子,手、腳、身子都緊緊綁在大椅子上,不能動,看著你不准睡覺,一綁就是幾天幾夜,不叫上廁所,忍不住解小便就用涼水澆。

還有「舒服衣」(約束衣),這種衣服厚厚地看著寬鬆,穿上後袖口越來越緊,疼痛難忍,甚至把手脖弄折。

「上繩」的酷刑是用細尼龍繩,把兩手反背過來綁起來,拉得能挨到脖子,繩子勒緊能勒到肉裏,一動也不能動。再拿高壓電棒電。就這樣反反復復多次用刑,有的一次就被捆18繩。很多功友脊背上、腳上、一片一片被電過的燙傷,一靠近就能聞到皮肉被燒焦的氣味。現在你能看到那一個挨一個的傷疤。

還有一種酷刑,被捆後又被吊在禁閉室,腳不挨地;還有立起蹲下500次;還有……。

一個大法弟子被打的將近兩個月無法穿鞋,每天由兩個人扶著一點一點艱難地往前挪。三大隊一中隊隊長賈××吊打一位大法弟子,由於綁的時間長,次數多,使得兩胳膊麻木無知覺,手拿不住東西,開飯時,吃饃就蹲在那兒用兩腿夾著吃。別人給他餵飯。四個多月後才稍有好轉。就這樣還是沒有任何理由地被加期8個月。

這個姓賈的隊長,曾經因為將一個吸毒者的腿打折而被許昌市檢察院逮捕起訴,本人企圖自殺未遂,使其惡行有所收斂。但對法輪功,他明白可以肆無忌憚而無後顧之憂,即使把人打死,最多像對李建那樣,醫院寫個假診斷,是「心臟病」猝死了事。

還有一個大法弟子,在部隊是連隊指導員,2003年到勞教三所三大隊二中隊。三大隊隊長趙××、指導員沈××在捆綁吊打他的過程中把他右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半年多仍未好轉。他要求到市醫院拍片子檢查。三大隊竟說他原來就是這樣的。拒絕檢查。一付現代流氓無賴樣被它們自己表現的淋漓盡致!如果原來是這樣還能當上兵嗎?

2003年4月29日,三所惡警看到了它們即將失敗的下場,像瘋狂的野獸做垂死掙扎。當時的副所長曲(渠?)雙才(男,現調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任所長,繼續作惡。大法弟子張雅麗和其他兩位同修就是它調去後迫害死的)公開叫囂:「不放棄法輪功,永遠走不出三所,不寫保證就是無期,對法輪功就是不擇手段,再堅持就叫你生不如死。」三大隊大隊長石寶龍、副大隊長譚××宣稱:「和法輪功是敵我矛盾,法輪功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同時在大院四周,屋內、走廊、床頭到處貼污辱大法的標語,大造聲勢。

然而面對死亡,面對酷刑,大法弟子們並沒有忘記隨師世間行的神聖使命。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就有法光閃爍。有許多吸毒盜竊的包夾人員通過和大法弟子的接觸,深有感觸地說:「你們都是好人。」有的和我們一起學法,背《洪吟》,表示出去後也要學大法,不再幹壞事了。有一幹警這樣說:「下雨時打飯站在最後的都是法輪功;出去栽樹栽一棵活一棵的也是法輪功,真是好!」有個大法弟子接著說:「是啊,沒有好師父能教出這樣的好徒弟嗎?」

在一次大會上宣布這樣一件事:有一人因偷一頭牛被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有緣得法。出去後學法煉功,洪法、講真象,因散發真象資料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此勞教所又因為學法煉功被宣布加期三個月。

其實,不管邪惡怎樣迫害,「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高壓只能使修煉者越來越成熟、越來越堅強、越來越純淨!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將法輪功弟子迫害致死鐵證如山,濫用酷刑罪責難逃。等待你們的是公正、正義的歷史審判!並勸那些惡警及早改惡從善,為自己,為家人,為子孫後代爭取一個光明的前途,別因眼前的一點小利毀了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