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的河南省第三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3日】從外觀上看,河南省第三勞教所有漂亮的樓房,花園式的環境,如果到三所參觀,可以聽到官員和「人民警察」介紹勞教所的「仁慈」與「教育、感化、挽救」,談他們如何努力改善勞教所,代表人民的利益,使這些因「人民內部」矛盾而來的人感到「幸福」。然而,知到真實情況的人或曾在這裏被勞教過的人,一談到許昌第三勞教所就猶如談虎色變,從社會上流傳的民謠可以感受到冰山一角:「許昌三所是魔鬼訓練營」、「寧願判三年徒刑,也不到三所喝一年勞教。」

許昌第三勞教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很難想像這些法輪功學員如何在這裏度過日日夜夜的。

法輪功學員是沒有自由的,一被關進三所,立即被送到第三大隊,這個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由惡人師寶龍、譚軍民直接負責。法輪功學員先被秘密關押,以刑具折磨,為的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短則半月,長則一月或更長,經過這一關後送到中隊,由兩個犯人包夾,根本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講話,連看一眼都視為串連。晚上睡覺二人把法輪功學員夾在中間,上廁所必須三人一起,還要經過允許。一般是集體去廁所。

早上起床打掃衛生,飯前強迫進行宣誓,早七時開飯,只能吃15分鐘就集合上車間幹活。法輪功學員必須按規定時間完成任務,每天生產產值10元。中午11點半開飯,飯後立即上車間,晚上5點半開飯後立即上車間,一般晚10點休息,遇上加班,休息就沒點。法輪功學員除強制完成勞動任務外,還要受精神摧殘,所謂的週二、週五政治、文化學習,就是洗腦。每月要考試,經常要寫思想認識,如不寫就被視為違反所規隊紀、抗拒政府,如果惡警認為寫的不到位,認識不深,便在夜間用繩刑、電擊、橡膠棒打,重者是穿「約束衣」,他們把法輪功學員綁在土沙發上,頭戴頭盔,頭盔內有高音放音器,讓人睡不成覺,一坐一個星期。凡在河南三所呆過的人,都可以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平時走路一瘸一拐,腿上打腫,臉被打的變形。

2003年4月28日,河南第三勞教所在國家610辦公室,司法部的統一部署下,在外表似花園的勞教所內實施了慘無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全國統一「春雷行動」。由所長閻振業在會上傳達黑令,副所長姜清泰親自上陣,由各科室抽出惡警配合各大隊所謂的「攻堅」, 各大隊抽出惡警成立「攻堅」小組,其他幹警無特殊情況一律助陣,由三所的所610辦公室主任李新傑、董建超根據被「攻堅」人的特點,組織力量,赤膊上陣,並集體宣誓一定要完成上級交給的「光榮」任務,否則惡警的工資、獎金不能兌現,還要處罰。

一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開始了。惡警通常是5到10人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主要是夜間分別隔離強迫放棄修煉。他們用膠帶紙把法輪功學員的嘴封住,為的是不讓外面的人聽見,然後用繩刑,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學員,給學員穿約束衣,用橡膠棒等器械整夜整夜拷打法輪功學員,還發明甚麼「烤全羊」。惡警們毫無人性的打學員,迫害一夜累了白天睡覺,由其他惡警「文」攻,主要目地不讓睡覺,就這樣迫害近一個月之久,有的法輪功學員手被捆殘廢;有的幾個月走不成路;有的全身神經性萎縮,手看上去像「雞爪」一樣可怕,骨頭被打壞;有的手幾個月恢復不了知覺,穿衣、上廁所都要別人幫忙。

河南省臨穎縣法輪功學員黃書仁耳朵被惡警王景玉打殘後留下畸形。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打的太厲害了,惡警們讓四個犯人抬到三所醫院搶救,回來後繼續迫害。在三所內到處可見白布黑字寫的:「不轉化就是死路一條」的邪惡標語。

三所所長閻振業在2004年正月十五晚放燄火之前不知恥的宣稱:「2003年,三所創下了歷史最高水平,創收248萬元……」就在2003年終,三所各大隊每個警察最少得到一萬多的獎金。大家都知道中國勞教所被勞教的人都是廉價勞動力,那麼掙的這248萬,如果一半以上是被勞教人員幹活掙的話,平均到三所7百人(其中1百多是2002年以850元一個從鄭州勞教所買來的),每個人要幹多少活才能掙出。220根鋁管才能纏一條發條,而勞教人員才算1.5元的產值,那麼法輪功學員每天要纏多少小時才能完成每人每月300元的任務!?不僅僅是奴役,法輪功學員的肉體還要承受折磨,還要接受洗腦,遭受精神摧殘,惡警中隊指導員沈建偉、隊長賈子剛、趙志民經常辱罵法輪功學員。

如今,法輪功學員幹的活來源基本上三處:許昌瑞貝卡、許昌瑞合太、大地等髮製品公司的半成品,從包裝箱可以得知除供亞洲、歐洲、非洲等地外,也大量銷往美國,從
HAIR,TO,GO
NEW JERSEY U.S.A
C/T NO
MADE IN CHINA 得到證實。

我們現仍關押在許昌河南省三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呼籲:正直、善良的人們看到這些迫害,請盡你們的支持,改變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制止他們的惡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