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講真象 時時刻刻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6日】我於1998年11月底得法,修煉至今,看似偶然得法,得法後才明白師父說過的世上的人都在等著這次大法洪傳,都是為這部法而來的。

年齡七八歲時,我常看著天空,想『天上到底有沒有神仙,人為甚麼活著,又為甚麼會死呢?有甚麼辦法可以永生呢?』從小我就悟到「人就是天上、世間、地下不斷的在輪迴著,但是只有修煉正法才能真正永生、永得幸福」,當時年齡小,想到長大以後,必須信一正教才是唯一一條回到天上的路。

上中學時,腦子裏一直有個想法:『今生今世是我在人間最後一世,過了這一世就要走了,要回到天國去。』當時這個奇怪的想法沒有敢告訴任何人,怕別人認為我腦子有毛病。

初中畢業前夕,同學們都要給自己寫一些豪言壯語,激勵自己考上重點高中,而我卻莫名其妙的寫了一個大大的「忍」字,這個「忍」字我記得並不是寫給那個時候考取高中用的,當時我就告誡自己,以後要經歷很多事情,一定要忍住、要忍住。當時同學們覺得很奇怪,問我為甚麼寫了一個「忍」字,我微笑著甚麼也沒有說,因為我知道,這個字是給我以後用的。在父母的安排下,我沒有上高中,而是到了一所技工學校學習。

由於自己的父母不信任何宗教,我雖然從小就有修煉的願望,卻沒有機會接觸佛法。在技工學校學習期間,班上有一位女同學信仰基督教,我便跟著她及其家人開始學習基督教,學了幾個月,一本聖經沒看完,便不想學了。後來又轉向佛教,有一天,我看到寺院為一個捐了很多錢的人立了一個很大的牌匾,而捐幾元錢的人只能刻一個名字,當時就想『真正的佛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嗎?佛能愛財嗎?』所以對寺院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直到1992年秋天,有一天我因病住院了,躺在病床上,預感到在中國將流傳一部大法,我再也不去寺院了,也不學基督教了,我還是等著中國這部大法開傳吧!(後來才知道,師父92年開傳大法,可當時還沒有洪傳到我們地區。)

98年底,沒想到結婚才一年多,丈夫突然因病死了,當時在太平間裏,我拉著他的手,仰望天空,腦子在想,現在世間一定有一位度人的神在度人。處理完丈夫後事的第七天,一位阿姨突然來到我家,給我講起了法輪功,我一聽就被這法理吸引住了。緊接著,阿姨送來了一本《轉法輪》,我如飢似渴的讀了起來,當我一口氣看完後,我明白了我找到了一生想找而一直沒找到的大法。後來聽了老師講法後,才知道為甚麼小時候會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我於99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真後悔得法太晚了,所以每天學法煉功很精進,以追上同修們的腳步。

99年7月22日,邪惡勢力突然迫害法輪功,一下子沒有學法煉功的好環境了,經過深入的思考,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照「真、善、忍」去做,做道德高尚的人,這有甚麼錯呢?於是我於2000年3月進京上訪,進京後在去信訪局門的路上,到處都是便衣,我想我修好的那一面要精神起來,拿出最好的狀態。到了信訪局門口,便衣們把我圍了起來,這個問一句,那個問一句,有人問我:「你這麼年輕,以後要面對甚麼你知道嗎?」我說:「人活著的真正目地,不是為了金錢、名利,而是返本歸真。你們只要看一看我們老師寫的《轉法輪》,不用問我,你們甚麼都明白了。」當時我很坦然、很平靜,沒有一絲怕心,他們問完我後,說:「現在信訪局沒人,你下午來吧!」我想那我就下午再來吧。我離開後,正準備坐公共汽車去天安門時,有個人拉住了我,問我是不是剛才去過信訪局,我說是,他說你上車吧,我一看是個警車,在我要上警車的一剎那,他又拉住了我,說:「你這麼年輕,難道不知道以後要面對甚麼嗎?」我說:「我不怕,我來上訪的目地是要為法輪功討一個公道。」他突然對我說:「你走吧,我不抓你了。」我當時悟性不好,認為那麼多大法弟子被抓,而我卻要當逃兵。我說:「我不走」,他看我執意不走,就說:「那你上車吧。」

一天後,單位派人把我送回單位,然後由單位公安處審問、處置。有個像領導模樣的人進來,拍著桌子,指著我的鼻子說:「你去北京得到了甚麼好處?」我說:「煉功不計名利,我得到的是一顆純淨的心和健康的身體。你認為『人活著非得為自己謀私利,得到好處才去做,對自己不利的事而不去做的話』,那恰恰是你一個共產黨員、公安幹警的行為,而不是一個大法弟子的行為。去北京就是為我們老師討一個公道,說出自己心裏的話,僅此而已。修煉人不執著常人的名利,是為真理而來的,這就是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我說完,他的氣勢也消下去了,一聲不吭,灰溜溜的走了,再也沒有來過。審完後,他們連夜把我送進拘留所,把我同一群妓女關在一起。我一直在給這些犯人洪法,她們都說:「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好的人,我們做夢也想不到會把你這樣好的人和我們關在一起。」我還給管教幹部講大法真象以及當權者對法輪功的不公正處理。由於當時學法不深,心性不高,違心的寫了「悔過書」被放了出來。回到家後,才發現家裏已經被抄過,所有的大法書籍、磁帶等資料全部被抄走,再加上違心的寫了「悔過書」,人雖然自由了心卻如刀割一般難受。

2000年6-7月份,派出所又來『家訪』,當時問我:「你還有書和資料嗎?」我說:「有!」問:「在哪裏?」我說:「在我這裏(指著腦袋)!你們來晚了一步,我家早已被我單位公安處抄過兩遍了,所有大法資料和書籍都沒有了,如果你們還想要關於大法的東西,那只有把我的腦袋割下來。大法資料雖然沒有了,可我記性好,把所有大法的資料全記在我腦子裏,你們怎麼抄?怎麼拿?」他們相互看看,一聲不吭的走了,還有一個記錄員要寫甚麼,結果甚麼也沒寫就走了,以後再也沒有來過我家。

2001年初,派出所又打電話,要我交一張照片去派出所登記,我在電話中說:「幹甚麼要我的照片,要把我當成通緝犯嗎?你們為甚麼不好好想一想,你們這樣做對嗎?我知道你們也是不得已,是上面要求你們這樣做的,其實你們也完全知道我們是好人,為甚麼還麻木的去做呢?你們警察的職責是抓壞人,維護社會安定,社會上那麼多小偷、流氓、黑社會,你們不抓,卻把心思用在我們這些世上最好的人身上,你們的良心何在?從小上學,老師告訴學生要做一個好學生,在社會上要做一個好公民,而我們老師的每一本書都是教人做好人的,做更好、更高尚的人。而你們卻把我們這些好人抓起來,那你們是不是在支持人都做壞人呢?你當警察是職業,可你有腦子,有良心,好好想一想,看一看,你應該怎麼做,把心思用到保護百姓生命財產安全上,而不應該用在抓好人上。」我在電話中一口氣講了二十多分鐘。最後,他說:「你這樣說,你不怕我現在就把你抓走,送進大牢嗎?」 我說:「你把我殺了,我都講真話,不是我錯了,而是你錯了,你們這些警察好好想一想吧!」電話那頭他一聲不吭的把電話掛了,後來再也沒有讓我去交照片。

2001年冬天,派出所又打來電話,叫我去一趟,我問:「甚麼事?」,他們說:「沒事,只是我居住街坊的片警換人了,去見面認識一下。」我說:「好吧!」到派出所後,我嚴厲的說:「你們以後不要再打電話干擾我正常的工作和學習,這是不是最後一次叫我?以後再叫我也不來了。」其中一警察說:「你還挺厲害的,嘴這麼硬。沒有一個人像你這樣的態度敢跟我們這樣講話。」我說:「我怎麼了,我有甚麼錯。」他說:「你去北京就是錯!」我表情嚴肅,雙目直視,大聲的說:「我去北京是最正最對的事。」他雙目不敢直視我,另一警察把話接過來說:「好了,沒事啦,你回去吧!」我從容的剛走出大門口,聽到屋裏有警察說:「她比我們還厲害。」

自從進京上訪後,單位從來沒放鬆過對我的看管。對我來說,不管外部環境如何變化,正如師父講過的「你有你的千條妙計,我有我的一定之規」,不管是在多麼嚴厲的形勢下,還是在目前邪惡被大量消除的情況下,我一直遵照師父說過的去做,我都堅持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不論甚麼時候,單位同事不管問甚麼問題,我都會根據每個人的情況以及宗教信仰不同,認真的把大法的真理和客觀事實講給他們。我想許多人不了解法輪功,特別是在當權小人極力反對的形勢下,人們沒有機會接觸到大法的書籍,那麼我就用自己的身體力行來說明真象,我經常和同事們說:「你們就把我當成本單位法輪功形像代言人吧,我所做的一切都帶有法輪功的影子,但我還有許多缺點,可能做的不是那麼盡善盡美,那是我個人的原因,與法輪功無關。我們老師要求我們做一個只為他人而不為自己的好人,要修得執著無一漏,我難免有不好的地方,但是有不好的地方我會改正。如果說我們老師帶了個世界性的大班,那麼我現在的言行也只是這個大班的差生。」通過與同事們溝通、了解以及坦誠相待,人們更多的了解法輪功。前一段時間,一位剛調入我們單位的員工對我說:「真了不起,你講法輪功那麼輕鬆,在單位公開隨便的說,上至領導,下至小組同事,這要在別處怎麼可能呢?」

單位裏同事們之間有許多矛盾,我從來不參與,與我有無關係都不放在心上,以至於不用我自己去單位領導那去訴說「冤情」,有人就把我受的委屈反映給單位領導了。有一次單位領導把我叫去說:「你為甚麼不來我這反映你的『冤情』?」我說:「我是來上班的,又不是來打小報告的,並不因為我『傻』,你就少給發工資啦,別人看似多發工資了,而我每天都樂呵呵的工作上班,甚麼也沒受損失呀!我找你反映甚麼呢?」領導聽完後又說:「我從來沒有聽到一個人像你這樣講,你真善良。」我像老師說的那樣,在個人利益上傻一些,可領導分配的甚麼活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還按時幹好。電視裏把法輪功學員誣蔑成瘋子、精神病,我就是要通過我的行動讓單位的同事們看看,煉法輪功的到底是一群甚麼樣的人。一天,單位有一位同事說:「我們單位信甚麼的都有,我看就法輪功最好。」

對於常人來說,錢越多代表人越富有;而對於修煉人來講,多學法,把法裝進腦子裏越多越富有。因此多學法、做好師父教我們做的「三件事」,一定能完成我們的史前許下的洪願。

這幾年來,我也有許多心性關沒有過好的時候,也有許多不足,與許多精進的弟子相比差距還較大。以上是我個人的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