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的同修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30日】我們每個真修弟子助師正法所走過的路,就是一部歷史,就是一個個催人淚下的故事。今天,我就把我身邊可敬同修們驚天地、泣鬼神的感人故事講給大家。

(一)

2001年9月份,大法弟子王春豔和我在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半年後,同時送往省女子勞教所。這是一個比當地更邪惡的魔窟,每天對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慘不忍睹。好多人被打得渾身青腫,滿臉電得起紅痕。

剛到那裏不久,王春豔不畏恐怖的暴行帶頭煉功,一連三天邪惡的拳腳都沒讓她屈服。第四天,惡警羅近芳等四人把王春豔拖到幹警室,它們像一群惡狼,上來……。這時王春豔的天目裏看到了四週有一雙雙魔的黑爪子向她身上抓來,電棍「啪啪」地響,冒著火花。肉體上難忍的疼痛使王春豔躍起身,又被重重地按倒踩在腳下。惡警們一邊打著,一邊大吼:「還煉不煉?」王春豔忍痛大喊:「煉!煉!打死也煉!」暴徒們在行惡,王春豔咬牙承受。痛苦中的王春豔想到了師父,突然她大喊一聲「李洪志師父!」像一聲炸雷,電棍一下子就沒電了,四個惡警像觸了電一樣,立刻都停住手向後退去。片刻,一個惡警自言自語地說:「怎麼沒電了,剛才充得挺足的?!」又把電棍插在電源上,可是就是沒有電。原來是王春豔的正念戰勝了邪惡,師父在幫他。

每當王春豔和我談起此事時,眼裏都含著淚花,她說:「只要你堅信師父,關鍵時刻想到師父,師父就會幫你,邪惡就會害怕。」

後來,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發表了。每看到師父的那段話,我就會想起王春豔的感人事蹟,我都會激動,更激勵我堅信師父和大法。

師父講:「中國國內有些學員有時做得不是太好,當他們被抓去迫害的時候,那些惡警在打他們時,打得很厲害。可是,那個時候有的學員,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邪惡在打他的時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沒有想到,我求救師父幫助。有的求救師父的時候也帶著強烈的怕心。很多當被打得很痛的時候嘴裏卻在喊:「媽呀!媽呀!」完全把這迫害視為常人對人的迫害了。那麼這個時候我去保護他,這些舊勢力它就不幹了,因為它在維護著舊的宇宙的理。它認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說:「這是你弟子嗎?你看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嗎?他有正念嗎?他放下生死了嗎?他做到金剛不動了嗎?」這個時候師父真的被它們指責得無話可說呀。當然了,一時一世的表現不能說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們也懂,它們就會說:「我們打他的目地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來。你看他連你都不認嘛。他也不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

(二)

另一個讓我敬佩的是一個男同修叫王學軍,三次被非法抓捕。在監獄裏,惡警讓犯罪的惡人打他,不讓他學法煉功,他都慈悲地對待他們,把做人的道理講給這些犯人,特別是把大法的真象講給他們。他說:「我雖然不能在外面救度眾生,那麼,在鐵窗裏哪怕和我有一面之緣的人都是我救度的對像。」他把法輪功被栽贓陷害、妒嫉小人非法鎮壓的真實情況告訴同監室的人,把天安門自焚的騙局剖析給大家聽。犯人們越聽越氣憤,不停地向王學軍問這問那,漸漸地那些惡人的目光變得善了,互相鬥毆的現象少了。有些犯人還和他一起背師父的《洪吟》,有的和他一起煉功,還有的幫著放哨。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

有一個殺人犯在王學軍的講清真象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他痛哭流涕。他說:「我要早學法輪功,那我就不會犯罪了。」他在鐵窗裏望著蒼天拜了師,從此一改往日悲觀失望的神情,變得異常興奮,那是一個生命真正得救的興奮。每當我們被非法提審路過男監室的小窗口,他都虔誠地對我們雙手合十,我看得出那是發自內心的。

後來聽說,那個殺人犯在去刑場的路上,他是背著師父的《洪吟》面帶笑容走的。他的舉動令獄警們非常驚訝:一個大法弟子竟能使一個亡命之徒放下生死?!這是那些不相信大法、誹謗大法的邪惡之徒永遠也弄不明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