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酷刑展」講真象細節的一些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3日】今年4月以來,各地同修在許多活動中都採用了「酷刑展」這種方式來講真象,以真人、模型演示及圖片等形式,將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忍血腥場面,直接拉近到世人面前,引起很大震撼。過幾天就是「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6月26日),很多地方的同修也有打算以這種方式揭露迫害。在此,將在前幾次舉辦「酷刑展」中的一點體會和建議提出來,與大家商榷,希望我們的活動能辦得越來越好,更好的達到救度眾生的效果。

1、從幾次活動的經驗來看,酷刑展最好有一個導演,從展示的內容到要表達的內涵,從化妝的風格到場景的布置,以至演員的更替等都做好統籌安排。酷刑展要表達的內容是很豐富和複雜的,而演員尤其是臨時加入的演員,不一定對活動的整體效果有過深思熟慮。那麼必須有人對整個活動從宏觀到細節負起責任來,並與每個參與的演員探討,使活動整體風格協調一致,真正的反映出我們要表達的內涵,同時也可以避免活動過程出現混亂。

2、我們以真人演示酷刑,給觀眾造成的視覺震撼是很強烈的。國內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有很多我們根本無法展示出來,但是這些能表現出來的,應該足以打動人心。然而要真正達到反映出國內迫害的慘烈程度和法輪功學員面對迫害金剛不動的精神風貌,對我們參與演示的學員要求是很高的。面對酷刑和迫害,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怎樣認識,怎樣對待,我們在法上的理解和我們的修煉狀態都會在演示中反映出來。如果真的身處魔難中,我們怎麼做?比如在扮演被酷刑折磨時,如果只是低垂著頭、奄奄一息的樣子,雖然能表現出迫害的殘酷,但是能否表現出大法弟子的尊嚴和威嚴的一面呢?有學員表示芝加哥的活動中曾展示的兩幅油畫(反映長時間吊打和老虎凳的酷刑),在這個方面表達得就很好。

3、演示酷刑相當於舞台表演,而且是極其嚴肅的主題。但是當我們認為周圍沒有人看時,會容易忽視它的嚴肅性和規範性,比較放鬆,如扮演受酷刑的學員和扮演警察的學員說起話來,或其他學員與演員說話,討論酷刑展哪些地方應該改進等等,場面就會顯得不正規。可是那些開車或走路匆匆而過,被我們忽視的人們也在觀察我們。也許那些人只有這麼一次機會看到法輪功學員,看到我們用以講真象的酷刑展。那我們給他們留下了甚麼樣的印象呢?

4、酷刑展示時,最好有學員(西人學員或有受迫害親身經歷的學員等)在旁邊做解說,幫助觀眾了解真象,這樣可以避免做演員的學員不得不同時充當解說。不然的話,慘遭酷刑的學員或施以迫害的惡警突然介紹起酷刑的來龍去脈來,可能會讓展示的整體效果大打折扣的。

5、一些細節的地方也可以改進,如要幫助保持展示的真實感,化妝時,最好在比較迴避的地方進行;化妝師不要在演示過程中給演員補妝;換下來休息的學員,在沒有卸妝之前,不要到處跑。場景布置時,要注意背景的協調性,不協調的背景會破壞酷刑展的整體效果。還有,同修出於關心,常會去問演員要不要喝水,吃東西,換人等等,雖然是好心,卻可能無意中影響展示的效果。

6、酷刑展過程中沒有參與表演的學員並不是局外人。我們以甚麼樣的心態來看展示既會影響演員也會影響觀眾。雖然我們做的是演示,可那背後是國內同修們真實的以生命和鮮血為代價的付出。以老虎凳為例,國內有無數學員遭受過這種酷刑。因以電視插播形式向民眾講真象而被迫害致死的劉成軍就曾在鐵北看守所被強制坐老虎凳52天。在這樣的殘酷迫害面前保持著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是非常了不起的。如果我們以莊嚴的心態來對待這一切,世人也必會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心生敬意。

上面所提到的大多都是一些技術上的細節,可是這些決不僅僅是技術問題,而是與我們的修煉息息相關的。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僅靠技術手段解決不了問題。我們在法理上的認識,心性上的提高,心態是否端正,會反映在活動的點點滴滴上。比如說,酷刑展和我們做的其他項目一樣都存在著協調問題。大家常常是你也有一個好主意,我也有一個好主意,但是這些好的主意放在一起並不一定效果好,可能由於風格不同而起著相互抵消的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真正要協調一致,更好的發揮講真象的效果,就要靠我們在修煉上提高,在心性上昇華,才能做到。我們關心國內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同修們和眾多需要救度的世人的心有多純淨直接影響著活動的效果。

酷刑展是講清真象的有效途徑,所引起的反響和達到的效果都很好,不過要不斷完善這個方式還需繼續努力,因為要真實的反映出中國大陸的嚴峻情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師父在經文《致歐洲圓明網》中說「中國大陸大法的情況是不能不報導的,特別是被迫害致死的與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惡手段,要作為重要內容報導」。要全面揭露迫害中所使用的邪惡手段,需要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們都來開動腦筋,想出更多有創意的方式,更好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