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邊疆法輪功學員致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的公開信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9月19日】

全體與會中央委員:

你們好!

我們是雲南邊疆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現在我們向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進言:請關注已經持續了五年多的對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要求立即停止迫害,徹底追查誣陷法輪大法創始人、製造強加於法輪大法弟子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偽案、踐踏《憲法》侵犯人權實施「群體滅絕」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及其追隨者羅幹、李嵐清等人的違法犯罪行為,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洪志老師清白,還法輪大法弟子清白。

眾所周知,1992年李洪志老師傳出的法輪大法,修煉的是真、善、忍,要求修煉者以修心為本,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修煉法輪大法能很快達到淨化身體、消除疾病、淨化心靈的功效,因此受到了廣大民眾的喜愛,煉功者日增。根據98年公安部調查,煉功者達7000萬。目前,法輪功洪傳六十多個國家,除中國大陸外沒有一個政府認為法輪功會對他們造成甚麼威脅。相反,短短幾年,法輪大法得到國內外一千二百多項褒獎(包括中國政府99年7.20以前的6項),李洪志先生四次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這充份證明了98年人大常委會和國家體委曾經對法輪功作過的調查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是,這樣一個深得民眾喜愛、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卻被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出於個人的嫉妒和權欲之心,將個人意志凌駕於黨和《憲法》之上,於99年7.20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五年來上百萬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抄家、被關押,數十萬人被非法勞教、上萬人被判刑、上千人被迫害致死,上億的人民群眾受牽連遭迫害;這場迫害投入了四分之一的國家財政,使國民經濟建設受到嚴重影響;這場迫害踐踏了《憲法》,侵犯了人權,助長了黨內的腐敗,使道德敗壞,世風日下,人民怨聲載道。下面我們把江澤民及其同伙迫害法輪功在雲南所犯下的部份罪惡行徑揭露出來,向十一屆四中全會作一報告。

集黨、政、軍要職於一身、高唱「三個代表」的江××,99年5月到昆明參加「世界博覽會」期間,它不是體察民情,關心邊疆各族人民的疾苦,而是為發動一場把矛頭對準一群修煉法輪功的善良百姓大造輿論,他在接見軍隊師級以上幹部和省級黨、政領導幹部會議上大肆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和李洪志老師,未經中央集體討論,就把有億萬修煉者的法輪功定為「×教」;把與「共產黨爭奪群眾」、「與法輪功的鬥爭是共產黨生死存亡的問題」等等從邏輯上、理論上都說不通的莫須有的罪名強加給法輪大法,置億萬人民群眾的信仰自由於不顧,毫無理性的在民眾中挑起是非,毫無理智的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廣大群眾推向政府的對立面進行打壓。這在古今中外史上都是罕見的。

雲南是一個經濟比較落後的省份,還有數百萬人處於貧困線上,面對雲南錫業公司、東川銅礦、200號等大型國營企業瀕臨破產,退休工人工資都難以保障;大部份希望小學、鄉村學校校舍危房建築得不到改善;數十萬下崗工人亟待再就業;省長李嘉廷等黨內高層的腐敗;吸毒、販毒,艾滋病等性病漫延;青少年刑事犯罪等等社會問題,各級政府似乎麻木不仁,卻在江××的授意之下,動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及黨和政府的主要精力用來針對法輪功。據《雲南日報》2000年12月30日一篇題為《春風喚得迷雁歸》的文章稱,為了做好所謂「轉化」工作:「省委書記令狐安作了多次批示,並且親自主持召開了省委常委會,專門部署轉化工作方案」,「省委抽調精兵強將,成立常設機構」;「省政府也給予了大力支持,省長李嘉廷親自協調工作,撥款400萬元做工作經費」;「省委、省政府聯合召開地、州、市一把手參加的全省加強對法輪功煉習者的教育轉化會議,統一思想」等等,從上至下層層都舉辦了「洗腦轉化班」,把對大法弟子的所謂「轉化率」列為各級領導的政績考核標準。

據610人員、公安稱:為迫使原昆明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王嵐「轉化」,公安不惜動用地面衛星跟蹤系統,花費200多萬元的巨資找到了為抵制「洗腦班」而離家出走的王嵐等人。
為追尋昆明三十中楊雪梅等三名抵制「洗腦班」離家出走的法輪功學員,花費了30多萬元;
為追尋抗議被公安和單位長期非法看守住宅、監視、跟蹤和騷擾抵制不入「洗腦班」而離家出走的原省林業醫院副院長葉保福一家三口花費了20多萬元;為追尋被建水縣610、公安迫害致死的原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離家出走的妻子王伽月花費了10多萬元,等等。

不法官員逢節假日和一些所謂的「敏感」日子,迫使各單位抽調大量人力、物力非法監控大法弟子,花費巨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監控、跟蹤、盯梢,攔截信件、監聽電話。許多610、公安幹警、單位領導借追找大法弟子之機,利用公款攜帶家屬到處遊山玩水,以辦「洗腦班」的名義到度假村大吃大喝,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2003年5月昆明市東川大法弟子王娟娟,到西雙版納看望姐姐返回途中被勐臘縣公安非法扣押,昆明市東川區公安局政保大隊去了三男一女和一名家屬,在西雙版納遊玩了5天花費了上萬元;昆明市聶姓大法弟子2002年3月被強迫參加官渡區610舉辦的三永度假村「洗腦班」,洗腦班人員大吃大喝(大部份是610、公安及他們的親朋好友),年終村上公布賬目時,因村上送了兩人去洗腦班,被強行攤派了6000元費用。為了防止法輪功學員向世人講真相,全省增加上萬巡防保安,把所謂防範法輪功學員列為各級部門、企事業單位、機關、學校、部隊的重中之重的特等任務,列為考核單位領導政績「一票否決」的標準,完全背離了中央「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大政方針。

除了揮霍國家錢財外,一些公安部門在非法查抄大法弟子住宅時趁機侵吞私人財物,2001年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國安大隊無故抄走大法弟子陳榮華現金10000元;宜良縣公安抄走大法弟子家中的電冰箱、洗衣機等;昆明羅白公安分局派人到北京押送大法弟子李有桃的費用10000元,及非法把李有桃看守在住宅內的看守人員的2600元的費用全部強加給李有桃,雲南駐京辦事處將李有桃非法關押在地下室三天,並向她勒索了700元,共計13300元;1999年8月昆明五華國保大隊以書商李踐經營大法書籍為由抄家、抓人,並藉機向李踐家人勒索了3.5萬元保證金。

直接指揮這場迫害的「610」是十年浩劫「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翻版,這個組織機構從中央滲透到各機關、團體、學校、企、事業單位,在江××的操控下,610凌駕於《憲法》之上,凌駕於黨和政府之上,操縱指揮著公、檢、法、司、軍隊、學校、企、事業單位黨、政領導,對法輪功學員隨意監控、綁架、打人、抓人、抄家、關押,決定勞教、判刑;濫發文件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及子女參軍、考學、報考國家公務員,當醫生、教師、幹部以及退休的權利,可嘆的是610還有直接決定處理法輪功學員黨籍、工職、領取退休金的權力,有決定企事業領導幹部撤職、升遷的權力。

建水縣臨安鎮原副鎮長孔慶黃因在黨委會上表示自己堅持修煉法輪功遭迫害後到北京上訪,在610的指揮下將他抓回關押在建水縣看守所,為抗議無辜迫害,孔慶黃絕食69天後含冤而死;昆明市政局職工黃菊美,26歲就因患20多種疾病病退,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完全康復,她在遭受無辜迫害中向世人講真相被抓,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受盡折磨,血壓增高,引發心臟病,接回家後不久含冤去世。

昆明市東川區原中醫院合同工譚再芝,2000年2月14日參加集體煉功,被非法關押27天出來後,被中醫院辭退,區610、公安繼續監控迫害,2001年4月26日晚含冤去世;昆明市齒輪廠醫務所醫生楊寶瓊,因修煉法輪功兩次被610、公安掠去參加「洗腦班」,在極度精神壓力下2000年3月含冤去世。

2001年,昆明捲煙廠軍隊校官轉業幹部林波一家因煉法輪功11人被抓,最小的僅有10來歲,林波兄弟姊妹四人被勞教,妻子被迫流離失所。2003年在610指揮下昆鋼公安分局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大法弟子。雲南省中醫院老醫師王啟慧多年來每逢節假日和所謂「敏感日」就被單位610非法看守在醫院,2004年4月在對其行看守時,王啟慧的朋友黎昆萍夫婦趕來制止,指出醫院這種做法侵犯了人權,單位610人員謾罵說:「法輪功沒有人權」,並招來派出所民警毆打黎昆萍。

僅2004年1月至8月,據有關會議透露昆明地區被抓的法輪功學員達60多人,2004年2月春節前個舊市610指揮100多名公安到大屯鎮,挨家綁架了10多名法輪功學員;玉溪市江川縣短期內就非法綁架了20多名法輪功學員。

胡錦濤總書記在十六大上提出「立黨為公」、「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的治國方略,把「保護和尊重人權」寫入了修改後的《憲法》,2004年5月,最高人民檢察院作出從今年五月到明年六月開展「嚴肅查辦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侵犯人權犯罪案件專項活動」決定,最高人民檢察院院長高揚在有關會議上「可殺不可辱」的講話,體現了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新一屆中央「以法治國」的決心。但遺憾的是,2004年5月以來,當法輪功學員本著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去向有關部門反映意見時,卻受到各方面的阻撓,每月25日是省各廳級領導接待人民群眾來訪日,但是當大法弟子馬燕、羅泰有等人到省公安廳反映有關情況時卻又遭到五華、官渡、西山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非法綁架、傳訊、抄家、強行辦「洗腦班」。

法院對大法弟子的審判從來都是秘密進行的,且不准大法弟子聘請辯護律師,律師界也曾在99年7.20後接到過上面有關通知「不准為法輪功辯護」。2004年4月昆明大法弟子韓震坤、郭娟夫婦被非法綁架,直到開庭審判都是見不得人的,不法人員的行為都是違法的。所聘辯護律師先後受到610、政法委、公安、法院的警告、恐嚇,不准律師為當事人作無罪辯護。開庭時只允許親屬7人進入,一些大法弟子在庭外關注審判,受到了公安騷擾,並被公安作了非法錄像,之後公安根據錄像對到場的法輪功學員逐一傳訊和監控,王樹蘭被昆明西山區國安大隊非法綁架,殘疾人楊蘇紅受到非法傳訊和監控;夏曉燕只因想進法庭旁聽,被五華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誣陷為「夥同他人衝擊法庭」。

雲南林業專科學院梅碧林、董志昆,昆明三十中的楊雪梅等是學生尊敬的優秀教師,但是卻被610聯發的文件剝奪了上講台的權利;雲南省文聯從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於2000年4月4日到省委上訪遭非法關押,並被判兩年勞教,停發退休金至今。

明慧網2004年6月20日刊載了昆明市板機廠原有數十名法輪大法修煉者,煉法輪功後身體康復,自99年7-20以來,在江澤民欺世謊言矇騙和強權高壓之下,林建清、董國照兩人寫了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後,舊病復發醫治無效死亡;申桂達、楊月蘭等六人放棄修煉後舊病纏身,有的住院治療,有的已花費了數千元醫藥費,不但不見病好,反而體質越來越差,有的生活都難自理。昆明市東川區尹世忠、任秀華、徐鳳殊、李啟榮、杜茂春、黃正清等10餘名修煉者修大法後身心健康,精力充沛,遭迫害放棄修煉後舊疾復發先後去世,其中兩人「轉化」後思想道德敗壞,吃、喝、嫖、賭,還染上了性病。大量的事實證明修煉真、善、忍能使修煉者道德回升,在單位是個好職工,在家庭裏是個好成員,在社會上是個好公民,難道社會不需要這樣的好人多一些?要把這些好人往哪裏轉呢?!

「以和為貴」、「 謙恭忍讓」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但是在這場迫害中,不法人員為了落實江澤民「三個月鏟除法輪功」的目地,動用了強大的國家宣傳機器和龐大的專政機構大肆打壓法輪功,層層株連、層層簽訂「包保責任書」,挑起民眾仇恨法輪功,挑起群眾鬥群眾。雲南科協也搞甚麼「大篷車」下鄉,把邪惡的迫害擴張到廣大農村、基層;在全國媒體低調報導法輪功的情況下,2004年四月昆明市五華區610印發大量小冊子在省內散發,煽動民眾舉報法輪功修煉者;昆明市嵩明縣前所村警區民警張劍韜以個人名譽發布《前所委會2004年上半年警區工作通報中》誣蔑法輪功,「公安機關鼓勵對提供線索抓獲或當場抓獲一名從事法輪功宣傳品散發人,給予500元人民幣的獎勵」,在廣大農村產生了極壞影響。

五年來,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雲南黨、政、工、青、婦、宗教團體、民主黨派、學校、科協等搞「文革」式的所謂揭批,搞個個表態,人人過關;搞所謂萬人簽名運動,連小學生都不放過,直至在今年暑假的學生作業中還要每個學生寫一篇批判法輪功的作文,從小就教他們莫名其妙的去仇恨別人。轟動全國的雲南大學在校生馬加爵殺死四名同學的惡性案件不能不說是長期輿論導向、教育導向、提倡鬥爭哲學所產生的惡果,這樣下去國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運不危險嗎?!

在遭受不公的情況下,雲南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有的剛到北京,有的還在途中,有的剛到車站就被公安綁架,全部被關押或被勞教、判刑。2000年4月4日昆明60多名大法弟子依法到省委上訪,向省委有關領導講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但所有的上訪大法弟子到信訪室後,全部被公安非法抓入了看守所,有10多人被判了2-3年勞教;2000年2月,昆明東川區60多名大法弟子集體煉功時,被公安綁架了10多人,有的被非法送入了勞教所。四川籍到昆明居住的70多歲的大法弟子陳榮華只因參加過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傳授班,就被列為重點迫害對像,2001年她被公安從家裏騙到派出所,從派出所騙到看守所,又從看守所騙到勞教所,半年後才得到勞教一年的通知書。陳榮華在看守所時,天天遭到同監室犯人在幹部授意下的毒打,罰站、罰做下蹲運動,身上到處都被打得青、紫、爛、腫,她在勞教所只因和別人講了幾句話就被罰站了兩個小時。

勞教所非法延長勞教期,少則幾天,多則一年多,東川法輪功學員江海,被延期一年後被秘密轉移到其它勞教所繼續關押;嵩明縣農民大法弟子吳貴有,2001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因不放棄信仰被延期了一年零三個月,剛釋放不久,今年7月又被嵩明縣國保大隊綁架再次送入省第二勞教所。

在勞教所和監獄裏,派有專人24小時看守堅定修煉大法的學員,不准和別人講話,否則受到處罰(細繩子捆綁、罰站、延長勞教期等等);隨意扣壓信件,(包括給檢察機關的申訴、檢舉、控告信都被扣壓);不准親人探訪;幹警或幹警指使「包夾」(其他勞教人員)辱罵、毆打學員。2000年,省女子勞教所大法弟子馬玲、王美玲等聯名向省委領導寫信反映遭迫害的情況後,遭到勞教所的打擊報復,馬玲被轉移到昆明市戒毒所關押迫害,王美玲等學員遭到管教幹部毒打,王美玲身上穿的衣服被打成了碎片;昆明大法弟子鄺德英等在省女子勞教所多次被大隊領導和管教幹部毆打,毆打時還將一個學員的頭按入廁所蹲坑,毆打後還不准講。鄺德英因抵制和揭露勞教所打罵學員的違法行為,被延長8個月勞教期;今年8月在省第一監獄,昆明大法弟子劉明忠因遭迫害從五樓墜下導致殘廢。

勞教所(特別是省女子勞教所)每天要幹活14、15個小時,很少有休息日,幹警公開講「勞教所不講八小時工作制,不講五天工作制」,雲南省女子勞教所為謀取經濟利益,公開縱容私人老闆假冒、仿製各種名牌褲子、餅乾、「衛生」筷,其工作環境、生產設施、衛生條件都很差,不僅危害勞教學員的健康,更危及廣大消費者的利益和健康(雲南95%以上的勞教人員都是吸食毒品者,大多是肝病病毒、艾滋病病毒的攜帶者);女子勞教所為了經濟效益甚至為私人老闆加工「冥幣」(燒給死人的),她們自己都說是開「冥行」。

逢有參觀檢查時,勞教所怕法輪功學員講真話,就把法輪功學員分別監控起來。勞教所裏許多設施、制度、考核報表都是編造的,都是做樣子的,太陽能澡堂也真是向著太陽的,但一年到頭勞教學員也難得洗次熱水澡,大冷的冬天,哪怕是下雪天,勞教學員都得洗冷水;掃盲檢查考試,都是讓高、初中生代文盲去考。就像民間流行的一句話「一級糊弄一級,全黨糊弄政治局」。

全體與會中央委員,以上反映的事實僅是滄海一粟,五年來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慘無人道的,但是真正受傷害的是數十億受江澤民欺世謊言所矇騙的世人。五年來廣大法輪大法弟子忍辱負重向世人艱難的講真相,體現了法輪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修煉人要放下世間的名、利、情,決不會去要誰手中的權力,我們堅信真、善、忍並沒有錯,因為人民需要真、善、忍,國家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我們衷心希望每個人都能善待法輪大法,都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雲南大法弟子
2004年9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